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三个人的战力之强令巨人们感到了恐惧,他们中的头领向天发出一声长啸,招呼着众人撤退。

    “想逃?没门儿!我要你们为我兄弟们的死付出代价。”

    已经看到抵抗军和天命社兄弟尸首的王落辰,此刻心中无比地悲愤,他岂能放任这些害死自己弟兄的凶手离去?

    因而,在巨人撤离之际,他将自己的璀璨星域释放了出来。

    璀璨星域是以比元力之刃更为纯净的能量所形成的能量武器。其杀伤力比起元力之刃来提高了何止十倍。所以,用它来对付体型庞大的巨人是再恰当不过的了。

    随着他的璀璨星域被催动起来,整个山坡的天空好像突然变成了黑夜,一颗颗姿态万千的星辰闪现在其中。

    这些星辰光芒四射,形成一幅绝美的画面。

    然而,就在顷刻之间,这些星辰好像受到了地球引力的作用,一下都变成流星向下面高速砸了下来。

    其情形,当真是落星如雨。

    “啵啵……”

    这些流星飞速落到巨人的身上,在能量湮没进他们身体的瞬间,发出了肥皂泡破灭一般的声音。

    这声音很悦耳,悦耳到令人忘却了它们所代表的杀伤力是多么的危险。

    但马上,巨人们就被自己身体肌肤裂开的剧痛提醒了。他们纷纷躲闪,试图躲避这种流星的攻击。

    可这些流星好像长了眼睛一样,随着他们的位置不停追赶,令他们躲都躲不开。

    他们因此便受到了更多的伤害。

    “怎么样?落星如雨的滋味儿很美妙吧。”

    王落辰通体被包裹在万千星辰之中,飞临那些仓皇逃命的巨人上空,带着残忍的微笑向他们问道。

    “你这个恶魔,你要敢杀了我们。我们的埃尔将军是不会放过你的。”

    巨人们听到他的声音,忍着剧痛向他发出了威胁。

    “埃尔将军,哼!你们不提他还好,一提他我这心里的恨意更是如滔天巨浪般汹涌了。该死的混蛋们,今天该当你们倒霉。都去死吧。”

    说着,王落辰将自己身体周围的星辰也抛洒了出去。

    那些星辰一加入,天空中的星雨就更加的紧密了。

    短短的一瞬间,天地间便形成了厚重的雨幕。

    这回,巨人们想躲也躲不掉了。

    很快,他们便倒在了血泊之中。

    看着一个个巨人轰然倒下,罗凝玉他们这边的人们发出了欢呼。而跟在王落辰身后的两教弟子则是发出了惊讶的赞叹声。

    就连冷凌风和阳斩星也不由地相互望了一眼,吐了吐舌头。

    “太恐怖了。王师弟的战力与日俱增。真不知他是怎么练的。好像每一分每一秒他都在进步!”冷凌风一脸羡慕地轻声说道。

    “这家伙比我还天才,真是没想到。早知道的话,在大比的时候就先打败他一次了。也好留着这样的经历以后跟别人炫耀一下。你看,现在他厉害的不要不要的,我恐怕这辈子都没有机会了。”骄傲如阳斩星,也不得不佩服王落辰如今的战力。

    “三教大比地时候打败他一次?你确定?我怎么记得就是那时候,好像某人也不是人家的对手呢。哈哈。”冷泠弦听了阳斩星的话,立刻提醒他注意一下自己吹牛应该先打一下草稿,最好不要出现能被知情人挑出的纰漏。

    “某人?谁啊?弦儿师妹,你是在说毕世明吧。哈哈。”阳斩星被她给揭了短儿,却并不气恼,而是将手下败将这个名头安到了毕世明头上。

    “呵呵。阳师兄,我今天才发现,你除了武功厉害之外,还有一种本事很厉害。”冷泠弦白了他一眼,笑着损了他一句,飞向了正在收功的王落辰。

    她这句话的意思,冷凌风和阳斩星自然都听出来了。她是在说他吹牛的功夫也不错。

    阳斩星不由地脸红了一下,指着冷凌风说:“听听,听听,你这哥哥怎么当的?妹妹学得这样牙尖嘴利的也不说管管。”

    “管什么?她又没有说错。呵呵。”冷凌风故作无辜地说。

    听了他这话,阳斩星便不依了,和他打闹了起来。

    不过,他们才嬉闹了两下,便因看到王落辰一脸悲痛地飞了过来而停止了。

    因为,他们此时也想起,下面还有几十名抵抗军兄弟的尸体在那儿躺着呢,他们此时嬉闹是很不合适的。于是,他们便赶紧严肃起来,跟在王落辰身后一起向下面飞去。

    他们的心情不如王落辰沉痛,也是有情可原的。毕竟,他们和这些人不是一个门派,平时接触较少,谈不上有什么感情的。

    当然,这样说也不是说他们就不在意这些弟兄的离去。说起来,因和他们有同袍同泽之谊,这些人的离去,多多少少也令他们心里很不是滋味的。

    他们跟着王落辰降落到地面,马上就和两教的弟子一起帮着抵抗军和天命社的人收敛遗体。

    而王落辰此时则满眼是泪地走向了他的兄弟们,同他们一一握手拥抱,共同哀悼死去的弟兄。

    良久,大家渐渐止住了泪水,王落辰才说道:“对不起啦兄弟们,我来晚了。要是我早来一会儿,说不定四十三名兄弟就不会牺牲了。”

    “不,社长,这怪不得你的。要怪的话只能怪那些外星强盗。若没有他们对咱们家园的侵犯,咱们这些正值大好年华的兄弟哪里会失去生命呢?”对于他的自责,天命社的人做出了回答。

    “对,正是这个道理。而且,既然是战斗,就难免会有牺牲。这些兄弟从参加抵抗军起,就知道自己会有这么一天。但我想,他们并不会为此后悔。因为,他们是为了自己所认定的事业而献出生命的。正是死得其所。所以,指挥官,您不用为此自责。要是连您都自责的话,那我们这些和他们并肩战斗而没有能够替他们挡枪的人,不是更要自责吗?”

    抵抗军中一名战前就经历过多次战斗的老兵,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他的说法很有说服力。令大家心里好受了一些。

    对啊,既然参加了这场实力悬殊的抵抗运动。每个人就都有可能牺牲。死去的兄弟只是比他们早去了一些时日,他们并不需要为此自责的。

    虽然他们应该为他们的故去悲痛,但不应该自责。因为,他们在战斗中尽力了。并没有愧对他人。

    王落辰自然明白他所说的意思。但他还是不能对他们的死轻易释怀。

    这是由于,作为这支军队的指挥官,他感觉自己有呵护每一个战士生命的责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