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名军官听了他的话,先是一愣,随后像看待一个傻子一样看着他,哈哈大笑了起来:“喜欢蹲监狱?还说什么可以从监狱里逃脱。最可笑的是还跟我打赌。好吧,我承认,你是个奇葩。那好,为了让你这个奇葩在我们乔治城的监狱里面吃点苦头,明白一下什么叫吹牛皮会遭报应,我就跟你赌一把吧。”

    “好,够爽快。只是,既然要赌,咱们就该有些彩头吧?”王落辰向他提出了一个在他看来更加荒谬的要求。

    “什么?你都成为我的阶下囚了还要彩头?好吧,反正就算有彩头你也得不到。想要什么,你就提出来吧。”那军官想了想,同意了王落辰的要求。

    “我的彩头自然是要你放了这位先生了。因为他不过是一时贪财,受了我的诱惑才帮了我一个小忙的。罪不至死。所以我希望若是我赢了,你们可以放了他。”王落辰十分自信地说出了自己想要的彩头。

    他越是这样自信,那名军官越觉得好笑。

    他在王落辰说完这话后,忍不住笑了几声,对他说:“好,我就是他的长官。完全有权力决定如何处罚他。我答应你,只要你能够在十小时之内从那监狱里出来,我便将他放了,并且还会原谅他这次犯得错,依旧让他在我的机构里工作。现在,废话少说,你们就先给我上车吧。我这就将你们都送进那所监狱去。只是,我希望你在见到那座监狱之后,千万别被它的防护措施给吓尿了才好。”

    说着,他一挥手,他的士兵就将王落辰和前市长都带上了车。

    车子呼啸而去,王落辰他们都给带走了。躲在看热闹的人堆儿里目睹这一切的卓应儿等人都急了。他们赶忙去追冷凌风和阳斩星他们,以便让他们想办法把王落辰给救出来。

    他们一路跑得飞快,很快就追上了冷凌风和阳斩星等人。

    “怎么了?弦儿应儿,出什么事了?神色怎么这么慌张?”见他们气喘吁吁地追来,冷凌风连忙问到。

    “冷师弟,你真是杞人忧天了。他们跟王师弟在一起能出什么事?除非是王师弟被别的美女给拐跑了。哈哈。”阳斩星没曾想王落辰会真出事儿,便随口开了句玩笑。

    他这句玩笑受到了冷泠弦等人的一通白眼儿。

    卓应儿则是气呼呼地说:“阳师兄,快闭上你的乌鸦嘴吧。我师兄被狂霸星人给抓走了,我们这心里都正担心着呢。你就别在说这样的话来刺激我们了。”

    “什么?王师弟被狂霸星人给抓走了?这不可能吧?以他的战力,连巨人的将军都打得过,怎么可能在这种小地方遇到可以将他给打败的高手?再说,若是他真是被人给抓了。那么他们两人之间也必定会发生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怎么可能会没有半点动静就被人给抓了呢?卓师妹,你莫不是在开玩笑吧?”

    她的话太不符合逻辑了,已经到了失去可信度的地步。因此,阳斩星根本就不相信。

    见他不信,卓应儿便将他们走后,王落辰因提供情报那人而主动去演什么戏的事跟他们说了一遍。

    两人听了,简直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说什么去演一场自投罗网的戏。自投罗网之后,自由都失去了,还有戏可演吗?

    不过,在经过最初的惊讶和不解之后,两人马上想到,事情可能并不像看起来那么糟糕,王落辰这样做必定有他的道理。

    于是,冷凌风就向冷泠弦等人说:“几位师弟师妹不要慌张。我想王师弟这人向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儿。这次,他应该也不会。要不然,以他的战力怎么会乖乖地束手就擒呢?当然,说到这里,还是得说说他的战力。像他这种拥有高战力的人,一般的监狱肯定是困不住他的。所以,你们大可不必过于担心。”

    “对啊。以他的战力,如果对方没有那么多重型武器,他一个人将这整座城给平了也不是不可能的。监狱的话,更是不可能困住他。因此,你们真的不用太过担心的。”阳斩星也说。

    听了他们两人的话,冷泠弦等人想了想,好像也是那么个道理,整颗悬着的心便放了下来。

    “那二位师兄,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办?总不能就这样干等着什么也不做吧。万一,我是说万一师兄他要从监狱里出不来呢?那岂不是糟了?”

    冷泠弦还是有些不放心,便要自己的哥哥跟阳斩星两人采取点儿什么行动,以确保王落辰万无一失。

    “小妹,我以为,接下来我们不是什么也不做,干等。而是依旧按照王师弟的安排,边去照原计划行事,边等着他出来跟咱们会合。”冷凌风回答说。

    “我也是这个意见。他被抓到什么地方去了咱们又弄不清。即便是弄清了,为了避免计划被打乱,咱们也不能擅自采取行动。所以,在联军到来,咱们向乔治城发起总攻之前的这段时间,咱们最好还是按部就班地做工作,等着王师弟出来跟咱们会合。至于说他会不会出事?刚才我不是说了吗?凭他的战力,绝不会出事的。”

    经过一番分析,阳斩星对王落辰的信心更足了。因而,就给了冷泠弦他们一个十分肯定的回答。

    冷泠弦等人听了,觉得也有道理,只好将担心和焦急暂时给压制住,回旅馆等消息了。

    大家这边对他的担心,王落辰不是想不到。但他自投罗网的行为,真的有他的目的。

    因为,那名乔治城的前市长虽然给他弄来了秘密监狱的地址,但却没有弄来监狱里的平面图。因此,他对自己即将要攻打的这座监狱的内部情况一无所知。

    那怎么行呢?且不说监狱这种地方一般都是有重重防卫的,易守难攻。不了解情况的话,要攻下了恐怕要付出不小的代价的。

    就单说为了保证那些被关押的失踪人口安全吧。在不了解监狱情况的前提下,也有些困难。

    所以,在那人被抓住的那一刻,他脑中才灵光一闪,想出这样一个深入监狱内部一探究竟的苦肉计的。

    只是,此刻的他正坐在被送往监狱的车子上。手上和脚上都被人家给戴上了限制他行动的刑具。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他怎么样才能从人家的罗网中逃脱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