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还在不停地前行,虽然眼睛看不到外面的景物,但王落辰的神识却可以清晰地记录下车子行进的路线。并将这路线与自己脑海中所保存的乔治城的地图进行比对。

    这样,在车子停下之后,他便立刻将其与市中心广场之间的路线图给搞了出来。

    有了这个路线图,他就能够确定自己到了什么位置,逃跑的时候就不会因搞不清道路而走进死胡同,被人家给追上。

    另外,也方便他出去后,再带人回来攻打这座监狱。

    以神识将这份路线图存档,在被待上一个黑头罩后,他被那帮将他视为奇葩的狂霸星人给押下了车。

    假装看不清路,跌跌撞撞地向前走着,王落辰心中暗自琢磨:“这帮家伙,不是去监狱吗?怎么到乔治城的圣母湖来了?难道说,他们改主意了。要在这儿把我和前市长淹死?哼!若是那样的话,他们可是又在世上少活了几分钟呢。”

    对方此时若在此时就对他下手,他肯定不会坐以待毙的。他一定会在对方动手之时先杀了他们。

    还好,这帮家伙并没有那样做,很幸运地躲过了一场灾难。

    他们将王落辰两个人带到湖边后,并没有将他们给淹死,而是将他们两个给押上了一条快艇。

    接着,快艇启动,载着他们向湖心驶去。大约十几分钟后,他们在湖中一个环形的湖心岛边停泊了下来。

    快艇才刚一停下,狂霸星人就将他们两个给送上了岛。

    到了岛上,给他摘下头套后,那名外星人军官指着孤立在湖心的环形岛说:“这就是你想要住进去的地方了。怎么样?位置很特别吧?呵呵。这里四面环水,我就看看你有什么能耐能从这儿出去。”

    “这就是秘密监狱?怎么跟文件上的地址不一样?”为王落辰提供情报的前市长看了看四周,确定了自己确实是在一座岛上之后,疑惑不解地问。

    “笨蛋,还用问?我给你提供了一份假情报呗?告诉你吧,真正的秘密是不会写在文件上的。那份文件,其实就是个陷阱。存放文件的房间里有秘密探头。今早我看你老找借口往我办公室转悠,我就想到你恐怕是想要从我那里得到些什么了。于是,我就和秘书演了一出戏,骗你上当。果不其然,你还真就上当了。哈哈。结果,就被我给抓了现形了。怎么样,你服气吧?”

    听他这样问,那军官得意地将自己布置陷阱,诱骗前市长上钩的过程给说了出来。

    “你,你好狡猾啊。唉!”前市长没想到对方会有这样的布置,想想自己因把事情想得过于简单而上了对方的当。害了自己不说,还连累王落辰跟着自己一块儿被抓,不禁心中懊悔,深深叹了口气。

    听了两人的对话,王落辰不禁心想,我就说嘛,怎么这地方跟情报上提供的地址不一样。原来,情报是假的。幸好我跟他们来了,不然的话,我的计划就要失败了呢。

    要知道,王落辰的计划,其主要目标是要攻占监狱,以解救那些被抓的人们。倘若因监狱地址搞错了,而害得那些人在他们攻城时被人家给转移走或者灭了口,那岂不是就代表着他的计划失败了?

    暗自庆幸着,王落辰对前市长说:“我想,你的这位上司恐怕就一直没有信任过你,所以才会这样防备着你,以至于弄出今天这样一个陷阱来诱使你上当吧。”

    “不错,你这人的脑袋倒是聪明。一下子就想到了这一层。不过,如今落到了我手里,就是再聪明也没用了。行啦,废话少说,你们就都给我住进乔治城最难逃脱的监狱里去吧。”

    那名军官以嘲讽的语气称赞了王落辰一下,就让手下押着他们到了环形岛上一座看起来稀松平常的楼房面前。

    王落辰一看这楼房,觉得它连个防盗窗也没有装,怎么看也不像个监狱啊。心中不由地有些纳闷儿。

    正疑惑着,他就被推进了这楼房的大门。

    进去一看,门口只有一个值班室,仅有两个士兵在里面值班。见他们来了,便赶忙迎出来向那名军官敬礼。

    军官就颐指气使地对他们说:“把这两个人关进最保险的牢房,并且在十个小时之内要不间断地监控着这个家伙。因为,我跟这家伙有个赌约。我们打赌,他如果能够在十个小时内从监狱逃出去,我就还他们自由。所以,你们可千万不能掉以轻心,让我输掉赌约啊。如果我输了,你们这里所有的人,包括你们狱长都是我要上军事法庭的。”

    这家伙看来军阶挺高,连狱长都敢拿下。所以,那两名士兵听了他的话之后,吓得慌忙一个过来向他陪笑脸,一个跑去值班室打电话叫人。

    两三分钟后,一个满脸横肉的中年军官带着一小队士兵赶了过来。来了之后,忙对他说:“乐都将军,您交代的事儿我都知道了。人交给我,您尽管放心。我保证让他们插翅难飞。”

    说着,便指挥着自己的手下,将王落辰他们俩给接收了过去。

    而那名被他称作乐都将军的家伙,在趾高气扬地点了点头,叮嘱了几句,就带人离开了。

    他走之后,那名狱长气呼呼地朝王落辰他们俩吼了一嗓子:“还不快走?你们这两个给我找麻烦的混蛋。”

    接着,嘴里不停地嘟嘟囔囔地说着什么大晚上的也不让人消停,睡个觉还被人给叫醒,真是可恶之类的话,将王落辰他们俩押送到了离值班室不远处的一间电梯间旁。

    在他伸手在门旁的终端上按下一串儿密码后,电梯门开了。王落辰他们俩就给带了进去。

    电梯启动,王落辰感觉它是向下运行的。不禁马上想到,看来这座楼房不过只是个打掩护的建筑,真正的监狱是建在地下的。

    他猜的果然没错,电梯运行了两分钟才停下。证明这座监狱在地下的位置还是挺深的。

    电梯停下,门开了。王落辰他们两个被押了出来。

    走出电梯,王落辰看到,自己面前是一条长长的通道,通道两边有不少房间。间或,在房间的旁边还有一条通向别处去的走廊。由此可见,这监狱的规模还真不小呢。

    “将他们押到水牢去。我倒要看看这个家伙到底是长三头六臂了,还是怎么了。敢跟乐都将军打那样的赌。呵呵,从我这监狱里逃出去?想都不要想。”

    那名狱长因为生王落辰他们的气,也因为乐都将军的特别叮嘱,对他们两人做出了特殊安排。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