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他的话,索菲抬起头来问:“是吗?大哥哥真的这样认为吗?这么说,我爸妈他们不一定真出事了。是吗?”

    “是的,而且我这样说也不是随便说说,安慰你的。我这样说其实是有根据的。”王落辰很认真地看着她说。

    “那大哥哥,你的根据是什么啊?”索菲好像看到了一丝希望,连忙问道。

    见她似乎有些不信,王落辰将一台掌上电脑从音灵石中取了出来,找到有关失踪人口的报道,指给她看:“我的根据就是我们来之前所查的关于乔治城这里的新闻报道。不信你看,这上面所登出的失踪人口里面,并没有你父母的名字。”

    索菲一听,连忙看了看,发现果然如王落辰所说,新闻报道里面没有她父母的名字的。这才信了王落辰的话,停止了哭泣。

    “怎么样,大哥哥不是骗你的吧。所以,先别哭了。跟着大哥哥进城去吧。这里找不到他们,或许他们是进城去了呢。”见她不哭了,便提出要带她进城。

    对他的这个安排,索菲马上就同意了。于是,他们一行人离开了索菲的家向着城里出发了。

    他们一路飞行,到了人烟渐渐多起来的地方,才降落下来,步行进城。

    这一路上,为了加快速度,仍旧是由王落辰背着索菲。

    因为大家战力都不低,即使步行,他们的速度也比常人快出很多。因此,很快的,他们就进了乔治城。

    到了城里之后,王落辰他们三五一群的各自分开,免得引人注意。

    分开时,王落辰给大家一个任务,就是要他们都在这城里打听一下失踪人口的问题。因为,照他推想,这里一下失踪了这么多人,当地的民众应该会有所议论才对。

    大家一听有道理,便按他的话去做了。

    而且,他们还约定,在城里打听过消息后,大家都去城市中心的广场集合。然后,再根据大家所得到的消息决定下一步的行动。

    他们就这样分开了。王落辰和冷泠弦卓应儿带着索菲算作一队,开始在城市中便漫步,边打听消息。

    他们一路上走进各种店铺装作买当地土特产的游客,在挑选东西的同时,跟店铺里的店员们闲聊。只是,东扯西扯的,他们就会将话题扯到失踪人口的事情上。

    但令他们感到奇怪的是,他们逛了好多家店铺,也问了不少人,却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知道的消息。

    起初,他们和人家谈的都挺好的,因为他们是顾客,人家对他们都很热情。可当他们一听到他打听失踪人口的事,态度马上就变得冷淡起来。他们开始不冷不热,支支吾吾地同他们说话。有的,甚至将脸拉下脸,一副你爱买不买,不买赶快离开这里,不要惹我讨厌的样子。

    当他们又被一家店主人以这种态度给“赶”了出来之后,冷泠弦对王落辰说:“师兄,这个法子好像不管用呢?你看,人家根本就不愿意跟咱们谈说这事儿。”

    “就是,人家不仅不跟咱们谈,还露出一副看到苍蝇的样子。好像咱们恶心到了他们一样。真是气人。要不是咱们现在不便惹事,我非好好教训他们一顿不可。”卓应儿晃了晃自己的小拳头,气呼呼地说。

    “一点儿消息也打听不出来,大哥哥,咱们该怎么办啊?”费了半天劲却一无所获,担心自己父母的索菲焦急地向王落辰问道。

    听了她们的话,王落辰微微一笑说:“你们都别着急,也别生气。依我看,这么多人在短时间内失踪,城里的居民不可能不知道消息,也不可能不就此有所看法。他们之所以这样,恐怕还真是害怕谈论这些会给自己惹麻烦。不过,你们想过没有?他们这种表现,不正是从一个侧面反应了人口失踪这件事儿有可疑之处吗?”

    “哎,对啊。经师兄这么一说,倒真是这么回事呢。只是,师兄,就算你的推测是有道理的,可他们人人都对这事儿闭口不谈,这其中的可疑之处到底在哪里?咱们也弄不清啊。”卓应儿听了他的分析,先是一喜,但想到刚才的遭遇,脸上又再次露出了愁容。

    “哈哈,师妹你不用发愁。咱们再多走几家店铺试试,若他们实在不说的话,我也自有办法让他们告诉咱们。”王落辰笑了笑,十分自信地宽慰她说。

    “师兄,你真的有办法?是什么办法啊?能先告诉我们吗?”听他说有办法,卓应儿她们都来了精神。嘴巴最利索的卓应儿,当即就向他发问,想要知道他到底有怎样的办法。

    “能,怎么不能。你想知道,我告诉你就是了。我的办法就是,今晚入夜之后,在街上抓上几个人威逼利诱一番,让他们跟咱们说实话。你们觉得我这办法怎么样?”王落辰伸出手掌,五指岔开,反复做了几遍抓握的动作说。

    “好,这个办法好。简单粗暴,直接高效。行,我赞成。不过,到时候你可得带上我啊。从小到大,我还没玩过儿这种游戏呢。”一听要干坏事儿,卓应儿来精神了。

    “带上你也可以,可你一切都得听我的,不许乱说乱动啊。”王落辰同意带上她,可也提出了一个前提条件。

    只要有得玩儿,卓应儿自然是愿意听话的。

    听王落辰这样要求自己,她马上点头如捣蒜似的说:“嗯嗯嗯,师兄你放心。只要你让我去,我什么都听你的。就算你让我杀人放火,我也毫不犹豫。”

    她的玩笑话引得大家笑了起来。然后,他们便接着去碰运气。

    但接下来,他们的运气也并没有好到哪里去。那些人依旧不愿跟他们谈失踪人口的事儿。

    没办法,他们逛的也无聊了,便带上自己买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去市中心跟大家会合了。

    赶到哪里以后,王落辰便问他们的收获。结果,跟他们一样,其他人也都遭遇了类似的情形,弄得空手而归。

    听了他们的讲述,王落辰便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了。

    大家一听,觉得果然就是那么回事儿。事情反常必定有原因。他们也觉得这件事好像不那么简单了。

    同时,他们也觉得王落辰的抓人计划挺不错。既然使用正经手段,无法得到自己想要的消息,那么就只能使用一点儿非常手段了。

    当然,他们也商定,即便是抓来的人,只要他肯说,也必定会送他一笔钱财作为回报。不让他白担惊受怕一回。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