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了冷凌风他们的支持,王落辰想要将这件事完成的信心更足了。(书屋 shu05.com)

    他向正要发言反对冷凌风的毕世明摆了摆手,说:“毕师兄,你无需再说了。如果你不愿意参加此次行动,大可以找个地方休整的。我反正是一定要把这事儿给做成的。”

    听他把话说得这么绝,毕世明有些不好意思了。他笑了笑说:“王师弟何必这样说呢?大家都是师兄弟,要行动的话,自然是要一起了。哪有你们干活儿,我在一旁干看着的道理。所以,你真要去做,那就随你吧。”

    毕世明的态度一转变,这事儿就算是说定了。

    罗凝玉便在此时说道:“你们刚才讨论的时候,我认真思考了一下寻找飞船的方法。结果让我想到了一个办法,就是不知道可不可行。”

    “哦,罗罗,你想到了什么办法,尽管说出来让大家听听好了。”

    王落辰知道罗凝玉是个说话办事儿都很靠谱的女孩儿,如果她的办法没有可行性,她是不会提出来的。就赶紧追问了一句。

    见王落辰让自己说,罗凝玉略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说道:“那我就说了。办法就是,可恶的狂霸星人不是通过飞船抓捕一些咱们的同胞吗。那样的话,他们肯定不是在人口特别稠密地地区干这种坏事儿的。而且,在他们把那些人给残害了之后,那些人就回不了家了。肯定就成了失踪人口了。咱们要寻找他们的位置,只要想办法搞到最近哪些偏远地区出现了人口失踪事件,不就可以找到他们的大体位置了吗?”

    “妙啊。凝玉,想不到你这么聪明。一下子就想到这么好的主意。不过呢,这里面有个问题你想过没有?那就是,咱们现在怎么才能找到那些失踪人口的信息呢?”王落辰听了她的办法,觉得挺不错的。但也指出了要实这个办法,他们所欠缺的条件。

    罗凝玉听了,点点头说:“嗯,这个问题我也想到了。其实,要解决这个问题也不难。只要咱们走出这片森林,然后找个有城镇的地方,上网查一下不就行了?”

    “哎,对啊。我怎么把网络可以查新闻这事儿给忘了。好吧,就按你说得办。明天一早咱们就出发,去森林外面的城镇去。只是,咱们不能一下去这么多。还是得按照咱们以前的办法,大部队留在城外。只派出一个小队进城去查关于失踪人口的资料。你们说,怎么样?”

    他现在在联军中的地位已经非当时联军刚成立时可比了。那时候,对他的话有些人是一言九顶,而现在则是言听计从了。

    因而,他做出了这种安排之后,根本就没人反对。于是,这事儿就这么定下来了。

    开会就是商量事儿的,事情商量完了,自然是要散会了。

    散会后,大家各自回去安排人准备撤离的事,以便明天一早能够及时出发。

    当晚,王落辰又去看了一下那女孩儿的情况。见她已经能够在地上行走自如了,便问起她的家乡在哪儿。

    那女孩儿便告诉他,她的家在西部大平原艾肯州一个叫乔治城的地方。

    这个地方在哪儿,王落辰便在地图上找了一下。发现它离自己所在的位置隔着数千公里的距离。

    看来,狂霸星人还是很狡猾的。他们在某处抓了人之后,就飞离那里,去一个偏僻之处再将他们祸害完的尸体给倾倒出来。

    他们以为这样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了。不想,人算不如天算,他们这一次的行动偏偏就有了幸存者,而且还碰巧被王落辰他们给救了。从而暴露了他们的恶行。

    找到了女孩子家乡所在地,王落辰便向她保证,如果她愿意回家,他一定会想办法把她给送回去的。

    但如果她不想回家,他也可以带上她跟他们一块儿走。以便她能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帮助他们去说服一些人改变对狂霸星人的态度。只是,即便是那样,还是会先给她家里送个口信儿,免得她家里担心。

    对于王落辰的建议,那女孩儿考虑了一下,说跟着王落辰一起走,去改变更多人的态度,以唤起大家对狂霸星人的反抗精神,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她很乐意做。

    只是,她担心她的父母仅凭一个口信不能确定自己是否安全,会非常的担心。因此,她觉得最好是能够让她亲自回到家乡跟父母见个面才好。

    王落辰想想自己跟父母的分离之苦,觉得这小女孩儿说得很对,便同意了她的要求。

    那小女孩儿见他答应了,心里想着快要跟父母见面了。人变得更精神了起来。

    见她高兴,王落辰等人便又陪着她说了会儿话。等她困了,他们看着她睡着才离开。

    “唉,好可怜的小女孩儿。听她说想父母了,我也受传染了。突然间,我也想我的父王母后了。”离开后勤处,妮蒂亚遥望着西方,向王落辰说道。

    “不好意思啊妮蒂亚,因为这件事情,又要耽搁一些时间了。要不然,你可以早一点儿见到你父母的。”王落辰轻抚着她的后背,安慰她说。

    “辰,没关系的。而且,你也知道,我也想要将那艘飞船给找出来,替小女孩已经那些受伤的死难者讨回一个公道。所以,耽误一些时间就耽误吧,我不在意的。人家那样说,只是心里有所触动罢了。”妮蒂亚顺着他的胳膊,靠在她的肩头,温柔地表示。

    “唉,师兄。人家也想我爹娘了。”妮蒂亚的头刚一触到王落辰的肩膀,卓应儿向天长叹了一声,带着一脸落寞的表情说。

    “你也想姑父他们了?好说啊。你看师兄是有两条胳膊,两个肩膀的。妮蒂亚姐姐占了一个,另一个呢,你就靠上去吧。”

    冷泠弦见听她那语气,就是在羡慕嫉妒妮蒂亚有肩膀可以依靠了,便带着几分玩笑,将她这份心思给戳破了。

    “表姐,你说什么呢?大坏人,人家才不稀罕依靠他的肩膀呢。哼!不理你了。”说着,她在冷泠弦的肩膀上用力拍了一下,又顺带踢了王落辰小腿一脚,飞速跑掉了。

    “哎,这丫头,我又没说你?干嘛踢我啊?”莫名奇妙的中招儿,王落辰不禁在向她的背影大声地抗议了起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