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泠弦是怎么跟她们说的,她们才不生气了。王落辰不知道。那是她们女人之间的秘密,他也不好多问。

    反正不管怎么说,她们都笑了。而且还不再给他脸色看了。他的心里便好受了起来。

    他们五个人便又跟往常一样有说有笑地一块儿吃了顿饭。

    饭后,队伍开始拔营,他们就又一次踏上了征程。

    有了充足的车辆,所有人都能够乘车前进,他们的速度便又快了几分。

    到了第三天的晚上,他们便已经走到了大草原的边缘地带。按照地图来看,大约再走一天多,他们就可以走出草原了。

    不过,走出草原之后,他们的旅程也不会很舒服。因为,草原的那边,便是人迹罕至的冰川。

    那地方不怎么好走,而且也没有市镇,无法得到给养,比草原这里的情况要糟糕的多。因而,他们必须在离开草原之前再置办一些补给品。

    这项工作,原本是由刘三江带着后勤上的人去做的。

    但因为他们今晚恰巧走到了草原边缘的一个大城市,罕布里。王落辰听鲁伊说这里就是那位传奇人物草原孤狼经常活动的地方,便想要到城里转一转。置办补给品的同时,顺便看一看能不能有机缘碰到那位人物。

    于是,他在军队在罕布里边儿上驻扎后,便带着鲁伊、刘三江以及他的几个女友,还有冷凌风阳斩星等三十余人一起进了城。

    在人烟稀少的地方生活久了,猛不丁地到了繁华热闹的城区,他们不禁都有些兴奋。

    在安排好刘三江去采购物品之后,他便带着其他人去城里逛街看夜景了。

    由于来之前特地换了草原上居民的服装,且刻意表现的十分低调,他们这次逛街倒是没有惹出什么事端来。

    大约一个小时后,他们都有些累了。便到一个卖烤羊腿的路边摊上吃些草原风味的羊腿,一边填饱肚子,一边也好歇歇脚。

    刚刚坐下,点好了食物。

    王落辰耳朵尖,便听见邻桌的三人中有一人小声儿说:“哎,你们听说了没有。听说草原孤狼这么厉害的人物这回也栽跟头了,竟然在城主的府邸里被抓住。这下,恐怕他是凶多吉少了。”

    “是啊,这样一个为专跟狂霸星人作对,为老百姓伸张正义的英雄就这么完了,以后咱们更没指望了。”另一人接话儿说。

    两人正想就此话题展开,他们中的第三人紧张地看了看周围,对他们说:“嘘,这地方人多嘴杂。不适合谈论这种话题。咱们还是赶快喝酒吃肉,吃完了到别处在说吧。”

    然后,他们就高声说笑起来。接下来三人所说的都是些吹牛的话,跟草原孤狼的事儿便没有半点关系了。

    王落辰便将注意力从他们那里转移了回来,以神识向鲁伊将他所听到的事情跟他说了。

    鲁伊听到后,有些惊讶地张了张嘴巴。但看到王落辰要他不要声张的手势后,便没有发出声音。只是脸上却已经露出了惋惜之色。

    他低下头,然后又抬起头向王落辰投来了询问的眼神。

    王落辰明白,他是想问,自己听说了这个消息后打算怎么办。

    他没有说什么,而是伸手接过来摊主送上来的烤羊腿,拿起刀子为大家分起肉来。

    当他给鲁伊递过肉去的时候,在他耳边轻声说了句:“别声张,我待会儿去探听一下再说。”

    说着,他将羊肉放下,走回自己的位置,跟大家边吃边说笑了起来。

    羊腿的肉烤的很香,他们食指大动,吃得很开心。

    一会儿的工夫大家就全都吃饱了。

    顺便又带了两只羊腿后,他们离开了这个摊子。

    时候不早,他们该赶去跟刘三江会合了。便在此时,王落辰向他们说自己有事要去办,要他们先走。不必等他。

    说完,也不多解释,就自个儿走了。

    “师兄要去干什么啊?”冷泠弦见他说走就走了,不免有些不悦,撅着嘴向罗凝玉问了一句。

    “他最心疼你,连你都没告诉,我怎么知道?”罗凝玉酸溜溜地回答说。

    “我知道,我知道。”就在两人说话间,卓应儿高举着手,表示自己知情。

    她这样一说,其他人立刻将目光集中到她身上,就等着听她说出什么话里。

    被大家如此注视,卓应儿有些兴奋,她向他们咧着嘴傻笑了一下,假装神秘地小声儿说:“我觉得,师兄这么神秘地走开,一定是觉得这个城市的姑娘漂亮,找地方风流快活去了。哈哈。”

    “去,你个死丫头,嘴里就没句正经的。”她的话,立刻招来其他几个女孩子的围攻。

    她们不光说她,还要上来扯她的腮帮子,吓得她赶紧一溜烟儿跑了。

    不说他们在这里猜测王落辰的去处的事儿。且说王落辰跟大家分开后,便又返回了刚才烤羊腿的那个摊子。

    他盯着刚才说话的那三个人,打算待会儿从他们这里得到更多的信息。

    盯了一会儿,他们也吃完了。付过钱后,就摇晃着有些醉的身子从那里离开了。

    这几个人就是城里的居民。离开这个摊子后,便溜溜达达地回自己家了。

    王落辰便从他们其中选出最先说话那人,跟了上去。这人走了大约七八百米,就拐进了一个小区。

    王落辰随着他进去,在他刚刚进入自己家那栋楼楼道的时候,从他身后一下就捂住其嘴巴,将他给控制住了。

    他战力那么高,制服他这毫无武功的人自然是很容易的事儿。所以,他一得手后,那人根本就动不了了。

    王落辰便在此时在他耳边说道:“听着,别害怕,我不是坏人。只不过是草原孤狼的崇拜者兼朋友。我听说他出事儿了,想向你了解下情况。你知道什么就说什么,不然,我为了避免行迹暴露很可能会杀了你的。明白吗?”

    “嗯嗯!”

    那人连连点头,并由喉咙里发出了含糊不清的声音。

    王落辰见状,将自己的手从他嘴巴上松开了。然后对他说:“说吧。”

    “英、英、英雄,我知道的也、也、也不多。都、都、都是从别人那里听说的。”那人受到惊吓,说话不免有些磕磕巴巴的。

    王落辰便又安慰了他一句,并且还把他放开了,要他慢慢跟自己说。

    那人感觉王落辰似乎并不是坏人,便将自己知道的情况全跟他说了。

    就像他说的那样,他知道的的确不多。但王落辰听了,却觉得已经够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