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米迦勒答应了,王落辰伸出两根手指说:“不多,只要够两千人吃一周的食物和每人一身保暖衣物就行了。(书=-屋*0小-}说-+网)”

    “啊!什么?两千人?还不多?我……”

    米迦勒万万没有想到王落辰会说出这样一个数字来,他还以为他们也就是一般的小股部队或土匪什么的呢。所以,他听到这个数字之后,脸上立马露出了为难之色。

    只是,就在他刚要拒绝王落辰的时候,艾达却说话了:“两千人的食物和每人一身的衣物还能难倒你?罕布里城库房里不是囤积了很多食物和衣物吗?再说,用这点儿东西换你的锦绣前程,划算得很。表哥,你就答应了吧。”

    “你懂什么?库房里的东西虽多,可都是有去处的。哪能谁便乱动?而且,对他的话,你也别听风就是雨的啊。你知道他能不能真的帮咱们解决掉剩下的难题啊?”

    从米迦勒这话,王落辰听出来了。感情他给自己物资给得不痛快,主要还是担心自己为他解决不了问题啊。

    他不禁微微一笑说:“既然米迦勒城主把话挑明了,那我有什么话也不藏着掖着的了。我说会帮你们解决剩下的难题,自然是有几分把握的。说起来,这事儿要办成,还得麻烦你和艾达配合一下呢。呵呵。”

    “哦?既然你这么有把握,不如说来听听。至于要我们配合,只要你的方案可行,你要我们怎么做都行啊。”米迦勒听王落辰这话说的好像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觉得他不是在说大话,便马上对他表明了态度。

    “好,有城主这个态度,这事儿就好办了。”王落辰听了他的表态,便马上跟他说,“其实我的方案很简单,就是待会儿我当一回草原孤狼和艾达一起从这里逃出去。你呢,就装装样子,带人追我们一下。等我们逃走了,你就把所有的罪责都推到我身上不就行了?”

    “办法倒是可行,就是我有一个疑问。为什么你逃走的时候,还要带上艾达呢?让他直接现出原形,以真实身份追你不就行了?那样的话,不是省去很多麻烦?”米迦勒基本同意他的方案,仅对王落辰要艾达跟他一起逃提出了异议。

    “米迦勒,这你都不明白,你傻啊?这里是什么地方?以我的身份应该出现在这里吗?我出现在不该出现的地方,别人会不怀疑?你应该清楚,地牢里一下子死了三十多名士兵,军队执法处的人是不会不调查此事的。到时候,他们肯定就会揪住这一点不放,审问我的。那样岂不是更麻烦?”

    艾达的脑子比米迦勒的更聪明,他一下就明白了王落辰的用意,替他向米迦勒解释了一下。

    “哎,对啊。是这么个道理啊。这么说来,这位朋友还真是位高人了。好,你这样的朋友值得交。你所提出的要求呢,我答应了。那么,事不宜迟,就请你显出真身,实施这个方案吧。”

    虽然被自己表弟给数落了。但因为听了他的解释后心里如释重负,非常高兴,他并没有跟表弟计较。而是将王落辰给夸赞了一番,请他赶快实施计划。

    “不忙。呵呵,城主啊。人家说空口无凭,我为了帮你又是杀人又是扮演逃犯的,你不能就凭你句‘你的要求我答应了’,就让我替你办事儿吧?”

    王落辰将自己的隐身衣脱掉,显露出身形,向米迦勒表明了自己的诚意。同时,也向他提出了新的要求。

    “就是,表哥。你得给人家一道保命符啊。比如,立个答应给人家物品的字据啥的。不然人家跟你又不熟,凭什么相信你?万一到了外面,你变卦了。把我们两个以重兵围困住,捉拿归案,我们找谁说理去?”

    王落辰的新要求一提出,艾达马上在一旁帮腔,要他表哥满足王落辰的要求。

    米迦勒听了,略一思考,可能觉得王落辰这要求也不过分,便马上从自己的白衬衣上扯下一块布料,用地上士兵地血给王落辰写了一份字据。

    王落辰将布料拿到手,便马上以元力将困住艾达的刑具给破坏掉,造成救人的假象。

    然后,对米迦勒说:“城主,咱们这就开始吧。我和艾达在前面跑,你就召集人在后面追吧。不过,不要追得太紧。明白吗?哦,对了,别忘了咱们的约定。我们明天晚上在城西三十里的那片沙枣林里交割物品,你觉得有问题吗?”

    “行,就按你说的办。明晚十点,我一定将你所需物资全部送到。”米迦勒很干脆地答应了他。接着,就示意他们可以开始跑了。

    于是,王落辰和艾达两人便走出了囚室,准备假装逃跑。

    但就在他们前脚儿刚迈出囚室,又被米迦勒给叫住了。

    被他叫住,艾达回过头有些生气地问:“怎么啦?你反悔啦?”

    “反悔个屁,你惹得事儿那么大。我就这一个办法可以让自己从这事儿里撇清,我敢反悔吗?我叫住你们没别的意思,只是想让你们把戏演得更真实一点儿。”米迦勒没好气地埋怨了艾达一通,说出了自己叫住他们的用意。

    “好啦好啦,就这点破事儿老说个没完。到底要怎么样演得更真实一点儿?你说吧。”艾达不耐烦地问道。

    “你不是很聪明吗?怎么会想不到?你看这些士兵都死了,而我这个城主却好好的,你觉得这可能吗?”米迦勒反问道。

    “行,你别说了。我知道了。”

    王落辰听他这样一说,也不等艾达再跟他斗嘴,直接两道元力之刃过去,将他的胳膊和大腿都给打出一个不深不浅的血窟窿。

    “我说兄弟,你下手也忒狠了吧。你就不会光弄烂我的衣服,或者给我弄点儿瘀伤啥的?”

    米迦勒用两只手捂住自己鲜血直流的两个伤口,一脸痛苦地向王落辰埋怨道。

    “哥啊,可是你叫说要表演的真实点的啊。就弄破点儿衣服,那叫真实?你以为你是美女,我们跟你演得是强@奸戏啊?这可是战斗戏。不弄点儿真伤出来,能骗过别人的眼睛?”

    见到他这副惨兮兮的样子,艾达笑嘻嘻地调侃了他一句。

    “滚!你是我亲表弟吗?快滚,趁我还没别你给气死之前。”米迦勒一瘸一拐地向艾达追了两步,气呼呼地喊道。

    可是,不用他发狠催促,艾达早就跟着王落辰笑着跑出去老远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