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正暗自疑惑,那黑衣蒙面人开始行动了。

    只见他将打火机上控制火头大小的开关开到最达,然后将它打着了。

    由于开关开得大,气体放得多,火机一打着便冒出十几厘米的火头。他便将这火头对着那些纵横交错的丝线靠了过去。

    至此,王落辰算明白了。原来,这家伙是想用打火机将这些麻醉丝都给烧掉啊。

    还别说,这家伙的办法还挺管用,那些麻醉丝被火一燎,马上就纷纷断开了。

    很快的,他便利用这个办法为自己清出了一条通道。

    接下来的几分钟,他边清理麻醉丝边前进,慢慢地到了走廊尽头那间关押着草原孤狼的囚室面前。

    囚室上有道锁,他凭借刚才那个巴掌大的电脑很快又将其打开了。

    门一开,他便朝囚室里面走了进去。

    见他进去,王落辰怕在那间小囚室中他会听到自己呼吸声,便没有跟进去。而只是在门外向里面观察。

    只见那蒙面人进入囚室后,便向那名浑身衣服破破烂烂,沾满血迹,低着头坐在椅子上犯人轻声问道:“朋友,你怎么样了?能听见我说话吗?”

    “嗯——”

    那人听到有人喊他,鼻孔里发出一声长长的鼻音,将头抬了起来。

    当他抬头的那一刹那,王落辰看到,这人脸上也满是血道子。看来,被抓到的这两天,他被人打得不轻。

    大概是受伤的缘故。他的意识显得不大清醒。抬头看了一眼蒙面人后,有蔫蔫地低下头,有气无力地问道:“你是谁啊?”

    “朋友,别管我是谁。你只需知道我是来救你的就行。”蒙面人靠近他,边用掌上电脑为其解开手铐边回答。

    “不行,我必须得知道你是谁。不然我是不会跟你走的,万一你要是坏人怎么办?我已经够倒霉的了,无端端被人给当成什么草原孤狼给抓了进来,受尽酷刑。跟着你出去,谁能保证你不会也像别人一样害我。”那人依旧低着头,说着自己的担心。

    王落辰听了这话,心里一阵疑惑,这人怎么这样说呢?难道说他不是草原孤狼,而只是一个被人冤枉的普通人?

    还有这个蒙面人,听他的语气,好像他跟被抓的这个人并不认识。那么,问题来了。既然不认识,他为什么要来救这个被抓的人呢?这样做,可是要冒很大的风险的啊。

    就在王落辰想不明白这些事的时候,那蒙面人说话了。

    只听他在将那人手上的手铐给扔到一边儿后说:“你放心,我真不会害你的。因为,我就是真正的草原孤狼。你因为我而被人家给错抓了,还受了这么多苦,我要补偿你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害你呢。”

    “你真是草原孤狼?”那人听到他的话以后,猛地抬起头来,略带欣喜地问。

    “嗯,是的。没骗你,我就是草原孤狼。”蒙面人用力点了点头,再次重申了一下自己的身份。

    谁知,他话音未落,那名囚犯突然伸手将他的两只手给抓住,狂笑着说:“哈哈,草原孤狼,你让我等得好辛苦啊。这下儿,我看你往哪儿跑?”

    “你?你是个诱饵?这是个圈套?”

    蒙面人被他抓住的那一刻,马上明白过来自己上当了。

    然后,他一张口对着正在大笑的人就吐出了一口水雾。

    那水雾一下喷在对方脸上。旋即,那人便停止了大笑,气呼呼地对蒙面人说:“你好恶心,居然向本将军脸上吐口水。不过,你这招儿已经没用了。因为我早就听人说过你有吐口水麻醉人的伎俩,所以预先已经做好了防备。”

    说着,他猛地一抖自己的两只胳膊,便将一个绳索由自己的手腕上套到了蒙面人的手腕上。接着,用手一拉,便将绳索给收紧了。

    随后,他便一手拉住绳索,一手将自己的脸皮扯了下来。

    这时,王落辰和蒙面人才看到了他的真面目。

    红红的皮肤,几乎没有耳廓的耳朵,过大的嘴巴,灰黑色的尖牙,宛如鬼怪。正是狂霸星贵族的特征。

    没错,他就是一个狂霸星人。

    “草,好计谋。在生日宴会上演出一场抓到草原孤狼的假戏,然后放出消息要处决假的草原孤狼,让富有正义感真正的草原孤狼为此感到内疚,从而前来救人,落入圈套。还真是一个卑鄙至极的好计谋。”

    王落辰在看到那人的那张脸的一瞬间,便将整件事给想清楚了。

    他不由地为制定这个计划的人的卑鄙,暗暗叫了一声倒好儿。

    接着,他便想出手救真正的草原孤狼脱困。

    但就在此时,他听到走廊的尽头传来了动静。扭头一看,便见到一队狂霸星士兵跑了过来。

    紧跟着,就听见抓住草原孤狼的那人说:“怎么样?你该认输了吧?我想,这次你就算是长出翅膀也飞不出去了。”

    “卑鄙!”

    被人给捆住双手,又被众多士兵给围住的草原孤狼,心知自己这回是真的栽了。只好无奈地骂了一声,将脸转向一旁,不再看那狂霸星人小人得志的嘴脸。免得自己会被他气得肺疼。

    那狂霸星人却是不怕他骂,不急不恼地大笑着向士兵下令:“哈哈,抓了这么长时间,终于抓到他了。士兵们,快过来,给他带上最坚固的刑具,然后把他的头套给我拿下来,让我看看他的真面目。”

    那些士兵一听,马上抬进来一个合金做的座椅。迅速地在房间里安置好,然后将草原孤狼给按到上面,将他锁了起来。

    接着,他们便伸手去摘他的头套儿。

    当士兵们的手伸过来时,草原孤狼的头使劲儿扭了一下,想要避开。但他们人多手也多,哪里容得他的脑袋乱动。

    还没等他的头扭到一边去呢,便马上将他的头给固定住,一起动手将他头套给摘了下来。

    “你?怎么会是你?你这个混蛋。”

    当他的头套儿被摘掉的瞬间,那名将他抓住的狂霸星人脸上露出了万分的表情。

    这表情里既有意外,也有惊奇,还有愤怒,甚至还有那么一丝惋惜。

    如此复杂的情绪共同作用下,他看起来激动万分。他用颤抖地双手指着他,发出了歇斯底里的怒吼。

    从他的表现,王落辰感觉,这家伙应该认识被摘掉头套的草原孤狼。因为,他们两个有着一样的皮肤,相似的容貌,怎么可能会没有一点儿关系呢?

    这下,王落辰心中更感到惊讶和疑惑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