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是因为走得远了没听见,还是听见了故意不理他。对于他的抗议,卓应儿全无半点反应。

    他不免有些尴尬,便笑嘻嘻地问其他三位美女:“你们说,她这是为什么呢?”

    “你说呢?”

    罗凝玉反问了他一句,然后和冷泠弦拉起手,走了。

    “你知道吗?妮蒂亚。”

    她们都走了,王落辰便只好问妮蒂亚了。

    “傻瓜,这还用问?当然是因为她见你将我给揽住,生你的气了呗。”妮蒂亚在他鼻子上捏了一下说。

    “她生气了?哦,原来是这样啊。”王落辰脸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说道。

    “你就装吧。我就不信你看不出应儿喜欢你。”妮蒂亚抱住他的腰,语气亲昵地问道。

    “这个嘛。我是知道的,只是我看她年龄太小。而且,怕你们会不高兴,所以……”被人家给戳穿了,王落辰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脑袋说。

    “你啊,这会儿又考虑这么多了。你和沙姐姐双修,和飞羽在星族同床共枕,和弦儿在帐篷里做那些羞羞的事情时,怎么就没想过别人会生气?好啦,要生气我们早就生气了,又怎么会在你接受了卓应儿的爱意之后才生气呢?辰,你放心,我们是不会生气的。因为,我们都知道,你是一颗耀眼的星辰,此生注定是要被很多迷恋你的小星星环绕的。我这样说,你明白了吧?”妮蒂亚指着天空中一颗明亮的大星和它旁边的星群对他表明了态度。

    “这是你自己的想法?还是你们的想法?”王落辰听话,柔声问。

    “是我们。对,是我们大家的想法。告诉你吧,我们之间已经达成共识了。要共同爱你,并共同分享你的爱。这事儿,本来不该由我来说,而应该由我们的沙姐姐来说的。可是,她现在不是不在这儿嘛。而我看应儿最近这些天对你的爱意也越来越显露出来了,不想让她因你不好意思接受她儿心里不快,便只好代替大家说出来了。”妮蒂亚笑着说出了她们女人之间的约定。

    王落辰听了她这番话,将她紧紧揽入怀里说:“谢谢你们对我的抬举,对我的爱意。真的,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我是不想这样的,可是呢又觉得如果拒绝你们其中某一人,令她伤心,又心里不忍。就只好这样交往了起来。”

    “辰,别说了。我懂。我跟她们一样,我不在乎你拥有多少女人。只希望你对我的那一份爱是真心真意的就好。而且,从你的角度来讲,你并没有胁迫我们,也没有要求我们非要接受你的感情状况。是我们自己因为爱你无法自拔,才这样对你的。所以,你不用为此觉得对不起我们的。”妮蒂亚深情地表达了自己对他的理解。

    “妮蒂亚,你真是善解人意。”

    她的话令王落辰感动不已,情不自禁地低头吻了上去。

    妮蒂亚热情地接受着他的深情。然后,在他耳边轻声说:“辰,人家今晚也想跟你学习双修之法,可以吗?”

    “真的吗?你可是血族的公主啊,我还以为你会要跟我举行个正式的仪式,把关系正式确定下来才会……”她的话,让王落辰大感意外。怕她是一时冲动才做出这样的决定,便想劝说她一番。

    但妮蒂亚用深吻阻止他再说下去。并且对他说:“辰,人生苦短。从现在的形势看,我们又面临一场即将到来的大战。谁也不好说明天会怎样。及早确定我们的关系,便能及早促成我族和人族的联盟。所以,我们两人的结合,不仅仅是我们自己的私事,还是关系到两族人民福祉的大事。所以,对这件事我已经是考虑了很久了。你不要怀疑我决定,好吗?”

    “嗯,好吧。只是委屈你了。这里没有大床,也没有豪华的套房。只有我那顶小帐篷。”

    王落辰见她主意已定,便不再劝说她了。不过,因为感觉她堂堂一族的公主跟自己就在这么简陋的地方结合,心里很是觉得过意不去。

    “傻瓜,谁说要到你的那顶小帐篷里去了?你看,这天地如此广阔,繁星如此的华丽,不正是一个最豪华的房间吗?人家,便要在这天地间成为你真正的爱人呢。”妮蒂亚娇羞地指着天空说道。

    “哦,我明白了。你是说,要到那里去?妮蒂亚,你可真疯狂。好吧,既然你喜欢,那咱们就去天地间疯狂一回吧。”

    说着,王落辰复刻出一道法阵和展开蝠翼的妮蒂亚一道飞向了天空。

    今晚天上没有月亮,只有繁星。两人飞到高处,别人也无法看到他们。

    于是,两人就在空中释放了自我。

    良久之后,王落辰将妮蒂亚从一个女孩儿变成了他的女人。妮蒂亚满脸发烫地依偎在他怀里,向他说:“辰,你真好,带给了我有生以来最美好的感觉。”

    “这还不是因为我的战力非凡?哈哈。”王落辰得意地说。

    “去你的,这跟战力有什么关系。说得就好像你和人家那样像是一场战斗似的。”听他这样说,妮蒂亚更是羞红了脸。她在他胸口狠狠捶了一下,怨他不会说话。

    “不是啦。我说的不是战斗的事情。而是说的身体素质的问题。你也知道的,我的身体是异于常人的。如今又修习了双修之法,当然在那方面就非常人可比了。所以才能让你飞上云霄的。懂了吗?”见她误解了自己的意思,王落辰便在她耳边以十分猥琐的语气解释了一番。

    “哦,原来是这意思啊。这么说,遇到你是我的运气了。呵呵。”妮蒂亚明白了他的意思,在他鼻子上捏了一下,打趣说。

    “当然啦。你不信吗?如果不是我克制自己,怕你受伤,我还可以让你更快乐的呢。你要不要再试试?”王落辰见她善解风情,又在她耳边说了句。

    “真的?我还真有些不信呢。”妮蒂亚的话说的很婉转,王落辰却已经明白了她的心意。

    于是,他便又给了她更多的欢乐。

    事后,妮蒂亚说:“坏人,人家上你的当了。我终于知道了,这事儿虽然令人很欢乐,但却也能要人命的。不行,我飞不了了。你要负责把人家给背回去啊。”

    “嘿嘿!是你说不信的嘛。现在又怪我。好吧,我就背你回去吧。”说着,王落辰用一件袍子将她裹住,将她背在背上,飞回了自己的帐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