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想到便去做。他迅速收回了自己的璀璨星域,飞身飘向了一边,对着埃尔说:“看来,今天小爷若是不出杀招是不行了。”

    说着,他以神识催动自己体内的五彩轮盘,将它由丹田一路提升到了百会穴。

    然后,他用手一指埃尔,心念一动,那五彩轮盘便猛地从他的头顶冒出,向着埃尔飞去。

    “小蚂蚁,居然想用暗器暗箭伤人?真卑鄙。哼!”

    埃尔见那直径不过几厘米的小小轮盘向自己飞过来,还以为它只是王落辰暗藏的一件武器呢。所以根本就没有将它放在眼里。

    他十分随意地伸出手掌,想要把那飞行速度在他看起来很轻易就能抓住的轮盘给收掉。

    谁知,那轮盘被他抓在手中后,他突然感到自己整个手臂都好像被什么东西给挤压了一样,其中所蕴含的一切能量,包括他的生命力都在向那小小的轮盘汇集。

    “啊,这是什么鬼东西?”

    感觉不妙,他赶紧松开了手。就在他松手的一刹那,五彩轮盘猛地飞向了他的头顶。

    紧接着,他便感觉自己浑身的力量都从头顶向外喷射。

    “小蚂蚁,你还会邪术?该死的巫师。上你的当了。”

    埃尔发觉到自己身体的异常,便想要从这种不利的处境中摆脱出来。但却发现自己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劳的。那轮盘好像跟他的身体成为了一体一样,无论他怎么动,那东西都在他头顶半尺的距离不差分毫地跟着它。

    他由此想到了自己种族中关于吸食生命力的恶魔的传说,心中不由地产生了无尽的恐惧。

    同时,也将王落辰当成了恶魔的代言人,以为他是一名懂得邪术的巫师。

    “对,你说的没错。我就是一名来收取你性命的巫师。现在,你就等着受死吧。”

    看出他的恐惧,嘴里恐吓着他,王落辰心念连动,将五彩轮盘旋转的速度提高到了一个可怕的程度。它吸收能量的速度因此变得更快了。

    它的真身已经消失不见了。旋转之中,它变成了一个吸收一切能量的光球。

    而它的下面,则是从埃尔身体里面不断涌流出的能量所形成的旋涡。

    这旋涡飞速的旋转,意味着埃尔生命在不断地逝去。

    “该死的巫师,我跟你拼了。士兵们,赶快替我杀了他。”

    埃尔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知道自己若是再不采取行动,恐怕自己要死掉了。便向身后的巨人军队下达了攻击的命令。

    “到现在才想到打群架,晚了。埃尔,我不妨告诉你,事到如今是谁也救不了你了。”

    说着,王落辰向自己身后的军队挥动了一下手臂。

    立刻,由冷月宫和炽日教组成的空军,以及机甲战士们发射的导弹就飞临到了巨人的头顶上。

    “轰轰!”

    爆炸声此起彼伏,巨人们在猝不及防之下,被打得抱头鼠窜,阵型顿时乱了。

    当他们的队伍出现了混乱之际,早就做好准备的五极军团和天命社的成员们,从他们的前后左右发动了攻击。

    他们的战力个个都不低,且人数众多,一下就将这些巨人给分割包围了。

    指着被自己的人给打得稀里哗啦的巨人军队,王落辰大笑一声,向埃尔说:“埃尔,我今天就要让你明白一个道理。多行不义必自毙。”

    说着,他飞身到了埃尔面前,一面继续催动着五彩轮盘,一面以自己璀璨星域的流星炮向埃尔发起的攻击。

    璀璨星域中的星球化成千万颗流星向着埃尔砸去。

    这种纯能量化成的武器,必须要用能量来应对。可这时候的埃尔,上哪儿弄那么多能量去?

    所以,他只好以自己的肉身硬扛。

    但这种硬扛是根本没用的。血肉之躯再怎么坚硬,也抵挡不住能量的不停轰击。

    所以,很快的,埃尔的身体便被能量给轰击的破烂不堪了。

    血液从他的伤口不停地流出来,又被后来轰击过来的流星给烧灼成灰烬。

    “啊!我要杀了你。不可能,不可能,我堂堂的埃尔将军,曾经打败过无数个对手的伟大战士,怎么会败在你这个小蚂蚁手里。”埃尔不甘地大声呼喊着,张牙舞爪地向王落辰发狠。

    “哈哈,尽情地扭动吧,愤怒吧。好让你的血液和生命力流失的更快一些。另外,埃尔,你不用喊冤叫屈。觉得死在我手里好像是多么委屈的一件事。因为,我会留下你的一丝意念让你看着,我这个小蚂蚁是如何让你们狂霸星人在我面前颤抖,覆灭的。”

    王落辰此时也因为复仇的快感陷入了疯狂状态,将隐藏在自己内心深处的狂傲全都表现了出来。

    “哼,小蚂蚁终究就是一只小蚂蚁。你以为你战胜了我便了不起了吗?你以为就凭你这点儿力量,就可以让狂霸星人在你面前败退了吗?哼,不自量力。你不知道我们的强大。我告诉你,那是可以让整个宇宙臣臣服的强大。尤其是我们伟大的君主。毁天灭地对他来说都是轻而易举的事儿。所以,小蚂蚁,你再怎么努力,再怎么挣扎,也是没用的。因为到了最后,你会发现,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多么的可笑。”

    埃尔的身体在收缩,他的生命马上就要终结了。但他还是不肯承认王落辰的强大。依旧将他称为小蚂蚁。

    这让王落辰感到愤怒,他将自己的身体笼罩在法阵之中,然后以极快地速度飞向埃尔的眼睛。

    “噗!”

    王落辰的身体从巨人的巨大眼睛中穿进去,然后从他的脑后飞了出来。

    在这一过程中,他用自己强大的神识从他的脑海中提取了一抹意念。

    他将这意念用法阵封住,存进了自己的泥丸宫中。

    “埃尔,你不是不信吗?我就让你看看我是怎么一步步做到让你们狂霸星灭亡的。现在,给我去死吧。”

    王落辰对着命悬一线的埃尔挥了挥手,然后将所有的流星炮都对准他头上的窟窿,轰击了进去。

    “小蚂蚁,你不会成功的,我们……”

    随着流星炮的轰击,埃尔的大脑袋慢慢变成了一盆浆糊。埃尔也在满心的不甘中,死去了。

    “不会成功的?是吗?那我现在怎么成功杀死你了?要知道,当初被你一指头就变成一个废人的时候,我可是羸弱无比啊。可现在呢,吸取了你的能量,我可是更加强大了呢。或许,我将会成为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武圣了呢。哈哈。”

    王落辰将已经将埃尔的最后一丝能量吸收干净的五彩轮盘收进体内,向被自己封在泥丸宫中的埃尔的那一抹意念说道。

    那意念挣扎了一下,便恢复了平静。也许,他在泥丸宫中见到了王落辰的许多秘密之后,终于选择了向他臣服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