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里不断地自责着,王落辰和大家一起整理起那些兄弟的遗体。

    将他们每个人都擦洗干净,并以白布遮住面目之后,他惹着悲痛让炽日教的兄弟以阳元力将他们的遗体给火化了。

    然后,大家用来之前携带的瓷瓶将他们的骨灰给装了起来,以带回圣境或者他们的家乡安葬。

    做好这一切,他们便要启程离开了。

    大家望着这片被自己兄弟鲜血染红的山坡,再一次流下了热泪。

    “走吧,王师弟,他们已经走远了。”冷凌风拍了拍王落辰的肩膀,劝慰他说。

    “嗯,冷师兄,我知道。就是这心里……”

    说着,王落辰转过了头,擦了擦自己眼角流出的泪水。然后,他用力抿了抿嘴唇,向冷凌风点点头,登上了自己的月梭。

    日轮月梭载着他们和罗凝玉他们这个分队剩余的人一起离开了。

    在他们走后没多久,这个山坡上再次响起了巨人踏地时的脚步声。一百多名巨人,在一个身穿斗篷的蓝色巨人的率领下重新回到了这里。

    看着横躺在地上的几十个同伴的尸体,他们向天发出了怒吼。

    “该死的蚂蚁们,我埃尔诅咒你们不得好死。大家听着,以后见到这些人就给我格杀勿论。”

    为首的那个巨人挥手向山坡发出一道黑色死光,将山坡轰出一个圆溜溜的深坑,指天发誓。

    他的声音分贝很高,以至于将附近山林里的鸟儿都给惊吓地飞了起来。

    这些鸟儿突然起飞的场景,恰巧被回望这里的王落辰给看到了。

    他马上据此判断出,他们刚离开的那片山坡又有人来了。

    会是谁呢?他很想回去看看。他想着对方若是巨人,他就再跟他们战斗一次。

    但转念又一想,大家都刚刚经历过战斗,已经累了,这时候实在是不宜再战。便将这个念头给打消了。

    就这样,他错过了一次跟他的仇人埃尔将军交手的机会。

    随后,他们一路穿行飞出去大约一百多公里才找地方停下来休息。

    打仗和飞行都是会耗费元力的。所以,他们要停下来休整一下。

    这地方是条充满生机的峡谷。说起来,条件还不赖。在峡谷的一侧峭壁上,居然有一眼山泉。他们便就着这个山泉,在峡谷中扎下营来。

    安稳下来之后,大家先是测试了一下水质。确认没有毒素之后,便开始用它烧水做饭。

    这项工作由炽日教和五极门火元力的修炼者来完成。原因是,他们可以使用元力将水烧开,将食物煮熟,而且还没有烟雾冒出来。

    他们现在尽量避免生火。因为生火产生的烟雾很容易暴露他们的行踪。

    因为有这样的便利,大家很快就吃到了热腾腾的食物。而等这些食物一下肚,补充了营养的他们,心情变得好了起来。

    大家慢慢从失去战友的悲痛中走了出来,开始微笑,交谈。

    “师兄,咱们应该快走出这片大山了吧?”卓应儿向王落辰问。

    “嗯,快了。大概再有两三天的路程,咱们就能够到达会合的地点了。”王落辰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电子地图,回答她说。

    “还有两三天?我的妈啊,还要那么长时间啊。要不,咱们就这样飞过去吧。也好快一点儿。”卓应儿不耐烦地说。

    “你啊,又忘了吗?不是跟你说过嘛,飞行容易暴露目标,不能飞的。要能飞的话,我们不早就飞过去了?何必这么麻烦。”王落辰笑着摇了摇头,没有答应她的请求。

    “那要不这样儿,我和表姐先先飞过去在那儿等你们。你看好不好?”卓应儿一计不成,又使出一计。

    “不好,我才不要离开师兄先走呢。要走的话,你自己先走吧。”她话才刚说出口,还没等王落辰说什么呢。冷泠弦就在一旁反对上了。

    卓应儿一听,在脸上用手指比划着说:“姐啊,你羞不羞啊。这还跟我师兄没怎么着呢,就整天粘着他。要是你们两个订了亲,那你还不把自己挂在他脖子上吗?”

    “你说什么?小妮子,叫你胡说,看我不撕烂你的嘴。”被卓应儿取笑了,冷泠弦羞红了脸,便上来拧她的嘴巴。

    卓应儿自然不肯让她得手,两人便嬉闹了起来。

    她们两个活泼的人儿嬉闹,使得营地里的气氛一下子活跃了起来。

    就在此时,不知是谁提议说:“要不咱们唱支歌吧!”

    “唱什么歌啊?”有人问。

    “要不来一首老歌,《友谊地久天长》吧。”有人提议。

    于是,便有人哼了起来。

    “怎能忘记旧日朋友,心中能不怀想?”

    “旧日朋友岂能相忘,友谊地久天长!”

    “友谊万岁,朋友。友谊万岁!”

    “举杯痛饮,同声歌颂友谊地久天长……”

    随着这首歌曲响起,大家心中不断回想起和自己战友所共同经历的点点滴滴。他们刚刚有了一丝欢乐的心情又变得沉痛起来。

    营地之中再次变得安静下来,唯有几声啜泣声偶尔传出。

    就在此时,王落辰走到了大家中间,用略微嘶哑的嗓音向所有人说道:“兄弟们,哭吧。将对战友的思念哭出来吧。但请大家在哭过之后,便将悲痛转化成为他们报仇的力量。让我们借助这份力量,在今后的日子里,多杀狂霸星人,来纪念逝去的兄弟们,好不好?”

    “好!多杀敌人,纪念兄弟!多杀敌人,纪念兄弟!”

    王落辰的话说出了大家的心声,他们异口同声地给予了回应。

    然后,他们便停止了哭泣。因为,这个时候,他们心中已经按照王落辰所说的将悲痛化为力量了。便没有了想哭的感觉。

    王落辰得到大家的回应后,看着已经重新变得坚强且斗志昂扬的大家,握着拳头向天发誓:“我王落辰对天发誓,终此一生,一定要将狂霸星人赶出地球去,并让他们永远不敢再踏进地球半步。否则,让我死无葬身之地。”

    听到他所发的重誓。大家深受感动。他们纷纷表示,愿意追随他一生一世,直到他不需要他们的那一天。

    自此,王落辰和这个队伍真正成为了一个整体。他就是这支队伍,这支队伍就是他。也由此,他将自己的全部身心都投入到了为地球的复兴而进行的伟大事业之中。成为了一名地球抵抗军的著名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