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一哭,几个女孩子的心里就有些受不了了,她们也跟着落下了几行热泪。然后,她安慰她说,她现在身子虚弱不宜过度伤心,还是止住眼泪,跟大家说说自己所遭遇到的不幸吧。

    经过大家的劝说,女孩儿渐渐停止了哭泣。然后,她向大家说:“谢谢,谢谢你们救了我。我以为我就要死在荒野里了呢。没想到遇到你们这些大好人。”

    “我们也是碰巧路过了。还是得说是你命不该绝,否则这么大的森林,怎么就偏偏让我们给遇上你了呢。”妮蒂亚安慰她说。

    受到安慰,女孩儿的情绪更加稳定下来,她开始讲述自己的遭遇。

    只见她用力点了一些头,说:“嗯,是的。这就是命运。好像我遇到那个丑陋的移动堡垒一样。那天早晨,妈妈本来是让我去给奶牛挤奶的。可我嫌挤奶太累人,就以采蘑菇为名跑进森林里玩耍。谁知,我才刚走进森林,就看到了一座我以前从来没有在森林里见过的堡垒。”

    “对,那东西看起来的样子,就像是堡垒。只是表面黑乎乎的,比堡垒难看了很多。可是,尽管这样,因为好奇我还是向它走去。到了它的近前,我喊了喊门,没有回应,就以为它是一座空房子,便推门进去了。哪曾想,才刚进去,我就被一些长相丑陋,皮肤鲜红的家伙给抓住了。然后……”

    “然后他们就把你给糟蹋了?这帮畜生。真该死。连小女孩儿也不放过。”听她讲到此处,卓应儿以为自己已经能过猜到后面的事情了,便插了一句很有正义感的话。

    满以为自己这样说,那女孩儿会夸她聪明的。谁知,那女孩儿听后,却摇了摇头说:“不是,他们并没有对我做那种事。”

    “没有?那他们对你做了什么?还有,你又是怎么被到了这片森林里的?”听女孩儿说出了不一样的剧情,卓应儿有些好奇她到底遭遇了什么了。便接着问。

    “他们没有对我做那样的事情。但他们所做的,却要比那样做令人痛恨。因为,他们将我给抓起来后,就送进了堡垒中一座大房间里。到了那儿之后,他们就把我的衣服脱得干干净净,用一种套索将我给固定在一个长长的架子上。然后,我便看到了这一辈子永远也无法忘记的事情。”

    说着,那女孩儿闭上了眼睛,沉默了起来。

    她好像在回忆那令她终身难忘的一幕。这一幕一定是很令人痛苦的。因为在她回想它的时候,两行热泪又流了下来。

    故事中断了,急性子卓应儿忍不住向她问道:“你别光哭啊,你到底见到了什么?快说啊。”

    “应儿,你别催她嘛。她才恢复了点力气,让她缓口气,慢慢讲。”冷泠弦唯恐那小丫头被卓应儿给催促的生气了,便赶紧在她肩膀上打了一下,要她不要猴急。

    那女孩儿听了两人的对话,好像从回忆中醒转了过来,她向卓应儿他们苦笑了一下,说:“唉,又想起那噩梦一般的一幕了。每当想到那一幕,我心里就忍不住害怕、痛苦。你们可以想象一下,当你看到成千上万个赤@身裸@体的人类像肉排一样挂在架子上,被送进一个机器中的情形,会是怎样的震惊。我当时就是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所有的人,不论男女老幼,都像我一样被一个套索给当胸套住,挂在一个高大的长长的架子上。随着架子上的一个装置向前移动。当移动到两边都是管子的地方时,那些管子便喷射出冲击的人皮肤生疼的水流,对我们进行冲刷。当时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后来我才知道,他们这是在清洗他们的食物。”

    “食物?你说的是‘食物’这两个字吗?”卓应儿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为了避免误会,他们向女孩儿追问了一句。

    “不错,我说的正是食物。因为,接下来的发现让我明白,我们那些人真的就是他们的食物。只是,他们吃掉我们的方式跟我们吃掉动物的方式不一样而已。”那女孩儿点点头,确认自己所说的正是那个意思。

    “怎么个不一样法儿呢?还有,你又是怎么从那里逃出来的呢?”卓应儿再问。

    “你听我慢慢告诉你嘛。”女孩儿平复了一下情绪,接着回答说,“当我们在架子上被水流给冲刷干净之后,又在下一个地方被一些机械手臂剃光了身上的毛发。接着,又被吹了热风干燥了身体。最后,我看到我前面的人被送进了一个个恰好能够容纳一个人的透明柜子。”

    “当人被送进那个柜子之后,那柜子里就立刻被紫色的光芒给充满了。过了大约十分钟,那柜子打开。我就看到里面的人都只剩下一副包着皮肤的骨架。对,当时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现在想想那些身体的样子,好像只能这样来形容他们。”

    “抽取了生命力!应该就是这样。照你说的情形看,那些家伙应该就是利用某种邪恶的技术在抽取人的生命力。那么,问题来了,他们干嘛要这么做呢?”当女孩儿讲述到这里时,一直没有说话的王落辰,立刻明白了那装置的用途,并跟大家说明了一下。

    “他们是在制作食物。当时不知道,后来在逃跑的过程中才知道。因为,我看到那装置里的紫光会被收进一种小罐儿里,并打印上文字。就像咱们所喝的饮料一样。这样想来,他们应该就是利用这种方法把人类制成食物了。”

    “这都是我后来才知晓的事儿。当时,我非常的恐惧,也非常的绝望。但同时心里又有些不甘。就用力的挣扎,想要从那套索里挣脱出来。或许我真的是命大的那个。当我用力挣扎了一番后,我身上的套索竟然有一处断开了。我便从架子上掉落了下来。”

    “掉下了之后,出于求生的渴望,我就开始寻找逃走的通道。结果,竟让我发现了一处他们倒掉死人尸体的通道。我便从那里爬了出来,并拼命的在森林间奔跑。但我跑了很久也没有跑出森林去,我才知道自己逃出来的地方,已经不是我家附近的森林了。而且,当我逃跑累得瘫倒在地的时候,我还看到那堡垒从我的头顶上飞走了。所以,我判断,那堡垒是会移动的。”

    女孩儿继续讲述了自己逃跑的历程。此时,王落辰已经明白了她所遇到的所谓堡垒,只不过是狂霸星人的一艘巨大的飞船罢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