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两人的交谈,索菲的紧张情绪就缓解了下来。她开始变得活泼起来,时不时地向下面瞧上几眼。并为所看到的渺小的景物,发出几声惊呼。

    听到她满是兴奋的声音,王落辰知道她已经不紧张了,便暗暗将飞行的速度又加快了几分。

    就这样,他们一路飞驰,到了第二天早上,就飞过三千多公里,到了女孩儿的家乡。

    “你能看得出哪儿是你的家吗?”取出电子地图,王落辰看了看下面的城镇,将趴在自己肩头睡着的索菲给叫醒,问道。

    “啊?大哥哥,到地方了?你问我哪里是我家啊?那我得好好看看才能告诉你。”

    和王落辰熟悉了之后,索菲开始将他这位救命恩人当成了自己的大哥哥。

    她被王落辰叫醒了,揉了揉惺忪睡眼,向下仔细看了看,指着一片森林说:“应该是那里。因为据我所知,乔治亚城除了我们那里有那么大一片森林,其余的地方都没有森林的。”

    王落辰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发现了那片森林,便点了点头说:“好,咱们就往那儿飞。”

    说着,他以神识向周围的人打了个招呼,便向那森林落了下去。

    随着他们飞行高度的降低,那片森林以及森林周围的景物渐渐清晰了起来。

    这时,索菲就指着下面的一处带有谷仓的院落说:“大哥哥,就是那里。那就我家,咱们下去吧。”

    “好的。”

    嘴里答应着,王落辰以神识将那所院子以及它四周的情形感知了一下,觉得没有异常后,向着它飞落下去。

    几秒钟后,他们就落到了院子中间。刚一落地,索菲就从月梭上跳下去,嘴里喊着爸爸妈妈向自己家屋子跑去。

    看到她如此兴奋,王落辰也不由地替他高兴。然而,当他以神识扫过屋内。心中突然生出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因为,他的神识觉察到,这房子里空无一人,并且家具上也落了许多灰尘,似乎已经有些天没有人打扫了。

    这说明了什么呢?难道,索菲的父母他们也出事了?

    心里生出这种感觉,他便想要叫住正跑向屋去的索菲。可已经晚了,索菲此时已经将房门给推开了。

    王落辰心想,这下不好了。

    果然,过了一两分钟,他就看见满脸都是焦急的索菲,从屋里跑了出来。

    她快速地跑向王落辰,一把抱住他说:“大哥哥,不好了,我爸妈和我弟弟都不在家里啊。他们会去哪儿呢?这里就我们这一户人家,又没有可以串门的地方。”

    “索菲,你听我说,你别着急。或许因为你失踪了,他们去附近找你去了也说不定呢。又或者,他们到城里去报案了吧。”王落辰安慰她说。

    “嗯,也许吧。希望他们没事儿。天哪,他们可千万不要有事啊。如果他们有事,我也不要活了。”索菲已经有了独立思考的能力。因而,在见到房里没有她的亲人后,马上也产生了不好的预感。

    “不会的,他们不会有事的。索菲,你不要把什么事情都往坏处想。现在,你先跟着哥哥姐姐们休息一下,我替你去附近看一下。看能不能帮你找到他们。”说着,王落辰将她交到了卓应儿冷泠弦她们两人手里,便再次飞了起来。

    他在低空快速地飞行,用神识将以索菲家为中心,方圆十几公里范围内的地方,都给搜索了一遍。但却毫无所获。

    看来,索菲的父母应该不在这里。

    不过,因为有过目不忘的能力,他还记得新闻报道里的人名,好像其中并没有跟索菲同姓的。也没有八岁的小孩儿。他因此对于索菲的家人仍旧平安无事抱有一份希望。

    于是,他便回到了索菲家。

    此时,索菲的家里,大家已经帮她收拾干净了屋子,正在房中喝着开水等他。

    他到了之后,索菲就立马迎了上来,眼泪汪汪地向他问道:“大哥哥,有发现吗?”

    其实,她自己也知道,自己这句话问了也是白问。因为,若是有所发现的话,王落辰一定会先通知他们这边的。

    只不过,她心中抱着一份希望,还是想碰碰运气,期待王落辰能给她一个好消息。

    可她还是看到王落辰冲她摇了摇头,并对她说:“索菲,这里没有。或者他们真是去城里了。所以,你别着急,咱们在你家稍作休整。一会儿大哥哥就带你去城里寻找他们。”

    “嗯!我听你的。”

    索菲虽然有些失望,但因为城里还没找过,心中仍旧保存了一份侥幸。她乖巧地点点头,把王落辰拉到了一张椅子上,让他休息。

    飞行了一夜,的确有些倦了。王落辰便在椅子上坐下,休息起来。

    半小时后,他让大家吃点儿东西,然后就准备离开这里。

    就在要动身之际,他听到从没见过谷仓和农具,非要到里面去看一看的卓应儿叫他说:“师兄,你快过来看看,谷仓里好像有些问题。”

    “什么问题?”

    他一听,马上向谷仓跑去。

    进到里面,他看到了一番凌乱的景象。

    农具东倒西歪地倒在地上,谷物也撒得到处都是。谷仓的墙壁上,还有激光烧灼过的痕迹。

    他马上意识到不好。赶紧仔细在谷仓里查看了起来,很快就凭借自己强大的神识在地上找到了一枚徽章。以及一块挂在锄头上的皮肤和一些血迹。

    那徽章上是一头不属于地球所有的怪兽的图案。而那块皮肤虽然已经干瘪,但王落辰还是能够通过它独有的灰色,看出它是属于狂霸星雇佣兵的。

    这一切说明了一件事,那就是狂霸星人来过了。同时也就说明了,索菲的父母和弟弟说不定出事了。

    想到这一点,王落辰愣愣地凝视着那块皮肤,一时之间陷入了为难之中。

    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跟索菲说,这女孩儿才刚刚经历过那么恐怖的事情,刚刚才死里逃生。心灵已经受到了沉重的打击。如今又要获悉自己亲人的坏消息,她能够受得了吗?

    但他不说,索菲也已经从这一切猜到了什么。

    她一下保证王落辰,失声哭了起来。

    “别哭啊索菲,这里的一切虽然说明了一些问题。但却并不能说明你的家人就已经怎么样了。所以,在我们没有确认他们出事儿之前,咱们还是不能放弃希望的。懂吗?”

    王落辰被她的哭声给弄得心里很难受。忍不住轻抚着她的头,安慰起她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