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传令兵一离开,鲁伊马上瞪大眼睛对王落辰说:“哎,还真神了。(书屋 shu05.com)指挥官,你是如何知道传令兵会来报告的?刚才的时候,他可是根本就没有出现在咱们的视线里啊。”

    “这个问题嘛,一句话说不清楚,要师妹跟你细细解释吧。我要去安排撤离的事情了。”

    军情如火,王落辰没有时间跟鲁伊详细地说明自己是如何通过神识感知到视线之外的事物的。便将这件事情交给了冷泠弦。

    说着,他抬腿就走了。而冷泠弦则不紧不慢仔仔细细地将什么是神识,神识如何感知周围事物的向鲁伊给解释了一通。

    鲁伊听了,望向王落辰背影的眼神再次掺杂进去许多许多的崇拜。

    无疑,在不知不觉间,王落辰又多了一个崇拜者。

    但他现在无暇去为这事儿高兴一下。他正召集抵抗军和五极军团的头头们,部署继续逃避狂霸星人追剿的事情。

    “咱们破坏了他们的计划,且让他们受了那么大的损失。他们肯定是不会和咱们善罢甘休的。巨人军队前来只是一个前奏,恐怕他们实力强大的空中部队会随后跟来呢。”听了王落辰要求大家结束休整,赶快撤离的命令。罗凝玉有些担心地分析说。

    “这我也想到了。所以我觉得咱们现在应该改变行军方式。不能再这么聚在一起朝一个方向行军了。应该是分散开来,化整为零,分头前进。”王落辰同意了她的看法,并提出了一个方案。

    大家一听,互相议论了一下,觉得这是个办法。他们两千多人在聚拢在一起行军,还有数百具机甲跟随,目标是有些大了。不如分散些好。

    最起码,那样的话他们的目标会小一些。

    于是,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同意了这个方案。

    但也有人反对这个方案。

    他们认为,一旦大家分散了,那力量就相对变小了。万一跟敌人遭遇,岂不是很容易就被人家给吃掉?

    就这种顾虑,王落辰说:“力量变小,就不要跟人家硬拼了嘛。见到敌人,远远地就躲开,单捡他们之间的空子钻。让他们抓不到咱们。另外,我还有个建议,就是将后勤处以及咱们战斗单位暂时不需要,或者不好带走的东西全都丢掉。而且,不光要丢,还要丢的到处都是,借此迷惑敌人,让他们搞不清咱们行军的方向。你们觉得怎么样?”

    “好是好,可万一咱们以后要用到呢?该怎么办?”吴柏柳有些不舍得五极军团里的一些机械装置,故而向王落辰问道。

    “以后用到,就再想办法制造嘛。再说,五极军团现在作战的对象发生了变化,一些军械也用不到或不好用了嘛。不如就在以后的战斗中多使用一下咱们抢来的激光枪电磁炮什么的。你觉得呢?吴将军。”就他的顾虑,王落辰专门进行了回答。

    “王师弟这样说倒是也对。好吧,就按你说的办吧。”

    吴柏柳还是懂军事的。他自然明白王落辰话里的含义。敌人变了,武器和战斗方式也要随之改变,灵活对敌,本就是兵法的基本要义。

    因此,他同意了王落辰的方案。

    “那么食物呢?或者说吃饭呢?怎么解决?你不是说后勤处都要解散吗?没了他们,这些问题怎么解决?”欧阳百知对吃的问题比较关心,在吴柏柳不说话了之后,他便将其提了出来。

    王落辰听了,微微一笑说:“欧阳师兄,这个问题我要这样跟你讲。行军打仗是个吃苦受罪的差事。爬冰卧雪,吃糠咽菜都是很平常的事儿。所以,非常时期,咱们就别想着吃喝什么的都有人伺候了。一句话,要想吃饱吃好,自己动手。哈哈。”

    “唉!你。说来说去都怪你。要是你不去炸什么天坑,咱们也许就不会惹上麻烦了。那样的话,也不用多受罪了。”听王落辰这样说,欧阳百知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只好耷拉着脑袋,小声嘟囔了两句。

    王落辰听了,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欧阳师兄,我承认,这麻烦是我惹的。可是,我也是为了大局着想嘛。好啦,你也别抱怨了。先忍忍,等咱们出了连绵群山,到了中部大草原,我保证让你天天吃烤羊腿。”

    “烤羊腿?啧啧。好东西啊。光是想想就觉得解馋。好吧,我就信你一次。不过,你可一定要说到做到啊。不然,我跟你没完。”

    要说起来,欧阳百知也不是个吃货。只是,他在圣境的时候,养尊处优地习惯了。猛不丁地过上这种缺吃少喝的生活,难免有些不适应。因而,对吃的才那么在意的。

    正是理解这一点,王落辰才并不怪他,而是用望梅止渴的办法安慰他,要他心里好过一些。

    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大家的团结。

    在这个困难时期,他们最需要的就是团结。

    只有团结,他们才能形成合力,共同克服当前的困难。

    无疑,王落辰的策略是正确的。经过他的一番努力,他的目的达到了。这支联军虽然暂时分成了六支小分队,但他们却达到了空前的团结。

    人就是这样,在严冬里自然就会懂得相互挤到一块儿取暖的好处。

    这个时候,即便是毕世明、欧阳百知、吴柏柳他们,也懂得不能跟王落辰闹别扭,要跟他保持良好的关系,以便在自己遇到困难时,他们好得到些帮住。

    大家都存了这样的心思,事情就好办了。

    王落辰的方案得到了大家的一致通过,他的命令也得到了切实的执行。

    按照他的命令,整个联军分成了六支小队。每队一个方向,一条路线,向中部大草原进发。最后,他们将在中部大草原边儿上一座叫秃鹫山的苹果树峡谷里聚合。

    然后,从那里一起进入中部大草原。

    在行军的过程中,所有的队伍之间都要保持通讯畅通,做到一方有难其他五方根据敌情进行支援。

    按王落辰的说法,这叫分中有合。

    也就是说,他们依旧不是孤军奋战,而是作为一个随时可以合起来的整体去对抗可能遇到的敌人。

    安排好了一切,将所有不必要的东西统统砸烂,随意抛洒了一地,他们六支队伍陆续出发了。

    王落辰和他的几名女友,还有冷凌风阳斩星一队。依旧是充当空中支援的角色。

    这也合情合理,谁叫他们有日轮月梭呢?

    照卓应儿的说法就是,他们一下就变成救援队了。哪里有险情,就得往哪里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