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将这件事商量妥当之后,便再次分开,各自去找旅馆住下。只待晚上采取行动。

    晚上大家再见面的时候,王落辰看到,经过一下午的休息,大家个个都精神抖擞的,一扫昨夜赶路的疲倦之色。

    “大家精神都挺不错嘛。很好,那咱们就开始行动吧。记住,对待抓到的人,一定不要打骂,也不要弄出太大动静。毕竟,咱们这次只是来打探消息的,还是不要惊动这里的狂霸星驻军的好。”

    王落辰简单地跟大家说了一下要求,他们便分成几组出发了。

    卓应儿、唐新燕、路向东他们跟王落辰一组,冷泠弦留在旅馆照顾索菲没有来。

    他们四人离开广场后,边在街上溜达边寻找目标。

    这时,卓应儿问王落辰道:“师兄,咱们该在哪儿下手,抓什么人呢?”

    “呵呵,这个问题你不要问我。你应该问咱们唐师姐和路师兄,他们在河洛城经营秘站。对于这种打探消息的事儿,可是比我在行。”王落辰向她摆了摆手,笑着说。

    他这样一说,卓应儿便将视线转向了唐新燕他们。唐新燕笑了笑,指着路向东说:“这种事儿一般都是他们男人做的。你问他吧,他对这种事门儿清。”

    “呵呵,不错。这样的事情在河洛城的时候,我还真没少跟着郎师兄干过。干这种事情呢,你不能盲干。你说随便从街上就抓个人问他,他就是一平头百姓,能知道什么啊?所以啊,我们一般呢都是抓那种在狂霸星人的管理机构做事的地球人。他们跟狂霸星人天天打交道,知道的内幕消息比较多。抓了他们来问,才有可能得到想要的消息。而且,抓他们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重复利用。”

    路向东果然是很清楚这事儿怎么干的,听唐新燕要自己说,带着几分臭显摆的德行,就将要抓什么的道理跟他们说了。

    卓应儿听完,问道:“哦,原来这抓人也是有门道的啊。只不过,路师兄,你最后这句‘重复利用’是什么意思?我有些听不大懂啊。”

    “这个嘛,很好理解。重复利用的意思就是,抓住的这人呢我们都会给他一笔钱,将他收买下来。并且留下他为我们提供内幕消息的证据,让他以后为了利益也为了不暴露自己,继续为我们提高情报。要不然,难不成你以为我们天天上街抓人搞情报啊?”路向东摇头晃脑地跟卓应儿解释。

    他正得意呢,冷不丁唐新燕损了他一句:“我说路师兄,你说就说吧。晃脑袋干嘛?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脑袋底下不是脖子,而是弹簧呢。呵呵。”

    “师妹,你,咱们能好好说话不?”被她给损了,路向东气得吹胡子瞪眼的,却又说不出什么回敬的话来。

    “哈哈,看来路师兄这辈子都要被唐师姐给欺负喽。路师兄,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啊?”被唐新燕两人的对话给逗乐了,王落辰忍不住就两人的关系,说了一句玩笑话。

    “王师弟,连你也学得这么油嘴滑舌,不正经了。什么一辈子,谁稀罕跟欺负他那么久啊?”唐新燕毕竟是女孩子,被王落辰当面将她和路向东两人之间的窗户纸给戳破,不免脸红着轻轻嗔怪了他一句。

    而路向东,则是看了唐新燕一眼,眼中充满了幸福感。可没有感情经历的他,也是十分忸怩的。当下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得挠了挠头,掩饰了一下自己的尴尬。

    卓应儿听了王落辰的话,又看了两人这表情神态,立即明白了什么。她马上笑着抱住唐新燕,将她推到路向东身边说:“唐师姐,路师兄,亏你们都这么大人了,喜欢对方还弄得这么扭扭捏捏的。我看,你们就听我师兄的话,大大方方地在一起得了。”

    “臭丫头,你真是人小鬼大。大人的事儿你也跟着瞎掺和。再说了,你还说我呢,你自己呢?你跟王师弟的事儿,别觉得我们都看不出来啊。你还劝我不要扭捏。那好吧,我承认我是有那么一点喜欢路师兄。怎么样,你也承认了吧。”

    唐新燕被她给说了,又是害羞,又是喜悦,忍不住趁此机会将自己对卓应儿和王落辰之间关系的看法就给说出来了。

    “唐师姐,你好坏。你也说了,人家还小嘛。怎么会考虑这种事呢?呵呵。”

    卓应儿被唐新燕给说的羞红了脸,她转头看了一眼王落辰,表示自己对他没想法。

    只是,这次王落辰却没有像从前那样否认他和卓应儿之间的关系。他只是笑了笑,没说话。

    唐新燕抓住这一点说:“小丫头,你光不承认是没用的。你那对王师弟含情脉脉的小眼神儿已经出卖了你。而且,你看,人家王师弟都默认了。你啊,也赶快承认了吧。这里又没有外人,我们是不会笑你的。”

    “承认就承认。我就是要做我师兄的第七个老婆,有什么大不了的。呵呵。”

    卓应儿被唐新燕拿话一激,反而大大方方地挽起王落辰的胳膊,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承认了她对王落辰的爱意。

    她这样一说,唐新燕和路向东都将目光集中到王落辰身上,看他是什么态度。

    王落辰冲他们俩一笑,然后伸手在卓应儿的脑袋上轻轻摸了一下说:“七个老婆是有点儿多了。不过呢,没办法,谁叫本人长得比较帅呢?嘿嘿。”

    “啧啧,好恶心啊。我鸡皮疙瘩都掉一地了。”唐新燕抱着肩膀,做出很冷的样子,说。

    “是啊,好恶心。下午吃得鸡腿都要吐出来了。”路向东将手放在肚子上,弯腰做呕吐状,说。

    “什么?我碗里的鸡腿是你偷吃了吗?我说,你是不是找打啊?”

    路向东不小心说漏了嘴,惹来一阵唐新燕的爱的小拳头。疼得这家伙吃牙咧嘴地围着王落辰两人不停躲避,免得被他刚到手的女朋友给打死。

    四人嬉闹了一阵儿,王落辰看看天色已经很晚了,便说:“好啦,咱们闹了半天也该干正事儿了。路师兄,你看咱们今晚向谁下手呢?”

    “哎,师弟。你这话说得不中听。搞得咱们好像江湖大盗似的,你应该说,今晚咱们该给谁送福利呢。呵呵。”路向东玩笑道。

    “好吧,那就送福利吧。而且是你说送给谁咱们就送给谁。”

    路向东说的没错,他们抓人问消息跟别人不同,他们抓到人并得了消息之后,是不白让那人提供消息的。他们会送他一笔数目客观的钱财。这不正是向他送福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