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互相交换了信物后,就各自带着交了新朋友的愉悦心情分开了。

    艾达找地方换掉紧身衣,装作听到了他表哥米迦勒受伤的消息前去探望,重新回到了城主府邸。而王落辰则是回到了联军在城外的驻地。

    他刚到地方,就被他的女朋友们给围住了。

    她们向一个劲儿地审问他,到底上哪儿风流快活去了。

    关于艾达的事,他本来是不想说的。但因为担心自己不给她们一个合理的解释,她们心里会胡思乱想下去。就把自己今晚和她们分开之后所经历的事情,向她们详详细细地讲了一遍。

    讲完,还把艾达的那枚徽章拿了出来,作为自己并没有说谎的证据。

    那徽章所用的材料是地球上不出产的合金,她们都识货。看了之后,才真正相信了王落辰的话,不再继续盘问他了。

    这之后,她们又在他这儿叽叽喳喳地说了会儿话才离开。至此,王落辰才得到了安静。

    没人打扰,他在帐篷里躺下,睡去了。

    第二天,他宣布队伍继续休整。直到傍晚,他才把刘三江找来。要他备好车辆带齐人手,跟着他去城西的沙枣林接收米迦勒答应给的物资。

    另外,为防止米迦勒会出什么幺蛾子。他还安排联军派出了一只两百人的队伍,提前埋伏在沙枣林中做策应。

    他嘱咐他们,一旦发现接收物资的刘三江他们有危险,就马上将冲过去将他们给救回来。当然,如果他们那边毫无动静,他们尽管按兵不动好了。

    做这样的安排,只是出于谨慎,做个防备罢了。其实,说起来,有他手里攥着那份米迦勒亲笔书写的字据,他倒是不怕对方耍花招儿的。

    若是他敢耍花招儿,他把这字据交到狂霸星人手里,想来他也要吃亏。

    只是,凡事都有例外。就像艾达说的,米迦勒这人是个滑头。谁也说不准他这人会不会中途变卦,使出什么坏来。还是先准备一手儿,防备着点好。

    等安排好了去交接物资的事儿,他又向全体下令,说是今晚会在夜里行军,要大家提前做好准备,随时等候命令。

    一切安排妥当,他才带着刘三江准备好的车队和那只做埋伏的小分队出发了。

    到了地方,他让那小分队埋伏好。他就和刘三江在沙枣林中等上了。

    过了约莫半小时,运送物资的车队就到了。

    来人到了之后,跟王落辰接上了头。王落辰一看,负责运送物资的全是地球人。

    他心中不禁暗自佩服米迦勒,他放着自己的士兵不用,特意差了一群地球人来,真是够狡猾的。

    他这样做,万一事情败露,也不好查到他头上。果然是条妙招儿。

    就这样,王落辰边在心里暗自吐槽着米迦勒的滑头,边将所有的物资给接收了过来。

    等大家七手八脚地将物资倒完了车。他们就各自分开了。

    随后,王落辰便和所有人一块儿回来了。让他心里为之轻松的是,这次物资交割的过程和回来的路上都很顺利,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不过,即便是这样,他仍不敢大意。一到驻地,便立刻下令所有人都撤离此地。

    他们这一夜,一直都在急行军。到了清晨的时候,便已经到了距离罕布里城三百公里的地方了。

    这里已经处于冰川的边缘。草地已经不见了,放眼望去都是毫无生机的戈壁。

    “传令兵,让大家在这里休息一下。另外,让后勤准备早餐,要大家吃饱喝足好继续赶路。哦,还有,前面就是冰川了,让有需要的人都去后勤领一身保暖的衣服。”

    望着早晨初升的还让人感觉不到的红日,王落辰向传令兵下了道命令。

    传令兵得到命令后向大家传令去了。他则是被卓应儿给拉去帮她挑选保暖服。

    说起来,米迦勒这家伙办事儿还是挺用心的。他给王落辰的衣服,并不都是军服。其中有大半是便服。而且还分出了男女。

    这些保暖费款式新潮,做工精致。看来是特供狂霸星人贵族们穿的。不知米迦勒用了什么手段都给截留了下来,送给了王落辰他们。

    正因为这样,这些衣服便给他带来了一项工作。那就是帮女孩子们挑选衣服。

    “师兄,你看我是穿这件红色好呢?还是穿这件白色的好?”

    此刻,他就站在卓应儿的面前,被她给逼着拿出一个着装建议来。

    “应儿,真要我说吗?我看这两件儿都挺好。红色的这件呢,显得你娇艳动人。白色的呢,跟你白皙的皮肤很配,衬托得你好像白雪公主一样。要不,两件儿你都拿走吧。反正女装本来就比男装充裕。”

    王落辰妆模作样地围着卓应儿转了两圈儿,又沉吟了半天显得自己努力思考了,然后才给出了一个建议。

    见他这个建议是经过如此认真地审视和思考后才得出的,卓应儿感觉师兄给出的这个建议不像是在糊弄自己,便很高兴地将两件衣服都给收了起来。

    见她高兴了,王落辰以为自己就此解放了。

    谁知,她挑过衣服,还要挑鞋子,挑过鞋子呢又看到有围巾,马上又挑围巾。

    围巾之后,还有帽子。帽子戴好了,还有胸针。

    这一圈儿下来,把王落辰难为的满头冒汗,心里将米迦勒这家伙给骂了十遍。

    你说让你提高些保暖服,你随便给弄些不就行了?怎么还弄出了这么多杂七杂八地东西出来?你以为我这儿是准备开服装秀吗?

    其实,他这倒是有些错怪米迦勒了。

    因为,这批衣服要得急,他一时弄不来。经过一番东拼西凑才好不容易弄到的。

    其中有他从军需处那里贪墨的,有别人为巴结他送给他的,还有从特供贵族的服装商那里勒索来的。所以才这么杂,什么都有。

    王落辰可不管他弄这些衣服弄得有多费劲,他只知道自己因为他这批衣服受了洋罪了。自然要在心里骂他啦。

    还好,卓应儿对食物的兴趣要比衣服的大得多。当她闻到临时厨房里飘过的饭香之后,马上放弃了对服饰地挑选,跑去厨房找好吃的去了。

    这时,王落辰心里不禁对米迦勒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从骂他转为夸他了。

    “这家伙,虽然衣服弄得令人不满意,食物这方面倒是还值得表扬一下的。”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米迦勒所提供的食物,不单单只有面粉、蔬菜、瓜果之类的,还有鸡鸭鱼肉等各种肉食。

    有了这些,做出来的饭菜当然分外的诱人了。也只有这样,卓应儿这个小吃货才会被吸引过去,他才得以解脱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