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在前面跑,可怜的米迦勒便拖着受伤的腿在后面追,三人很快就从原路跑出了这座地牢。

    当他们从地牢上面的走廊跑出这栋房子之后,米迦勒就扯开嗓子嚎上了:“士兵,快来帮忙,犯人跑了。”

    他的声音很大,在晚上传的很远,马上就有士兵听到并向他聚拢了过来。

    “啊,城主,你受伤了?不要紧吧。”士兵们围过来之后,看到他身上的伤,马上过来拍他的马屁。

    “废话,血流的哗哗的。你说要紧吗?还不赶快把医生叫过来。该死的,这俩犯人太狡猾,也太厉害了。我专门定制的合金刑具都硬生生让他们给破坏掉了。还杀死了我布置陷阱的士兵。而且,最可恶的还伤了本将军。哎呦,我的腿哟。好疼啊。”

    米迦勒见这些士兵只关心自己的伤,并不问逃犯的事儿,便顺着他们的话将自己受伤的事儿给描述了一番。

    等他将这番话讲完,又为自己的伤口痛呼了半天,才好像突然想起来追人的事儿似的,向士兵们呵斥到:“混蛋,你们都围着我干什么?犯人跑了怎么不去追?快别围着我了。都去追犯人去。那犯人就是草原孤狼,可是要犯啊。要是让他和他的同伴跑了,我拿你们是问。”

    士兵们一听他这话,马上呼啦一下子散开,便要去追逃犯。

    就在这时,他又喊上了:“你们都是猪脑子啊。要追逃犯也用不着都去吧。就不会留下几个保护着我点儿?万一他们还有其他同伴怎么办?咱们可别中了他们的调虎离山之计啊。再说,你们瞎啊,还是健忘啊,我这身上的伤,也需要有人照顾啊。”

    他之所以废话这么多,无非就是让自己的表弟和王落辰逃跑的时间多一点。

    你想啊,长官训话,士兵敢乱动嘛?等他们听完他的废话再跑出去追,王落辰他们俩还不早跑远了?

    他这一招儿果然有效。等他训完话,那些士兵跑出去追王落辰他们时,他们都已经翻墙出去了。

    士兵们就只能远远地在后面追,可哪还追得上?很快,就被他们俩给甩掉了。

    就这,还是他们为配合米迦勒演戏故意放慢速度了呢。要不然,以他们的速度,就在米迦勒训话的时候,便早就跑得无影无踪了。

    只是,那样一来,士兵们见不到他们的人,反倒少了很多见证人了。他们演得这场戏的效果,便要大打折扣了。

    这些心机,士兵们上哪儿知道去啊?他们只知道自己把人追丢了,回去要挨罚。

    因而,当他们回到城主府邸之时,个个都提心吊胆的,唯恐被城主给重罚。

    没想到,城主这回倒是没怎么罚他们,只是将他们给骂了个狗血喷头,便了事了。

    接着,他们便被城主指使着去处理那些还躺在地牢里的尸体。

    当他们看到那些尸体上一招致命的伤口,以及囚室中那破烂的不成样子的刑具,他们更对城主的话深信不疑了。

    因而,当过后有人向他们询问情况时,他们都一口咬定事情就如城主说的那样。

    草原孤狼不是一个人来的,而是带了一个很厉害的同伴。所以当城主满以为自己得手的时候,被人家给偷袭了。

    对方不禁杀死了布置陷阱的士兵,还重伤了城主,将人给救走了。

    面对士兵们众口一词的说法,又查看了现场和米迦勒的伤口,那些人自然是没话可说了。

    这些,都是后话。是王落辰离开罕布里之后所发生的。

    且说今晚,王落辰和艾达在罕布里城中七拐八拐的将那些追兵给摆脱了之后,在一条小巷里,两人站定。艾达很郑重地向王落辰提出,要和他交朋友。

    王落辰对此自然是没有意见啦。便对他说:“艾达,我心中已经将你当成我的朋友了。不然的话,今晚我不会现身替你解困的。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早在来到中部大草原之前,就已经听过很多关于草原孤狼的传说了。也因此早已将你当成了英雄。既然你是位英雄,我怎么会不把你当朋友呢?”

    “王兄弟,别这样说。你这样说,令我很惭愧。因为我知道,自己所做的那些根本就无法弥补我的族人对地球人民所亏欠的。唉,有时候,我真恨自己为什么是一个强盗民族的一份子。更痛恨自己没有能力将自己的民族给彻底改变,让人们都弃恶从善,和全宇宙中的智慧生命都成为好朋友。”

    艾达被王落辰给称赞了,反而觉得心里过意不去。低下头,说出了自己心中的苦闷。

    “好兄弟,无论哪个种族的人,他都无法选择自己的出身,也无法改变一些超出自己能力范围之外的事情。所以,你不必为此自责。还有,现在你的身份已经被你表哥知道了。为了安全起见,你最好还是想办法离开这里。免得他到时候会反复。”

    王落辰跟他惺惺相惜,自然是不想见到他如此苦闷,便开解了他两句。同时,也提醒了一下他要注意自身安全。

    艾达感觉出他这话里对自己的关切之情,很是激动地说:“嗯,谢谢你的关心。你说的没错,我表哥这个人就是个忠实于个人利益的滑头。的确是不能过于相信他的。不过,依我看来,只要这次的事情到最后没有牵连到他,他是绝不会反复的。所以,我对此倒是并不担心。我所担心的是,他会不会将这事告诉我父亲和我的姑父,让他们想办法限制我的自由。那样的话,我就不能再为自己理想而奋斗了。”

    王落辰从他的话里听出,艾达是个理想主义者。他之所以帮助地球人,是因为要实现自己宇宙和平的理想。

    关于这一点,他虽然不敢苟同,但却欣赏他为了理想奋不顾身的勇气与精神。

    因而,便从音灵石中拿出一块玉佩,递给他说:“我们地球上有句老话说得好,‘虎毒不食子’。我相信你的父亲和姑父应该不至于对你怎么样的。如果,我是说如果,他们真要对你怎么样,你就拿着这块玉佩到河洛城找一间叫‘江湖’的渔具店。到了那儿,报上我的名字。他们自然会帮你的。”

    艾达一脸感激地接过那块圣境独有的玉佩。然后,他也将自己胸前佩戴的银色徽章递给王落辰说:“这是我们家族特有的徽章。倘若你以后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只需要按一下后面的按钮,就能向我发出一条信息。那样的话,无论我在宇宙的任何地方,我都能接收到你的信号,并给予你全力的帮助。”

    尽管,艾达一下子将自己友情给撒播到了全宇宙,令王落辰觉得有些不靠谱,但还是很感激地向他说了声谢谢,将那块徽章郑重地接了过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