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久之后,两人停止了修炼。

    王落辰感觉自己功力又有所增进,便喜滋滋地躺下,准备睡觉。

    谁知,就在他刚闭上眼睛之后,耳朵突然被冷泠弦给揪住了。这令他十分不解,不知道自己又怎么得罪她了。这刚刚两个人还两情相悦,水乳交融,你侬我侬的。怎么就在转眼间便变脸了呢?

    怀着满腹疑惑,他向冷泠弦问道:“弦儿,有话好好说嘛,干嘛动不动就给人家动刑呢?”

    “你还说呢?我还以为什么双修之法呢,原来就是做那种事情啊。这么说,你和沙姐姐你们两个也是这么双修的啦?小样儿,背着我和别的女人亲热。说吧,该当何罪?”

    原来,冷泠弦对他的刑罚是由这事儿引起的啊。

    王落辰嘿嘿一笑说:“弦儿,这个功法就是这么修炼的。不然怎么达到阴阳和谐呢?至于和沙师姐嘛,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儿。当时在乾坤洞里头,我们两个都被那个战力奇高的疯女人给控制了,不按她说的办不行啊。所以呢,这事儿还得请你多谅解啊。”

    说起来,冷泠弦并非不知道王落辰有好几个女朋友的事实。况且,男女交往之时情到深处难免发生些亲热之事,此乃人之常情。王落辰大可不必对冷泠弦撒这样的慌的。

    但是,有些事情,虽然就是明摆着的事实。可有时候,还是不要挑明了说的好。

    为什么呢?因为会尴尬嘛。还因为会伤害当事人的自尊嘛。

    就拿王落辰和沙傲云之间发生亲密接触的事儿来说吧。若是当冷泠弦就此事埋怨他王落辰的时候,他直接来句我和别的女人会发生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何必这么矫情儿。那岂不是等于在贬低冷泠弦吗?

    那简直就是在说,我和别的女人就是这样的。你接受也好,不接受也好,我们都会做那样的事儿的。你看不惯,可以不跟我啊。

    这样,不就把冷泠弦的面子给伤了吗?

    王落辰当然不会干这样的事儿。因而,他便撒了个谎,显得自己好像当时多不情愿跟沙傲云怎么样一样。

    这样一来,就显得他对冷泠弦多在意似的。一下子就给足了冷泠弦面子。

    冷泠弦听了这话,当然不会在就这事儿继续深究了。

    果然,听他这样说,冷泠弦叹了口气说道:“唉,原来是这样啊。如此说来,你也是被逼无奈才和沙姐姐那样子的。算啦,做都做了,我还能把你怎么样?再说了,谁叫我就是喜欢你这个多情种子呢。唉,说来说去,这都是命啊。”

    “是是是,都是命。弦儿,我们相遇相知,都是命啊。所以,让我们随着命运的车轮向前走好了。嘿嘿。”

    王落辰听她这样说,知道她是不准备再追究这事儿了,便顺着她的话说了两句,哄着她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冷泠弦倒是有心。天还没亮,早早儿地就起来穿上衣服从他帐篷里偷偷溜了出去。

    当王落辰醒来,发现她已经离去了。不禁用手托住自己的脑袋向帐篷门儿那里望了望,笑了起来。

    然后,他便爬起来穿上衣服钻出了帐篷。

    刚一出帐篷口,便看着卓应儿、罗凝玉和妮蒂亚正在帐篷外站着,看着他也不说话,只发笑。

    “早啊?三位,你们吃早餐了吗?没有的话,一块儿去吃吧?”王落辰被她们三个脸上的笑容给弄得心里有些发虚,便主动向她们打了个招呼。

    谁知,他才打完招呼,便听卓应儿说出了一句让他极为尴尬的话:“师兄,我听说双修之人一定要形影不离的。你和我们一块儿去吃早餐的话,会不会影响你和她的双修呢?”

    “双修?什么双修?应儿,你再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呢?”王落辰揣着明白装糊涂,故意反问说。

    “应儿,你问他做什么?他会跟你说实话吗?走,别理他,咱们吃饭去。”听他这样回答,罗凝玉一把拉起卓应儿,扭头就要走。

    妮蒂亚也向王落辰瞪了一眼,便要跟她们倆一块儿离去。

    王落辰一看,一把从罗凝玉手中将卓应儿抢过来,拉到一边在她耳边低声问道:“应儿,你小小年纪是不是太过分了?竟然跑到我帐篷外面偷听,是不是该打啊?”

    “师兄,你少威胁我啦,我才不怕呢。再说,这事儿又不是我偷听了才知道的。而是今天早上人家起来练功,碰到表姐从你这儿出去,她亲口告诉我的。所以,你要打人,可打不到我头上。要打,你去打她吧。只怕,经过双修之后,你舍不得了呢。哼!”

    说着,卓应儿气呼呼地甩开他的手,走向了罗凝玉。

    “应儿,他是不是威胁你了?别怕,有我们给你撑腰,他不敢把你怎么样的。”罗凝玉向王落辰这边地瞪了一眼,说道。

    “就是,背着我们偷偷摸摸地幽会,他还有理了?应儿,别怕他。”妮蒂亚也跟着在一旁为卓应儿打气。

    “哈哈,你们误会了。我只是跟应儿说两句不相干的话。是不是啊?应儿。”王落辰怕她们两个生气,便撒了个谎。

    哪知,卓应儿此时已经跟罗凝玉她们俩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了,根本就不配合他。

    他刚说了瞎话儿,卓应儿便说:“师兄,你虚伪。什么不相干的话?你刚才明明就是威胁人家,要人家不要乱讲话嘛。凝玉姐姐,公主姐姐,你们说得对,他这人很坏,咱们不理他了。走,咱们去吃饭去。”

    说完,拉起罗凝玉和妮蒂亚便走了。

    王落辰一看,无奈地摇了摇头,跟了上去。

    说实在的,身边的这几个心爱之人,每一个他都不忍让其伤心和生气的。因而,见她们不高兴了,他心里不免有些不安起来。

    就在他跟在她们三个后面将要到达临时餐厅之时,冷泠弦也到了。她见到他们四个,就走过来跟他们打招呼。

    但打过招呼之后,却只得到了王落辰的回应。罗凝玉她们三个就好像没看到她一样,从她身边走过去了。

    她正纳闷儿,却看见王落辰连连向她挤眉弄眼儿的。还一个劲儿地向他住的地方指。

    心里有数,她顿时明白了她们这么对自己是为什么了。便不由地红了脸,在王落辰胳膊上拧了一下,向她们追去。

    她们走得慢,她走得快。很快就追上了她们。

    然后,王落辰就看到她跟她们小声儿说了什么。也不知她是怎么说的,一小会儿的工夫,她们三个就被她给说得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