狱长下命令了,他手底下的小兵们当然赶紧执行。于是,王落辰他们两个便被押着从那个长通道里,转进了另一条较短的通道。

    这条通道的尽头,有一道看起来十分厚实无比坚固的合金门。

    到了近前,士兵们在门旁的终端上输入了一组密码后,门便自动开了。然后,王落辰和那名前市长就被带了进去。

    这是一条圆形的管状通道。跟外面的通道里光线很好不一样,这里有些昏暗,而且还有些阴冷。除此之外,他们还能时不时地听到一些好像水流一样的怪声儿。

    心中好奇,循声望去,王落辰发现,这条通道是由一种好像玻璃一样的透明材料建成的。

    从墙壁向上下左右望去,可以看出周围全是水。很显然,这条通道是构建在圣母湖湖底的。

    “走吧,既然狱长关照了,那就让你们两个住个雅间儿吧。”

    那些士兵边大声催促着,便推搡着两人沿着通道向前走去。

    走了大约三十多步,他们又来到了一道门前。

    这道门有些特殊,它是圆形的,而且还安装了三个手轮儿。有点儿类似于潜水艇的舱门。

    士兵们走向前去,很熟练地在三个手轮儿上左左右右地转了几圈儿,门便开了。

    接着,他们就把手脚都戴着刑具的王落辰他们给推了进去。

    “砰”的一下,他们身后的门被人从外面关上了。

    然后,整个房间立时陷入了黑暗之中。

    紧接着,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里,他们听到了哗啦啦的水流声响起。

    不一会儿,他们感到自己的脚底下好像有水在流动。

    当水漫过了他们脚面,他们确信自己的感觉没错,是有水流在动。而且,随着水流的流动,他们两人还能感觉到水位在上升。

    “他们,他们果然是要淹死咱们吗?”在水快到了膝盖的时候,前市长有些惶恐地向王落辰问。

    “应该不是,要淹死的话,刚才在上面就直接把咱们沉进湖底了,何必这么麻烦,到了这里再专门放水?他们放水,应该只是要将咱们给泡在水里。以借助水对人们行动的阻碍作用,来限制咱们的活动能力,防止咱们逃跑。所以,你不要怕。他们暂时是不会杀了咱们的。”王落辰想了一下,回答说。

    “哈哈,你说的不错。你们不会死,只是会被水给泡的肿起来。”两人正在对话,他们耳边响起了狱长的声音。

    看来,他们是能够监控这里面的情况的。对他们的一言一行都了如指掌。

    “你放这么多水进来,你就不怕我们会自寻死路,自己在水里淹死?”王落辰以戏谑地语气向那狱长喊话说。

    “哈哈,关于这一点,我们早想到了。因而我们在水里做了布置。若是你们想死,我们就会立刻启动防止你们自寻死路的措施。但我劝你们不要尝试,因为那滋味儿可不怎么好受。可以这么说,比死都难受。”狱长大笑着说道。

    “哦,什么措施这么厉害?是在水里放电吗?我知道有一种电流叫欲仙欲死电流,电到人之后人会产生特别酥麻的感觉。浑身难受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可却又死不了。你是用那种电流来防止我们自杀吗?”王落辰不紧不慢地向狱长问道。

    “你知道吗?我最讨厌的就是聪明人。该死的,你为什么要那么聪明?不过嘛,你聪明又能怎样?还不是一样要做我的阶下囚?哈哈。”

    被王落辰说出了自己的预防措施,狱长大概是觉得没有戏耍他们的乐趣了,便停止了通话。

    他的声音一消失,王落辰也不说话了,房间里静了下来。只有那水流声清晰地传入他们两人的耳朵里。

    随着水流不断流淌进来,水位也不断上升。最终,水平面停在两人的胸口处。

    “水好像不再上升了。看来他们真的没有打算淹死咱们。只是这样被水泡着,滋味儿可真不好受啊。”当水位不再上升的时候,前市长因为确信自己不会马上死去了,心里的紧张情绪消退了一些,才开始跟王落辰说话。

    “是啊!不好受。”

    王落辰嘴上答应着他。另外以神识向他发出了一道意念。以这种方式告诉他说,自己会采取办法让他免受被浸泡之苦,但要求他不要把这事儿说出声儿来。

    说着,他就向他们两人身体周围各打出了一道法阵,将周围的水给隔开了。这样,他们就不会被泡的难受了。

    感到了水压的消失,前市长很激动。因为,从始至终他都没有相信过王落辰落入人家手里之后,还能有办法逃出去。

    但在水被王落辰施法隔开,从而见识到了他的神奇本事之后,他心里生出了希望。

    因为有些兴奋,他正想说些什么,脑海里又闪出一个意念。

    “不要说话也不要动,你就靠在水上睡上一觉。我会在六个小时后救你出去。等出去后,我会安排人暂时送你和你的家人离开。等乔治城被我们给掌控后,你再回来。到时候,你继续做你的市长。不过,是抵抗军爱地同盟的市长,而不是狂霸星人的市长。你敢坐这个职位吗?敢,就点点头,我看得到。”

    那个意念在作用到他的脑海里,他就好像亲耳听到王落辰在跟自己说话一样。非常神奇。这让他更人为王落辰这人不简单了。感觉跟着他干大事儿很有希望成功,便用力点了点头。

    他点过头之后,又好像听到王落辰对自己说:“好,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咱们正式认识一下,我的名字叫王落辰,是爱地球同盟的指挥官。不知你怎么称呼?不用说出来,只要在脑子里想一会儿我就知道了。”

    “您好,伟大的指挥官阁下,我的名字叫戈尔。很高兴能为您效力。”前市长也报上了自己名字。

    “很好,戈尔市长。我也很高兴能和你并肩战斗。好啦,现在你先睡会儿吧。水流被我禁锢住了,你靠上去它们也不会流动,正好让你休息一下。”

    王落辰向他示好之后,便催促他休息。然后,自己也开始入定了。

    只是,他因为修炼过功法可以很快入定,戈尔市长就不行了。他因为自己成为了抵抗军的一员,从今以后走上了不一样的人生道路,兴奋地有些睡不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