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惊讶和疑惑,随着同样拥有红色皮肤的草原孤狼的开口,消失了。

    只见他笑了笑,一脸鄙夷地对着抓住自己那人说:“怎么?罕布里的城主大人平时不是自称自己是最镇定的人吗?怎么这会儿如此的不镇定了呢?呵呵。”

    “你,你,艾达,你怎么可以这样做?你怎么可以帮助卑微低贱的地球人对付自己的同胞?你这样做是叛徒行径你知道吗?是要让全家族的人都受到牵连的。”

    罕布里的城主先让士兵们从这个房间里退出去,然后气急败坏地指着他的鼻子,压低了声音呵斥道。

    “行啦,米迦勒,我们虽然是有那么点儿亲戚,但我想我的罪过还不至于让你受到牵连。所以,你不用这么激动的。”草原孤狼艾达鄙夷地看了他一眼,不紧不慢地回答说。

    “你这叫什么话?什么叫有那么一点儿亲戚?难道我的母亲不是你的姑妈吗?你这个混球儿,你说你干什么不好,偏偏要做这种让家族蒙羞,让大家被你牵连的事情。这下可坏了,你被抓住了,马上就会有人利用这件事将我的父亲还有你的父亲都给搞臭。并把他们从帝国议会里给踢出来。说不定弄不好还会因此治他们的罪。毕竟,他们可是有不少政敌的呀。你啊你,你说让我怎么说你才好呢?”

    米迦勒看着自己的这位表亲,开始浮想联翩,为自己的父亲和舅舅担心。忍不住,又数落起艾达来。

    “帝国议会?哼,踢出来正好。反正在那里当个议员也不过是个摆设。有咱们伟大的君主在,他们能有什么作为?至于你的担心嘛,大可不必。我只要将所有的罪责都揽在自己身上不就行了。你放心,即便有人会对他们不利,我在地球上所干得这点事儿,也成不了让他们倒台的借口的。毕竟,君主很喜欢他们这两个听话的傀儡嘛。”

    艾达毫不客气地指出自己父亲和姑父所担任官职的虚伪性,同时也向自己的表兄米迦勒表明了态度,就是绝不让他们受到牵连。

    然而,米迦勒听了这话之后,却摇摇头说:“拉倒吧,你这样说只能显得自己很无知,很幼稚。你以为你的罪行只是你自己的事情,你以为君主对父亲和舅舅多看了那么一眼,就能原谅他们家族中所出现的反叛事件?你把君主的心给想得太柔软了。总之,一句话,艾达表弟,你实在太不知深浅,也太自私了。为了你所谓的和平理念,最终给大家惹来了祸事。”

    “啰嗦这么多有什么用?如今我都已经被你给揭穿了身份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多说无益。你就直接说,你要拿我怎么办吧?”

    草原孤狼艾达不想再听他的说教了,便直接摆出一副随你处置的姿态,将决定权交到了他手上。

    “还能怎么办?难道我还敢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把你给放掉?怎么可能啊,这里这么多士兵可都看着我呢。所以,这件事情很难办。你说要是把你交上去吧,你肯定是死路一条。而且,还会连累到家人。可是,要不把你交上去呢,就怕这件事瞒不住呢。万一被人给捅上去,到时候还不是一样得死。而且还是我们两个一起死。”

    城主米迦勒在囚室里不停走来走去,半是回答艾达的问题,半是跟自己的心打着商量说。

    “我都说了,让我一个人去死好了。反正,我对这种到处侵略别人家园的生活也过够了。早死早托生,倒是也挺不错的。”见他拿不定主意,便替他下了决心。

    “可是,舅舅那里我可怎么说啊?不行,你这事儿我做不了主,还是去向他们回报一下吧。”说着,他便要出去跟自己的父亲和舅舅通话。

    就在此时,他突然看到门外的士兵们被无数个亮晶晶的刀刃给一下杀死了。

    这突然出现的变化,顿时令他目瞪口呆,呆呆地站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在他发呆的工夫,杀人者王落辰便开口说话了:“米迦勒城主,你的难题我可以帮你解决,而且已经为你解决了一半。至于另一半,就看你配不配合了。”

    “谁?你是谁?干嘛鬼鬼祟祟地,有本事出来说话。不然,我就调动更多的兵力将这里围困起来,让你想逃都逃不出去,活活困死。”米迦勒听到王落辰的声音后,紧张地向四周寻找着,并发出了一声威胁。

    “表兄,你这笨蛋。人家这是在帮咱们,你还这样跟人家说话。还不赶快向这位朋友道歉。”听他这样说,艾达从一旁提醒他说。

    “帮咱们?哎,对啊。他无声无息地杀死了所有士兵,不就等于将所有见证你是叛徒的眼睛都给清除了吗?从这个意义上讲,他的确是帮了咱们了。只是,他一下杀死了三十多名士兵,我可怎么向别人解释啊。”

    经艾达一提醒,米迦勒马上也想到了王落辰杀死士兵给自己带来的好处。心中不禁一喜。但是,在喜过之后,他又有了新的担忧。

    “这正是我说我只帮助你解决了一半难题的原因嘛。米迦勒城主,怎么样,想要连另外的难题也解决吗?”王落辰慢悠悠地问道。

    “当然想啦。虽然我表弟这家伙做得这事儿挺叫我生气的,可他毕竟是我表弟啊。我也不想让他死的。所以,这位朋友若是你真能够帮我解决剩下的难题。那就请你帮我一下吧。作为酬劳,我可以答应你提出的一些条件。”米迦勒听王落辰这样说,一下动心了,便跟他谈判上了。

    “呵呵,不想你表弟死?这话我也就信你三分。我看,你是不想自己因为他而被牵连吧。不过呢,别管怎么说,你是不希望你表弟这件事被别人知道的。这就好办了。咱们就因此有了合作的基础了。因为,我也不想你表弟死。另外,我帮你当然也不是无条件的。我手下有一帮弟兄要吃穿。所以,我希望你能给我提供一批食物和保暖的衣物。怎么样?这对你这个城主来说,应该不难吧?”

    王落辰挖苦了他一句,然后提出了自己的条件。

    “这个嘛,城里的食物和衣物都是有记录的。如果给你的话,恐怕账目上会……”米迦勒沉吟道。

    “答应他,不然我自己到地球王庭那里自首去。”见他犹豫,艾达威胁说。

    “好吧,我答应你。不是一点儿食物和衣物嘛。说吧,你要多少?”米迦勒被自己的表弟给掐住了死穴,不得不答应了王落辰的条件。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