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斗结束,王落辰将小球的旋转停了下来。那龙卷风也便消歇了。

    身上的战斗热情消退,他和自己的战友们看着满地横躺的巨人,心中不免生出一丝怜悯。

    “待会儿,等咱们吃过饭,休息过了,叫士兵们开动机甲弄些冰雪,将这些巨人的尸体给埋了吧。毕竟,他们也只是听命从事的军人。是战场战争的受害者。让他们这样曝尸荒野也是很不人道的。”

    不知道为什么,当控制了自然的力量,和天地自然产生了一丝联系后,王落辰心中生出了一种悲天悯人的情怀。他感觉,这些生命在自己的眼中好像都变得同等渺小而可怜了。因而,他才做出了这样的安排。

    他的话,自然是没有人会反对的。因而,在他们脱离战场回到营地,吃饭休息之后,士兵们便协同机甲用冰雪将那些巨人给埋了起来。

    这些巨人身材高大,当他们被埋葬之后,便形成了一个个小冰峰。

    站在营地之中,望着这些高耸的小冰峰,卓应儿便指着它们对王落辰说道:“师兄,你看,这些皮糙肉厚的家伙原来为了堵截咱们装成冰峰,这下好了,他们真的化作冰峰了。这是不是就叫得偿所愿啊?”

    “嗯,是有那么点儿意思。不过,好像不应该叫得偿所愿,而应该叫做天遂人愿。因为,经过这一仗,我越来越觉得,所有的一切事情,冥冥之中都自有天意了。”王落辰微微一笑,深有感触地答道。

    “师兄,你知道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吗?”卓应儿歪着头,笑着问。

    “哦,你知道?你说为什么?”王落辰听她这样问,觉得她是有话要说,便反问道。

    “我当然知道啦。因为,从你在战斗中所使用的力量,我瞧得出来,你已经超凡入圣了。据我爹说,成了武圣后,人的心意便与天地自然相通了。当然就可以体察出一些常人所无法获知的天地圣心来。这也是人们将战力达到可以调用自然力量的人称为武圣的原因。”

    卓应儿的一番解释,让王落辰心中豁然开朗,他在她的头上轻轻拍了一下说:“呵呵,就你知道的多。不过,你说的倒是有几分道理。我能够控制龙卷风之后,果然是生出了几分以前所没有的感觉的。”

    “这么说,师兄你果然已经成就武圣了。真是可喜可贺。就是不知道在如此大喜的时刻,你会给师妹我一些什么礼物呢?”卓应儿伸出一只手,向他说道。

    “你这丫头,人家办喜事都是收红包。哪有往外送红包的?没有,我穷得叮当响,哪有礼物送给你?”王落辰在她手上拍了一下,将她的手打到一边儿去,笑着说。

    “哼!小气鬼。”卓应儿没有要到礼物,还被他给打了一下掌心,失望的说道。

    “哈哈,表妹,别生气嘛。王师弟没有礼物给你,为兄我这里有一件七巧玲珑报时鸟,本来是要送给王师弟,当做他超凡入圣的贺礼的。现在就直接替他送个你吧。王师弟,我这样做,你不介意吧?”

    两人正说着话,冷凌风等人向他们走来。人还未到,因为听见了两人的对话,冷凌风便代王落辰送出了一件礼物。

    只是,听到他所送的这件礼物后,卓应儿并没有一丝高兴的表情,反而还撇了撇嘴对他说:“哥啊,你脑子进水了吧?你当我不知道呢?什么七窍玲珑报时鸟,不就是奇巧院做出的报时用的钟表吗?你啊,这么大人了,不是我说你。送人家礼物,有送钟的吗?送钟就等于送终。多不吉利啊。所以,你这礼物啊。我才不要呢。不光我不要,就是师兄,我也不会叫他要呢。”

    经卓应儿这么一说,冷凌风也想起这送礼的忌讳了。他不无尴尬地辩解道:“不是,表妹。我这就是报时鸟,是一种会在固定时刻报时的小鸟。不是什么钟表。你误会了。不信,你看看。”

    说着,他就从自己的音灵石中取出一只巴掌大小,栩栩如生的机械鸟来。

    他在这鸟的头上弹了一下,这鸟便咕咕地叫了十下。

    “看吧,它叫了十下,便是说现在是晚上十点了。哥,你还说它不是一个钟表?”卓应儿一把将鸟儿从冷凌风的手里夺过去,把玩着它向冷凌风问。

    “它是叫了十下,也是在向人们表明现在的时间是晚上十点。可它就是一只鸟啊。你哪里看出它是一个钟了?”冷凌风还说不承认这只鸟是一个钟,因为这只鸟的确没有钟的样子嘛。

    “哪里看出了?这个嘛,我暂时还没发现。不如这样,让我拿回去好好研究一下,再回答你这个问题吧。”说着,卓应儿便毫不客气的将这只做工精细的报时鸟给收进了音灵石中。

    “哎,表妹。你不是说这礼物不吉利,你不要的吗?怎么又给收起来了?”见她这样,冷凌风便知道自己的这只报时鸟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便问她为什么又收了自己礼物。

    谁知,卓应儿把头一歪,将手往腰上一叉,嬉皮笑脸地对他说:“表哥,人家不都说了吗?报时鸟我只是拿回去研究一下,过段时间还是要还给你的。所以,这不叫收你的礼物。明白吗?”

    “哈哈,应儿,你所说的过一段时间是多久啊?怕是一辈子吧?”冷泠弦走过来,伸手在她的耳朵上拧了一下,笑着取笑道。

    “表姐,你少误解人家的意思啦。谁说是一辈子了?谁说了?反正我没说。因为,这做研究嘛,时间可说不准的。也许是一辈子,也许就小半天儿呢。反正,你们放心,我一研究完,定然就会还给表哥的。”

    就像冷凌风不承认自己送得报时鸟时一个钟表一样,卓应儿也不承认自己收了他的礼物。

    她这近乎无赖的说法,以及她顽皮的样子,立刻引来大家一阵大笑。

    笑过之后,这事儿就算过去了。大家将话题转到了王落辰超凡入圣以及今后如何行军的事情上。

    对于王落辰超凡入圣,大家自然是要恭喜一番,并讨教一下其中的过程和感受的。

    涉及到自己隐秘,对于大家的讨教,王落辰自然是编了一套当时战场环境太复杂,自己还没有来得及仔细感受,便在调动元力的时候,将龙卷风自然而然地给调动了起来的谎话来答对他们。

    大家听了,觉得大概是涉及到他所修功法的隐秘,不好说出来,便没有再细问下去。

    于是,话题便转到了今后如何行军的问题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