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那人讲,前天是城主的生日,城中各方面有头有脸的人物两三百人都去给他庆祝了。

    就在这个生日宴会上,城主的密探突然指出其中某位宾客就是草原孤狼,并说他意欲在宴会上行刺城主。然后,他们就一拥而上将他给抓了起来。

    由于他是重犯,为了保险,抓住他之后城主就没让密探把他押走。而是直接就将他给关进了城主府的地牢里,严加看管了起来。

    据说,过一两天,经过审判之后,就要用火刑将他给处死了呢。

    王落辰从那人那里了解到了自己想知道的情况后,便离开了那个小区。

    到了外面,他又另外向别人打听清楚了一下城主府的方位,便坐上一辆出租车直奔那里。

    到了城主府附近,他找了个僻静无人的地方,将自己的隐身衣给穿上,就向着这座占地庞大的府邸走去。

    此时,已经入夜三个多小时了,城主府这里除了巡逻的士兵,已经没有什么人走动了。

    这为他的行动提供了便利。

    他悄悄地来到了这座府邸高大的院墙外,以神识查看了一下这里头监控系统的分布情况,便找了个监控的死角,飘身进了府邸。

    他落地的地方是一处花丛,恰好可以隐身。他便在这里再次观察了一下四周的情况。

    在发现这座花丛旁边并无人经过时,便轻轻地从花丛中慢慢走了出来。

    他这样做是为了避免花丛被自己的身体给触动后发生剧烈的晃动,从而引起别人的注意。

    慢慢地移动脚步,花丛轻微地晃动,就好像是风在吹拂一样,显得很自然。当然就不会被人怀疑什么了。

    就这样,他小心翼翼,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花丛,走上了花丛里的长廊。

    沿着这条长廊,拐了几道弯儿,便来到了一片草地上。

    草地上视野开阔,他才得以将整个府邸的建筑分布情况看清楚了。

    他看到,穿过这片草地,便是一座设有不少娱乐设施和雕塑的小广场。广场的三面都有建筑。其中,以正对着王落辰的那一面建筑最为高大。他以此判定,那里就是这座府邸的主建筑。想来城主应该就住在那里面。

    至于其它两边的建筑,大概就是些辅助性的场所了。

    至于草原孤狼会被关在哪个地方,他就猜不到了。

    因而,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先找个人以神识在他脑袋里搜索一番,搞一些确切的信息出来。

    可去哪儿找一个知情的家伙呢?人太多的地方肯定不行,必须得是人少的地方才行。

    人太多,不好下手啊。人少了,才方便施法。

    他这样琢磨着,便以神识开始在四周搜寻。

    当他的神识扫过草地之后的小广场时,他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儿。

    由于刚才他只是用眼睛观察这里的环境了,并没有用神识仔细感知四周。就没有注意到在广场一个角落里的娱乐设施的阴影中还藏着一个人。

    那人穿了一身黑色紧身衣,头上还带了一个只露出眼睛和口鼻的头套儿。很显然不是这座府邸里的人,而是一个夜行者。

    根据王落辰通过中得出的经验。这样的人,要么是坏人,要么就是英雄。反正不是普通人。

    于是,他不禁对这人产生了兴趣。便以神识锁定他,看看他究竟要做什么。

    就见那人在娱乐设施的阴影中,拿着一只单通望远镜朝四周观察了一会儿之后,就猫下腰快速地向着广场右边的一栋楼摸了过去。

    他一动,王落辰马上就不慌不忙地跟了上去。

    那人浑然不知自己已经被人跟上了,只是快速地向那栋三层高的楼房走去。

    到了楼角之后,他身子紧贴着墙壁,开始很麻利地从自己的背包里掏出了一套绳索。

    然后,就见他将一头系着飞虎爪的绳索用力轮了起来。

    等飞虎爪被绳索带动地达到一定的速度之后,他猛地松手,将飞虎爪连同绳索一起向上甩了出去。

    “嗖!”

    飞虎爪带着风声飞上了三层楼的楼顶。

    然后,他便慢慢收紧绳索。等确定绳索那头的飞虎爪已经在楼沿儿上挂牢靠了之后,他开始抓着绳子,蹬住墙壁向上攀援。

    他就那么拉扯着绳子,不停地倒手向上爬,很快就到了楼顶。

    王落辰一看,这人业务挺熟练啊。不会是个飞贼吧。

    一时好奇心起,他非要看个究竟不可。便打出一道法阵,借助它的反冲之力,飞上了楼顶。

    到了上面之后,他依旧默默地注视着那人,看他费劲巴拉的究竟要干什么。

    就瞧那人在楼顶上将绳索快速收了起来,塞进背包里。然后走到了楼房的天井处。

    到了这里之后,他再次拿出了一个短绳索。将绳头儿上的钩子固定在天井的边缘后,他朝下面观察了一下,然后从天井的井口缒了下去。

    到了里面,他将绳索松开,抖了两下,便将绳索头上的钩子给松开了。

    接住坠落的绳子后,他将它收起来。然后蹑手蹑脚地由楼梯上慢慢下去。

    王落辰又一次跟到了他的身后。

    这人从楼梯这儿向下走的过程还算顺利,一路上并没有遇到什么人。因而,他很顺利地到达了一楼。

    到了那里之后,他拐进了这里的走廊。

    这条走廊上一共有三道铁闸门,一看就是比较重要的地方。

    这还不算,在这铁闸门的两边还各站着一名荷枪实弹的士兵充当看守。

    那人在走廊的这一头向里面看了看,便看清了这里的情况。不禁发出了一声轻叹。

    从他这一声轻叹中,王落辰听出他犯愁了,便决定帮他一把。

    说实在的,他本来也不想帮的。但当他由这里严密防守地情形,想到这里大概就是关押草原孤狼的地方之后,觉得这人或许是草原孤狼的朋友什么的,才下定了帮他一把的心思。

    怎么帮呢?

    对王落辰来说很简单。这里不是有守卫嘛?他直接以神识将他们给弄昏就是了。

    至于他们倒了之后,那三道闸门怎么开。他相信,这人既然敢于到这里来,而且又是个干这种事情的老手儿,他应该是有办法的。

    于是,他便将自己的神识凝聚在一起,向着那几名看守投射了过去。

    由于他的神识力远远高过他们,他的神识一下子就进入了他们的识海,将他们的脑子给弄得顿时变成了一盆浆糊。

    接着,识海受伤的他们便感觉昏昏欲睡,身子不由自主地靠着墙出溜到了地面,大睡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