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疼痛让埃尔将军一下暴躁起来,他嘴里大喝一声,伸手一指,向王落辰射出一道紫色光束。

    这紫色光束曾经造成王落辰人生中最黑暗的一段光阴。一度成为他的噩梦,他怎么会忘记它?

    所以,当这光束刚一出现,屈辱的记忆便在脑海中浮现出来,一股愤怒就从他的心底涌上了心头。

    “埃尔,谢谢你提醒我咱们之间还有一笔恩怨。今天的确是到了跟你算算旧账的时候了。”

    王落辰也叫喊了一声,将一道集合了五行力量的五种元力向着那束紫光射了过去。

    “嘭!”

    因为元力是王落辰以神识所控,它从他指端飞出去,便很准确地击中了那束紫光。

    两股能量在空中撞击,发出了好像烟花炸裂的声音,久久不绝于耳。

    “哟,小蚂蚁,长进了嘛。我的神罚光焰竟然被你给挡下来了。”

    自己强力一击被王落辰给挡了下来,大大出乎埃尔的意料。他心中不免生出一丝惊讶。但嘴上却没有表现出来,语气中依旧带着对王落辰的轻蔑。

    “神罚光焰?哈哈,你脸皮还真够厚的啊。居然给自己的破功法起这样一个名字。哼!”

    王落辰狠狠地损了他一下,然后催动自己的元力之刃,再次对着他发起了攻击。

    这次,他进攻的依旧是巨人的眼睛。

    “还来?该死的小蚂蚁,你以为我会那么笨。让你再次打到我吗?”

    眼睛直盯着王落辰元力之刃打来的方向,埃尔在自己的面前打出了一片光盾,将元力之刃全给挡在了外面。

    “哦,是吗?你确定?呵呵。”

    王落辰边嘲笑着他,边将一道法阵复刻出来,接着便将法阵附着在了埃尔的光盾上。

    法阵在光盾之上迅速吸收其中蕴含的力量,膨胀了起来。

    “就是这里。”

    在法阵膨胀的同时,它所附着的位置因为它的吸收,能量变得稀薄起来。王落辰便利用这一点,将自己的元力之刃打了过去。

    “咝咝”,元力之刃穿透光盾。

    “砰砰”,它们再次打在了埃尔的脸颊和眼皮上。

    又一次被击中,眼睛又传来了一真剧痛。埃尔立刻恼羞成怒了。

    他气得用脚连连跺了三下地面,向飘浮在空中的王落辰挥出一拳。

    他这一拳速度快如闪电,令一击得手后正在有些得意的王落辰没来得及躲避,只好以自己的双拳硬怼了一下。

    当自己的拳头和埃尔的一碰上,王落辰立刻后悔了。

    他觉得自己真不该这么大意,让他给逼得与之直接交锋的。

    因为,这家伙的力气真的是太大了。他的拳头刚一与之接触,便感到自己就好像被一个开山大锤给轰击了一样,身子不由自主地就被其给击飞了出去。

    同时,他的拳头、胳膊、肩膀,甚至内脏,都被这一下给怼得疼痛不已。

    自从身体在化龙池中被天一生水给改造了之后,在和别人拳脚打斗是,他还没有感到过这样的疼痛呢。

    “呸!该死的巨人。蠢货,你也就这点儿打娘胎里带出来的本事吧。”

    王落辰从空中降落到地面,运行了一下功法,让气血畅通起来,缓解了一下疼痛后,向埃尔吐了口唾沫,骂道。

    “打不过就骂?小蚂蚁就是小蚂蚁,没有一点儿气量。”

    埃尔讥讽了王落辰一句,抬脚向他踏了过来。

    “就骂你了,怎么了?靠!”

    王落辰见他的脚踏来,知道这家伙天生神力,自己同他肉搏是占不了便宜的,便打出一道法阵,借着它的反冲之力,飞了起来。

    “就你会飞吗?我也会。”

    埃尔将军见他飞起来闪躲,觉得这样打不到他,便也腾空而起,于空中追起他来。

    不过,终究是它身形过于庞大,对付王落辰这样的身材比它小得太多的对手,根本上就落了下风。

    因此,他飞了一会儿,便累得不行,落到地上不想再飞了。

    见他停下,王落辰便笑了:“怎么?大蠢驴,你飞不动了?”

    “你,你有本事给我站住!咱们好好打一场。”又被骂了,埃尔心中恼怒,便又飞了起来。

    这之后,王落辰便连连用语言刺激他,让他不停地追逐自己,消耗他的力气。

    这样与之周旋了十多分钟,王落辰看看天色将晚,有心早点儿解决战斗,便停止了这种追逐游戏。

    “埃尔,刚才不过是热身,现在才是正式交手。你给我小心了。”

    王落辰停住后,向埃尔呼喊了一声,便将自己的元力拟态武器璀璨星域给催生了出来。

    “小蚂蚁,没想到你如今的实力已经进步到这种程度了。不过,即便是这样,你也奈何不了我。神罚光焰,给我毁灭了这小蚂蚁。”

    见到王落辰使出拟态武器,埃尔也将自己的神罚光焰给激发了出来。

    只见从他的头部钻出一簇宛若灯焰的黑紫色火苗。迅速冲着王落辰打出的那一片星域迎了过来。

    当两者交汇在一起,王落辰看到,自己的星球竟在这光焰中燃烧了起来。

    它们猛烈地燃烧了一会儿,然后便爆开,化成一片光点,消失了。

    “可恶,敢破坏我的武器。看我星光熠熠破掉你这狗屁光焰。”

    说着,王落辰从体内调集出了更多的元力注入那璀璨星域中。璀璨星域便在此时猛地释放出无尽星辉。

    那些星辉五光十色,令人炫目。

    但它可不是用来供大家欣赏的,而是用来杀人的。

    所以,当它不断地在璀璨星域中聚集起来后,便开始一股脑地向埃尔将军的那一簇光焰冲去。

    星辉毕竟是星辉。当它们和那光焰一接触,便一下将它给掩盖了下去。

    眼见自己的神罚光焰被王落辰的熠熠星辉给压制得如风中摇动不已的烛火,马上就要灭掉。他不禁暗自着急,也立刻伸出一只手去,将自己体内的能量向其中灌注。

    光焰得到能量补充,再次变得明亮起来。

    王落辰一看,岂能让它重新恢复神采?也立即再次向自己的璀璨星域中注入更多的元力。

    就这样,两人便通过神罚光焰和璀璨星域比拼起能量来。

    但王落辰很快发现,这种比拼自己也占不了上风。因为,就体型来讲,埃尔就比他庞大的多。这便从先天上决定了,对方所储存的能量要比他多得多。

    因而,在这种比拼进行了一会儿之后,王落辰觉得自己应该结束掉它,另外想办法来跟埃尔周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