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跟在卓应儿的后面也去吃了饭。饭后,见那些没有元力护体的人都穿上了保暖的衣物,他便命令大家继续前进。

    对他这个命令,很多人有意见,觉得有些不近人情。他们都觉得,大家都赶了一夜的路了,周围又没有什么异常,为什么就不能让他们在这儿睡上一觉再走呢?

    这种情绪自然瞒不过神识强大的王落辰,他感知到大家的埋怨之后,便让传令兵对他们进行了解释。

    他跟大家说,他之所以要大家连续行军,是因为他们在草原上劫掠那支军队后,他们周围一直没有什么动静。他感觉这有些反常。

    按说,他们将那些人给吓跑了,他们事后回过神后,一定会重新聚集起来想办法来报复的。可他们并没有。这于情于理,恐怕有些说不过去。

    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阴谋呢?

    侦察兵没有得到有价值的情报,他也想不出来对方的意图和部署。但总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所以才着急带着大家赶快离开中部草原这个是非之地的。

    离开这里,进入毫无生机的冰川。从那儿穿过去之后,就到了另外一个地区。那么,到了那时,无论草原上的敌人有什么布置,就威胁不到他们了。

    这便是他着急赶路的原因。大家知道后,想想是这么个道理,便没有了怨言,继续快速赶路起来。

    到了下午的时候,经过一路飞驰。他们终于进入了一眼望去白茫茫一片的冰川带。

    按照地图上的标识,东尼尔冰川面积大概在三百万平方公里左右,是二十二世纪地球气候经历巨变,进入冰川期后形成的新冰川。

    它就横亘在欧亚大陆之间,让这两个大陆的人数百年来的陆路交通几乎中断。人们之间的贸易几乎都是通过海运和空运完成的。

    但这不等于说这个冰川带就完全无法通行了。

    实际上,它只是不适合大规模车队和火车的通行,小规模的车队还是有办法通过的。特别是像机甲这种适应各种地形的战斗机器人,要通过完全不成问题。

    而机甲不光是一种武器装备,还是一种可以载人的工具。所以,真到了车辆无法通行的地方,王落辰他们完全可以凭借他们所拥有的机甲战士通过。

    另外还有一点就是,他们中的五极军团的战士和天命社的成员,由于元力充沛,不惧严寒且行动敏捷,在冰川中生存和行动能力都没有问题。这也是他们敢于走进冰川的原因之一。

    正因为以上原因,他们在进入冰川后,并没有感到在这里行军有多大的困难。

    因而,当天他们一直走到天黑,并在其中宿营了一晚之后,第二天没有休整就继续赶路了。

    这一走又是一天。到了傍晚的时候,他们才在一处背风的冰峰下安下营来。

    此时,夕阳照耀着冰峰,给它镀上了一层金黄色,令它显得宛如一位天神。

    冷泠弦便指着它向王落辰说:“师兄,你看冰川像不像伫立在天地间的神将?”

    “神将?哦,有点儿像。”王落辰凝望了一下,点点头同意了她的这种说法。

    “师兄,别听表姐的。她就是想象力过于丰富的一个人。这大冰峰哪里像神将了?倒是它旁边的那些小冰峰,它们看起来才像真正的神将呢?不信,你们仔细瞧瞧是不是?”

    听到他们两个人说话,正爬到机甲战士头顶上玩耍的卓应儿指着山峰一旁的一群小冰峰说道。

    她这样一说,王落辰和冷泠弦才注意到那些小冰峰。

    那些冰峰比起高耸天地间的大冰峰来说,过于渺小了。所以,王落辰他俩刚才才没有注意到它们。

    现在经她这么一说,他们才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它们上面。

    果然,他们一看之下发现,那些小冰峰的确如卓应儿所说,一个个像极了神将。

    “师兄,大自然真是鬼斧神工啊。你说它又没有智能,怎么就能够创造出这么栩栩如生的形象呢?”冷泠弦指点着那些神像,发出了极具文艺青年腔调的感慨。

    “的确,自然太伟大了。”

    王落辰嘴里回应着她的话,心里却对这些神将一般的山峰产生出了一丝说不出的异样感觉。

    他总觉得,这些山峰好像有些过于生动了。有些不太可能是自然形成的意思。

    于是,他又对着它们细细把量了起来。

    他正像欣赏艺术品一样欣赏着它们。突然,他听到卓应儿发出了一声充满惊讶的喊叫:“哎!师兄、表姐快看,那个神将好像动了一下呢。”

    “少胡说了,冰峰是死的,怎么会动?应儿,你少骗人了。”

    冷泠弦才不信她这位不靠谱的表妹的话呢。她甚至都没有看一眼那些冰峰,就将她的话给称作了无稽之谈。

    “谁胡说了?我才没胡说呢。表姐,你看嘛,就是那个。对,从左边数第三个,它刚才明明就是动了一下。你瞧它跟头一样的峰尖儿是不是比刚才歪斜了?”

    卓应儿听表姐不信自己的话,老大不高兴了。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在说瞎话儿,她从五六米高的机甲上飞身跃下,指着那些冰峰中的其中一座,跟她比划了起来。

    “哪里歪斜了?我怎么没看出来?怕不是你的眼睛出现了错觉吧。好啦,好啦。应儿,你别闹了。赶了一天的路,赶快休息去吧。待会儿,该吃饭了。”

    冷泠弦从心里就不信她的话。所以无论她怎么说,她也是不信的。更何况,她明明就没看出那些冰峰跟刚才有什么不同,怎么可能把她的话当真呢?

    因而,她依旧不觉得她这话是真的。只顾拉着她去找地方休息,准备等饭做好了和她还有自己的情郎王落辰,一块儿安安静静地吃顿晚餐。

    不过,卓应儿的性子有些倔。别人越不信她的,她便偏要证明给别人看,她没有说谎。虽然,有时候她是会撒点儿小谎的。

    因而,她根本就不听冷泠弦的。她不仅不去休息,还因为生了表姐的气,不理她了。

    她转而去向王落辰说,要他相信自己所说的话。并要他站在自己一边,说自己所说的都是真的。

    若在平时,王落辰对她这种小孩子的行径必定会一笑了之,说他相信她的话,并要冷泠弦也顺着她,以哄她开心的。只是,在这样做的同时,心里也同样不把她的话当真的就是了。

    但今日不同。因为,刚才的时候,他心里不是有了一丝异样的感觉吗?他对她的话反而认真了起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