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出现的这戏剧性的一幕,令那名在暗中观察,正在努力思考怎么才能弄走这几名士兵,然后进到这里面去的家伙大感惊喜。

    “谁,是谁在那儿?不用再藏了,快出来,我已经看到你了。”

    那人在士兵们倒下后,朝四周环顾了一下后,突然轻声儿地威胁道。

    他这话说得跟真的一样,但却唬不了王落辰。他很清楚自己隐身衣的性能,知道以他的能力,是绝不可能看到自己的。

    他这样说,无非是一名老江湖的所耍的花招儿。也就是说,他那样说只是在他看到士兵们突然倒了之后,心里有所怀疑而发出的一句唬人的话。

    这样的伎俩,王落辰一眼就看穿了。当然不会上当了。因而,他依旧一声不吭地看着他,任由他耍诈。

    那人见自己说了一句之后没人搭理,又接着说道:“我说这话不是唬你的,而是真看到你了。之所以没有采取行动对付你,只是看在你刚才帮我的份儿,给你点儿面子而已。但若是你依旧这样藏头露尾的。那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完这句之后,他快速地从自己大腿一侧的枪套里取出一支激光枪来。

    他将激光枪拿在手里,打开了保险,一副随时会激发的样子。

    然而,就算是他做样子做得很像,周围依旧没有一点儿动静。

    他这才死心,摇了摇头,小声儿嘟囔了一句:“难道说见鬼了?或者发生奇迹了。这六个家伙一起昏厥了。算啦,管他呢,反正他们倒了。我还是赶快行动吧。”

    说着,他便开始走向铁闸门。

    铁闸门上是有锁的,而且还是特别先进的电子锁,也就是输入密码或指纹才能开开的那种锁。

    这样的锁,不知道密码或指纹不对的话,肯定是打不开的。

    但这个肯定打不开只是就一般人来讲的。绝不包括王落辰眼前的这个家伙。

    因为,就在王落辰正琢磨他会怎么开锁的时候。这人已经拿出一台巴掌大的掌上电脑,同那锁连接了起来。

    连接起两者之后,他只是在电脑上点了几下,不过几秒钟的时间,那锁就自动开了。

    锁一开,他便立刻推门进去。不过,他并没有马上离开这道门。而是先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带喷嘴儿的小瓶儿,向那两名看守的鼻孔里各喷了一些雾气。

    接着,又将一个纽扣大小带有磁力的东西放在了门锁上。然后,才去开下一道门。

    王落辰虽然不知道他所使用的这些东西具体是什么。但他猜得出来,那小瓶儿里应该是一种麻醉剂。是那家伙用来麻醉看守,让他们不至于很快醒来的东西。

    至于那个纽扣大小的玩意儿。王落辰猜想,应该是一种报警装置。防止有人在他之后再进通过这道门而他不知道的。

    “果然是个老奸巨猾的家伙。呵呵。”

    王落辰看着他所做出的布置,不禁心中暗暗说了一句。

    接着,他就以神识打出一道复仇法阵,将那家伙留下的纽扣报警器给覆盖住,以让其在他通过时不发出警报。然后,很轻松地到了门后。

    前面那人还在如法炮制地开其它的锁,而他就跟着他的身后,也用自己的方法通过这三道闸门。

    两人一前一后过了这三道闸门,到了走廊尽头的一部向下伸展的楼梯口处。

    当看到这楼梯,王落辰联想到地牢,更相信这人此行跟草原孤狼脱不了关系了。便紧紧跟着他从这楼梯上走了下去。

    楼梯盘旋了三圈儿才下到底。

    底下仍旧是走廊,只是没有了闸门和看守。

    视线扫过走廊,王落辰看到了在它两边和尽头的一间间用高强度玻璃制成的囚室。

    这种高强度玻璃十分坚韧,用它建成的建筑,就是以坦克高速撞击,也不会碎掉。但因此也价格昂贵,一般人用不起。

    没想到这地牢中竟然使用了这么多,真是奢侈。

    由此也不难看出,这座地牢里所关押的人物,对狂霸星人来讲是多么重要了。

    王落辰也因此更加肯定,令狂霸星人痛恨的草原孤狼正是被关在这里无疑了。

    至于关在哪一间囚室,王落辰不用神识就找到了。

    之所以这么容易,是因为这囚室是透明的,而其中又只有走廊尽头的那一间里面关着一个人。

    其余的都是空的,唯独一间有人。那肯定那人就是前天刚刚被抓住的草原孤狼了。

    想到这一点,王落辰便想过去以神识跟他交流一下,以确认他是不是自己要找的人。

    但就在他想要向前走的时候,却瞥见把他带到这里的那人在走廊这头儿站住,手托着下巴,凝视着走廊一动不动起来。

    “这家伙,搞什么鬼?怎么不走了?难道说这走廊里有猫腻?”

    他的这种表现,令王落辰心中有些疑惑,同时也生出一丝警觉。便暂时停下了脚步,看他在玩什么花样儿。

    就见那家伙托着下巴看了一会儿空气之后,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小盒子。

    盒子打开,里面是一些紫色的粉剂。

    这粉剂有些晶莹,好像是用塑料、玻璃或者玉石等类似的物质研磨出来的。

    具体是什么,王落辰也看不出来。

    那人拿出粉剂之后,便用手捏起一撮,在身前慢慢地挥洒。

    那些粉剂应该很轻。因为,随着他手的挥动,它们便从他手里飘散出去,并开始在空气中弥漫。

    随着它们的弥漫,王落辰看到,一条条互相交叉着的,好像蛛丝一样的丝线,在原本看起来什么也没有的空中,显现了出来。

    “麻醉丝,这些家伙还真够狡猾的。哼!不过,你们再狡猾也休想骗到我。关押重刑犯的地方会没有看守,也没有复杂的锁具,怎么可能呢?摆明了就是另有玄机嘛。”

    就在王落辰疑惑这些丝线是什么的时候,那人有些得意的自言自语让他明白了这东西的用处。

    顾名思义,它应该是一种含有麻醉物质的丝线,人触碰到之后,就会被其麻醉,瘫软下来。

    “幸好有这家伙在,不然自己说不定就会中招儿了。”王落辰不禁有些庆幸地想。

    就在他暗自庆幸之时,那家伙又从背包里拿出了一个个头略大的打火机。

    “他拿出个打火机干嘛?难道被这麻醉丝给难住了,郁闷了,想要抽支烟?”

    见到这个长约二十多公分的打火机,王落辰心中又产生了新的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