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他们当晚便在这峡谷中宿营了。经过一天的奔波和战斗,他们都很累了。个个都是倒头便睡。

    第二天早上,大家早早起来,以泉水洗漱了一番,又用各种容器灌了够用好几天的水,便简单吃了口早饭,出发了。

    这一走就是一天。然后在天黑之后又就地扎营。休息了一夜。

    接着便又到了第二天,又走,又扎营。

    然后,第二天之后的第二天,重复先前的行为。又起床,又走了大半天,才到达秃鹫山苹果峡谷。

    在那里,他们跟其他人会合了。

    大家相见后彼此详细地说了说分开后这些天所经历的事情。王落辰他们这边的人才知道,其他队伍之中也有人在几次小的战斗中负伤和牺牲。

    大家不免又为此伤怀了一阵子。

    等大家情绪平复了,大家才各自去忙活宿营的事情。

    当然,作为指挥官,王落辰是不需要做这些琐碎的事情的。他要做的就是召集各方面的领导开会。

    而此次会议商量的主题,便是进入草原后如何应对敌人的围追堵截和保证他们自身粮食供给。

    这两项事关整个队伍的生存,是头等大事。自然要进行详细的谋划了。

    关于这两个问题呢,由于最了解草原的情况,鲁伊就成了最有发言权的人。于是大家便问他有什么主意。

    他向大家说,其实也没什么好办法。粮食的话,无非就是向老百姓买或者从狂霸星人手里头抢。

    至于如何躲避他们,除了要多派出侦察兵进行侦察外,则是要跟草原山的老百姓搞好关系,借由他们提供的信息跟狂霸星人保持一定的距离,避免正面接触。

    听了鲁伊的发言,王落辰以为他说的方法很实用,他们到了草原之后,也要这么办。

    关于粮食,他以为因为钱这方面他们不缺,最好就采用购买的方法。不要到狂霸星人那里抢,因为那样会暴露行踪。

    毕竟,他们现在的主要任务是去血族商谈结盟的事儿,而不是到草原上跟狂霸星人战斗。能避开他们的话,最好还是避开的好。

    说到避开狂霸星人这事儿,他以为多派出侦察兵不如从老百姓那里搞情报。毕竟老百姓居住的面积广,又能够正大光明地跟狂霸星人接触,十分清楚他们的动向。比他们这些生面孔去侦察要好得多。

    这事儿既然王落辰都这样说了,其他人又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就这么定下来了。

    于是,会议就这么结束了。

    他们都各自回去吃饭,休息。

    第二天,经过一夜的休整。他们便在峡谷中采集了许多野果之后翻越连绵群山的最后一座大山,进入了中部大草原。

    说是草原,其实它的里面也不完全是草地。除了“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草地之外,还有一片一片的隔壁和沙漠。

    这些都是不毛之地,王落辰他们在行军的时候会尽量绕开它们。

    除非是当他们觉得草原上情况不对劲儿,需要进去暂避一下风头,才会走进去。

    就这样,他们按照当初离开苹果树峡谷时商量的对敌之策,在草原上走了七天。成功地避开了好几支狂霸星人的军队,平安无事地推进了八百多公里。

    但是,草原实在太大了,他们走过的这点路,不过才是其广袤地域的十分之一。

    好在,由于他们钱多,通过向沿途的居民购买食物,他们这些天的伙食还可以。让大家焦急的心情暂时安稳了许多。

    但凡事好像没有一帆风顺的。尤其是做成大事,一定会经历不少坎坷。

    这不,正当大家以为他们可以这样一路平安无事地走出草原的时候,便遇到事儿了。

    这一日,王落辰他们刚刚从一个居民聚居的城镇离开三十多里的路程,便看到前头一片黑压压的东西向他们飞了过来。

    “鲁伊兄弟,那是什么?”王落辰指着那片看似乌云般的东西,向正在和别人嬉笑的鲁伊问道。

    “什么?那里吗?哎呀,不好,指挥官,咱们遇到沙尘暴了。这东西可厉害,沙尘一起便遮天蔽日,让人无法呼吸,是能要人命的。咱们得赶快躲躲啊。”鲁伊看了那片东西一眼,大惊失色地向王落辰建议。

    “兄弟,你开玩笑了吧?这东西黑压压地将半边天都给占据了,你让我们往哪儿躲?我看,不如这样吧。叫大家尽量躲进机甲里面去,能躲进多少就躲进去多少。剩余的人,则躲到由机甲形成的墙后面去。有能力使用能量防护罩的就使用防护罩,没有能力使用防护罩的,则用布片包住嘴脸躲到有防护罩的人后面。你看,这样行吗?”王落辰急中生智,利用他们现有的条件想出了一个应对沙尘暴的方法。

    “行!也只能这么办了。”鲁伊想想他这方法可行,便同意了。然后,他就代王落辰向其他人传达他的命令了。

    王落辰的命令一传下去,没有元力修为的抵抗军的人,马上躲进了机甲中去。

    但因为机甲在战斗中损失了不少,无法装下所有的人。因而还有大部分人无法得到机甲的防护。

    好在,他们之中有不少战力达到武帅级的,已经可以使用元力在自己周围构造能量护盾来对付沙尘的侵袭。倒是没什么危险。

    而剩下的那一部分人,便只能按照王落辰所说的办法,躲到由机甲战士和高战力战士所形成的防护墙后面去了。

    沙尘暴的来势很凶猛,速度也很快。就在大家刚刚做好准备,它便从天边嘶吼着压了过来。

    当它将大家给笼罩了起来。他们感觉自己就好像一下子从光明的天堂跌入了无比的地狱之中。

    晦暗、阴冷已经无法形容它所带给人们的感受。

    狂风裹挟着沙粒,无情地打在机甲和人的身体上,劈啪作响。

    凡是沙粒打到的地方,都很疼。而沙粒没有打到的地方,又几乎没有。所以,归结起来,人们觉得,沙尘暴袭来,身上就没有一处地方是不疼的。

    这还不算。因为沙尘遮住了阳光,被笼罩在其中,人们只感到周围空气一下子变得极低,让他们的身体好像处于了冰窖之中。没有防护的人,立刻瑟瑟发抖起来。

    幸运的是,这场沙尘暴的范围并不大,只十几分钟的时间,它便从他们所在的地方过去了。

    等它过去之后,没有防护罩的战士纷纷解下蒙在头脸上的布片,相互指着对方身上厚厚的一层沙尘大笑了起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