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向东听王落辰这样讲,忙连连摆着手说道:“王师弟,你是指挥官,还是你说了算吧。我只给你提供点儿建议就成。”

    “师兄你客气了。你说咱们怎么做吧,今晚我们都听你的。”王落辰笑笑,请他有话直说。

    路向东便向四周瞧了瞧说:“大家看到没有,这广场四周呢,除了有不少的商铺之外,还有一些管理机构。咱们要抓人呢,就抓它们里面的人。因为,他们往往都要加班的。”

    “好啊,咱们就去那里抓。”说着,王落辰便领着他们三个朝广场边儿一个管理机构走去。

    等他们到了近前,几人看清了上面的铭牌。王落辰便说道:“驻军联系处。这里应该是负责协调狂霸星军队和地方管理机构间的部门。想来他们应该知道不少关于军队和乔治城的内幕,要不咱们就抓这里面的人吧。”

    “好,就抓他们。可是,万一要是他们都走了,或者他们不出来怎么办呢?”卓应儿一听要行动,马上就兴奋了起来。但随即,她又产生了一丝担忧。

    “那还不好办?他们不出来,咱们就到里面去抓他们好了。”王落辰很豪气地说。

    “牛,师兄。满大街的老太太我都不服(扶),就服你。”卓应儿朝王落辰竖起大拇指,半开玩笑半认真地称赞道。

    “王师弟,你真打算去里面抓人啊?只怕这里不那么容易进的吧?”唐新燕指了指这驻军联系处的高墙以及上面的尖刺,向王落辰说出了自己的顾虑。

    唐新燕的顾虑才刚说出来,路向东便一撇嘴说:“嗐,师妹,你这担心就有些多余了。他们这防护措施对付一般的小偷儿什么的还行,对付咱们这种练过工夫的可就不行了。对不,王师弟。”

    “路师兄说得不错,这种院子我们想进去就跟闹着玩儿似的。你不用担心。”说着,便领着他们藏到了这大院儿高墙的阴影下,等起人来。

    也可能是他们运气太差,等了好半天也没见一个人来。

    卓应儿便失去耐心了。她轻轻戳了王落辰的后背说:“师兄啊,总也不来人,咱们不能就这么跟这儿干耗着啊。要不,咱们进去吧。”

    “行!不在这儿浪费时间了。咱们进去。”王落辰想了想,便同意了她的提议。

    接着,他就以神识先查看了高墙内的动静,发现里面没有人巡逻什么的。他就率先飞身跳越过了墙头。

    他之后,他们三人也跟着进来了。

    大家都平安落地后,他便以神识探路,带着大家向大院儿里那栋看起来并不怎么高大的办公楼走去。

    从大院儿中绿化带的阴影下一路潜行,他们来到了大楼的前面。

    地方到了,到底该去哪一个房间里抓人呢?

    蹲在一丛忍冬青的旁边,几个人又商议了一下,最后决定先进去再说,逮住谁就算谁幸运,可以有幸领到他们的福利。

    于是,他们四个就在王落辰以元力之刃将监控探头都给破坏掉之后,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大楼。

    进到楼里面,王落辰先以神识将门卫给弄迷糊,然后他们就开始在楼里搜人。

    一楼二楼都没有人,直到他们走到第三层,才在一间大办公室里找到看起来四十多岁的中年人。

    那人正在一张大办公卓后面的电脑前忙活什么,面对突然而至的王落辰等人,他有些惊慌失措。

    “谁,你们是谁?怎么进来的。保安!保安!”

    他站起身来,冲他们大吼着并想要把保安叫来,把他们给赶出去。

    然而,他叫了一会儿之后,门外却毫无反应。

    这时,他看到王落辰等人笑了起来。这笑容让他心里发毛,就问:“你们想干什么?”

    王落辰没有回答他,而是随手向他房间里的一个花瓶一指,以元力将那花瓶从中间给齐齐地切开了。

    那中年男人见王落辰指尖只是发出一道光束就把坚硬的花瓶给切开,且切口还那么平整,就像快刀切过豆腐似的。心里就更害怕了。这一害怕,他的态度顿时就变了。

    他马上很客气很小心地指着沙发向王落辰等人说:“四位,有话好好说。有什么需要我效劳的,请坐下说。”

    王落辰笑了笑,坐在他办公桌上,也指了指沙发说:“不客气,你也请坐。并且,也不用害怕,我们来只是问你一些问题。若是你回答的叫我们满意,我们向你保证。我们不仅不会把你怎么样,还会给你一笔钱作为你回答问题的酬劳。你是聪明人,我想你会知道该怎么做的。”

    “是的,是的。鄙人明白。您想问什么尽管问,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主动配合。至于钱,我看就不必了吧。”

    那人既然能够在狂霸星人的机构里上班,当然也是个八面玲珑的家伙。他听了王落辰的话,忙客气了一番。

    这时,王落辰向路向东递了个眼色,路向东会意,马上将一笔钱放在了桌上。

    王落辰则说:“钱的事儿,我们可不只是说说的。它们都可以给你,只要你的回答让我满意。至于说不满意嘛。呵呵,钱也是会给你的。不过,那就不是奖金,而是诊疗费了。”

    随着王落辰这话说出,卓应儿取出了一柄长剑,在那人的脖子上比划了一下。

    那人见这阵势,更是老实了。他对王落辰说:“明白,明白。您有话就问吧。”

    “好吧,那你就跟我说说最近乔治城人口失踪的事情吧。那些人是怎么失踪的?为什么这么多人会集中在最近一段时间失踪?这事儿乔治城的官方有没有派人去查?还有,为什么这么大的事情,本该成为社会热点的事情,乔治城却没有人议论?”

    王落辰一连问了他几个问题,然后抱着肩膀,用自己的手指对着他,等他的回答。

    “哦,您说这事儿啊。人口失踪的事儿有人在查,但没有查到。所以为什么这么多人会一起失踪的原因官方也不知道。至于为什么人们没有人议论,是因为乔治城的城主手下有很多密探。他们监控着人们,不让大家乱说话。唉,该死的狂霸星人,他们太可恶了。”

    那人听了王落辰的问题后,马上就回答说。而且,在回答问题的最后,还加了一句咒骂狂霸星人的话,以示自己说得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