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和冷泠弦两人一夜缠绵之后,第二天早上起得有些晚。(书^屋*小}说+网)

    不过,这也没什么,因为在和乔治城那位前市长见面之前,除了要去探查一下乔治城的城防情况,其实他们也没多少事情可做的。

    但没有多少事情可做,总归还是有事情要做的。因而,他们也不好意思起得特别晚。在早晨九点多的时候,两人还是起来了。

    这时候,别人都已经吃过早饭在等他们了。

    同大家在餐厅见了面,说了些表示歉意的话,他们便从旅馆出发了。

    接下来的时间,他们仍在在城里四处闲逛。只是,这次闲逛的时候,他们不再去那些店铺了。而是去一些他们认为是城防设施的地方,假装游览,拍些照片什么的,以带回去分析。

    这样逛游了一天,他们这几组人又在广场上见面了。

    大家都有些收获,便互相交流了一下,并分析了其中有价值之处。

    经过分析,他们以为。在乔治城的四周应该共有八处防御塔台。分别分布在城市的各个方向。其中所装备的应该是大功率激光炮。

    这东西非常威猛,能够在瞬间打出巨量的伤害。因而,他们认为,若是想要攻城,便应该先把这八座塔台给解决。

    但怎么解决呢?强攻吗?

    以他们目前的兵力似乎有些不太现实。

    最后,还是王落辰想出了个主意。他以为,强攻不成干脆那就智取。

    这些巨型激光炮功率很大,能量晶石什么的应该无法驱动它。它一定是靠城市中的电站提供的电能驱动的。

    那样的话,就好办了。

    既然塔台不好直接攻打,那就来个釜底抽薪,把给它们供应能量电站给打掉好了。如此一来,它们不就失去攻击能力了吗?

    当然,那电站如此重要,敌人当然也会以重兵守卫了。只不过,像乔治城这种和平了好久的地方,狂霸星人的军队应该想不到会有人突然打过来。所以,若是他们来个强有力的突袭的话,那座电站狂霸星人应该是守不住的。

    为此,王落辰以为,此次行动他们应该兵分三路。

    一路在乔治城的外围佯攻,牵制敌人的大部分兵力;一路去攻占或破坏电站;第三路则是去解救人质。

    其中,在城外佯攻的那一路是明的。其余两路则是暗的。

    成功的关键,却是攻占电站那一路。所以,王落辰以为这一路在兵力分配上应该给予倾斜。

    但这种倾斜并非是说这一路所派出的人数多,而是说在攻打这一路时要多排一些高手过去,以求迅速解决掉兵站,让外围的军队可以攻进来。

    他的这种部署十分合理。大家在对它提出了一些补充意见后,便通过了。

    商量过正事儿,为免别人产生怀疑,他们就散开到广场各处去了。

    不过,他们也没闲着。而是在广场上承担起警戒的责任。

    那人要来见面,谁知道在这一天一夜的时间里他的思想会不出现波动?一旦出现波动,他会不会出卖他们呢?

    万一他要把他们给卖了,那么在接头的时候,他会不会带着狂霸星士兵来呢?

    知人知面不知心。在没有得到情报之前,一切都有可能发生。所以,他们并不能对此掉以轻心。他们在广场各处警戒一下,万一要有意外情况发生,他们也好过来支援。

    就这样,他们等到了晚上十点钟。

    那人果然如约而至。在他一进入广场的时候,王落辰便以神识锁定了他。当然,也同时以神识仔细观察了一下他的身后。

    在发现他以及他周围的人都没有什么异常之后,王落辰独自向他走去。

    两人碰头后,那人将一张纸条塞进了王落辰手里。并告诉他这张字条上的地址就是那处秘密监狱。

    王落辰当即向他表示了感谢,并要他一切当心。

    那人就说:“没事儿。这份情报我是趁我们处长跟他秘书风流快活的时候,神不知鬼不觉地从他办公室里查到的。并且,我只是记下了地址并没有拿走文件,他应该发现不了的。”

    “发现不了就好。现在,你赶快离开这里吧。记住,一切要多加小心。”王落辰再次嘱咐了他一句。

    乔治城前市长点了点头,说:“谢谢您的关心,我会注意的。那就这样吧,以后若是您有什么差遣,尽管吩咐。”

    王落辰和他握了握手说:“好的,我一定不会客气的。”

    两人握过手之后,那人就离开了。

    他一走,王落辰也没有了留下来的必要了。他便以神识向大家发出了撤退的命令。大家便也随之散开,回各自住处去了。

    而王落辰则是准备和冷泠弦等人会合了,也回自己所住的旅馆去。

    但就在此时,意外发生了。

    他见到广场旁边的一条马路上突然驶来数辆狂霸星人的军车。仅仅数秒钟,他们便停在了刚才送给他情报的那名前市长身旁。接着,王落辰看到,他就被从车上跳下来的几个人给抓住了。

    抓住之后,他们便指着广场这边问他什么问题。不用猜,王落辰也能想得到,那些人问的是什么了。

    他们肯定在问那名前市长到这里来干什么。

    “他暴露了。”

    这是王落辰见到他被人给控制住后的第一个想法。

    “我该怎么救他?”

    这是王落辰随后产生的第二个想法。

    “他是因为我们才被抓的,我必须得救他。而且,为了救他,也只能兵行险着了。”

    这是他的第三个想法,也是他采取行动前的最后一个想法。

    然后,他就以神识向冷泠弦等人说:“都不要过来,也不要动。我要去跟狂霸星人演一场自投罗网的好戏。”

    说完之后,他就毫不犹豫地向着那几辆军车走去。

    走到军车前面后,他向那些人说:“放开他,有什么事情冲我来!”

    那人见他主动过来,脸上不禁露出了埋怨之色。好像是在怪他不该过来。

    但此时说什么或做什么都已经晚了。因为,王落辰已经被狂霸星人给控制了起来。

    “你就是跟这家伙接头的人?说,你要那所监狱的地址干什么?”狂霸星人中一名身材高大的军官,厉声向王落辰问道。

    “呵呵,不干什么。本人是一位监狱研究专家。喜欢住进各种监狱,然后再从里面逃出来。怎么样?你敢不敢跟我打个赌?我在被你们抓进监狱后的十小时内,就能从里面脱身。”

    面对他的厉声问话,王落辰不慌不忙地给了他一个令人意外的回答。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