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他说要将联军的人都给调过来,冷凌风和阳斩星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就向他问:“师弟,让他们来干嘛?难道要他们过来帮着咱们去乔治城的秘密监狱救人。可是,他们离得那么远,怎么来得及呢?”

    “来得及。因为我让他们来不是救人的,而是过来帮咱们攻打乔治城的。因此,他们离咱们虽然挺远,但在这路网纵横的大平原上,全速机动的话两天的时间还是能够赶到的。”王落辰笑了笑,跟他们解释说。

    只是,听了他这话,冷凌风越发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了。便问:“师弟,让他们来不为救人只为攻城,这又是什么意思?”

    “师兄,攻城也是为了救人。只不过是为了救更多的人。因为,我要用乔治城给狂霸星人演一出瓮中捉鳖的好戏。”

    说着,他便将自己的详细计划跟两人说了一下。他们听了不禁连连点头,称赞王落辰真是足智多谋。于是,三人便就王落辰的计划达成了一致。

    但光他们三个意见统一了还不行,要调动联军来攻城这事儿还得要毕世明他们也同意才行。因而,他们三个人便立即去了毕世明他们那里,将得到的情报以及王落辰的计划也跟他们说了一下。

    说的时候,三人对毕世明等人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一下就说服了他们。

    就这样,联军的三方。也就是以王落辰为首的抵抗军,以毕世明为首的五极军团的人马,还有以冷凌风和阳斩星为首的两教的飞行军,就实施王落辰的计划达成了统一。

    在此之后,王落辰立刻向联军下达了由罗凝玉和吴柏柳指挥,日夜兼程向乔治城进发的命令。

    他们装备有机甲和从狂霸星军队缴获来的载具,行军速度在每小时一百公里以上,去掉途中的吃饭和休息,两天的时间足够他们赶过来了。

    用无线通信安排完联军的行动,王落辰又对他们几人说道:“明日我的那个线人就会把秘密监狱的地址给搞到手。如果他成功了,那么在军队赶来的空当咱们也别闲着,先把监狱外的布防以及乔治城的城防设施的分布给搞清楚。以便在第三天晚上,咱们一鼓作气将乔治城给拿下来并将人给救出来。”

    “好,就按王师弟说的办好了。只是,万一你那线人得不到秘密监狱的地址呢?”毕世明问。

    “毕师兄,如果他得不到,咱们就直接来硬的。把他那个知道情报的上级给抓过来不就行了?”王落辰笑着说了自己的后招儿。

    “王师弟,你还真是诡计多端,哦,不,是足智多谋呢。”

    一路同行,毕世明算是知道了王落辰的心机智谋了。他也不由地佩服不已。但同时,心中也对他产生了一些嫉妒和防范。因此,他说这话,给人的感觉就不免有些酸溜溜的了。

    “多谢师兄夸奖。当然,更感谢师兄对我的支持和帮助。那什么,天也不早了,事情就这么说定了,你和欧阳师兄他们就赶紧早点儿休息吧。”

    王落辰对他的话客套了一下,便站起身来和冷凌风阳斩星一起离去。

    离开了毕世明他们的旅馆,王落辰便和冷凌风他们二人分开了。

    他独自一人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到了房门前,拿房卡开了门进去,还没进屋呢,就被一个绵软温香的身体给抱住了。

    不用看对方是谁,仅凭身体的感觉,王落辰就知道这人是冷泠弦。

    他将她以公主抱的姿势抱起,走进屋子,用脚关上了房门,轻轻向她问道:“鬼丫头,你是怎么进来的?你应该没有我房门的门卡啊。”

    “嘿嘿,没有门卡我可以跟服务员要啊。我跟他说你外出了,而我有些东西放在你这儿,要他们来给开一下门。等他们开了门,我随手从你这儿拿了点东西就走了。只不过走的时候我用一点元力将这门锁给控制住了。让它锁不上。这不,我就进来了?”

    冷泠弦用双手勾住他的脖子,得意地向他炫耀了一下自己的小花招儿。

    “你啊,为了跟我双修可是费劲心机啊。老实说,你是不是对跟我双修上瘾了?”王落辰玩笑着问道。

    “才不是呢。人家才没那么,怎么说呢,叫饥渴对吧。我记得你跟我说过这个词来着。人家来找你可是有事儿要问你的。你跟我说说,你今天是不是当着唐师姐他们的面儿接纳应儿了?”冷泠弦从他的身上挣脱下来,很认真地看着他,问。

    “谁告诉你的?是唐师姐,还是应儿她自己?是啊,被唐师姐和路师兄两人一说,我就将和应儿的关系给确定下来了。怎么,你不高兴了?”王落辰以手指在她的鼻子上轻轻刮了一下,嘴巴贴近她的耳朵问。

    “人家哪有不高兴呀,人家只是找你来确定一下嘛。还有,就是要嘱咐你两句,千万要对我表妹好,不要辜负了她对你的一片深情。不过,话又说回来,你这家伙一下将人家两姐妹都骗到了手,是不是很得意呢?”冷泠弦撅起小嘴,审视着他的双眼,仿佛在找他眼中的得意之色。

    “哪能呢?你们对我好,只能说是我这人有福气。哪里会因为同时得到你们的芳心就得意呢?”

    其实,说实话,王落辰有美人环绕,出于虚荣心,这是个男人心里都是会生出几分得意的。可这份得意他怎么好意思当着冷泠弦的面儿说出来呢?因而,他只好说了谎。

    “你啊,不诚实。我们几个都是大美女,好多人想得到我们其中一人的青睐还做不到呢,你一下得到了几个。我不信,你就一点儿也不得意?快说,得意不?不然,掐到你头晕。”冷泠弦将手掐住他的脖子,要他说实话。

    “咳咳,女侠饶命。我说实话。只是,你先把手放开嘛。我怕我说了实话,你真会掐死我啊。呵呵。”王落辰装作很受伤的样子,求她放手。

    谁知,听了他这话,冷泠弦不禁没有放手,反而还加大了手上的力度说:“哦,终于承认了吧?你这家伙心里就是很得意的。”

    王落辰被她掐的喘不过起来,便伸手也掐住了她的脖子,用沙哑的声音说:“你谋杀亲夫,我要和你这婆娘同生共死。”

    说着,便将她扑倒在了床上。

    只是,两人倒在床上之后,却并没有同生共死,而是一起欲@仙#欲#死了起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