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看着从东方冉冉升起的一轮红日,转头又向着朵儿山的方向看了看那耸立在天地间的烟柱,随即便伸了伸懒腰,打了个哈欠,飞身跃到了一块高大山石上。

    经过一夜的奔波战斗,他累了,需要入定恢复一下体力,温养一下神识。

    但就在这时,鲁伊却来到他所在的那块高大山石下,向他喊道:“指挥官,跟着你战斗,我可算开了眼了。真没想到,地球上还有这样一支勇猛的军队。我鲁伊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所以,我发誓,今后就跟定你了。”

    “鲁伊兄弟,你也很棒啊。敌人的封锁线那么难以通过你都能摸到山脚下,说明你也有两把刷子啊。”王落辰微微欠了欠身,向他笑着说道。

    “那都是我长期跟这帮狂霸星强盗打交道练出来的。所谓熟能生巧,算不得本事。”鲁伊非常谦虚的说。

    “你又何必谦虚呢?有本事就是有本事,这事儿可不是我替你吹的。哈哈。”王落辰见状,笑着继续夸他。

    “这真不是谦虚,因为论起跟狂霸星人周旋的本事来,中部大草原上有一个人,比我可是厉害多了。”鲁伊慢慢爬上王落辰所在的山石,很认真地跟他说。

    “哦,这么说中部大草原上除了你们秃尾鹰之外,还有其他抵抗军了?”

    翻过连绵群山,就是中部大草原了。王落辰正想了解一下那里的情况,听鲁伊提及中部大草原上还有其他人在对抗秃尾鹰,不禁迎向他,问了一句。

    “不是一只军队,而是一个人。号称草原孤狼。据说,因为他总是蒙面,谁也没有见过他的样子,更不知道他到底是谁。只知道,他常常一个人神出鬼没地对狂霸星人进行暗杀。而且从不失手。更神奇的是狂霸星人专门围追堵截了他好多次,都没有抓住他。所以我才说要论起跟狂霸星强盗们周旋的本事,我可比那人差远了。”鲁伊遥望着西方,向王落辰介绍了那人的情况。

    “听你这么一说,我对这人一下就产生了兴趣。等咱们进入草原后,若有机会的话,我非要会会他不可。”王落辰也看着西方,一脸期待地说。

    “好啊,你若能找到他并跟他见上一面,我也跟你沾沾光,一睹他的风采。”鲁伊将脸转向他,说道。

    王落辰冲他点了点头,正想说只要自己想要去找,一定有办法可以将那人给找出来的时候,却听见冷泠弦在巨石底下叫自己去吃饭。便止住话头,朝鲁伊说了声“好呀”,就从大石头上飘然飞向了冷泠弦。

    “天哪,指挥官,你是神仙吗?居然会飞。”鲁伊看着位于七八米之下的王落辰,满脸惊诧地问。

    “呵呵,你猜对了。咱们的指挥官就是神仙,别说这点儿高度了,就是从你们这个世界最高的高楼上跳下来,他也一样安然无恙。”冷泠弦冲鲁伊笑了笑,替王落辰回答说。

    “真的吗?看来我对指挥官大人了解的还不够呢。不行,指挥官,冷姑娘,你们得给我好好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儿。”说着,他小心翼翼地从大石头上出溜了下来,走向王落辰和冷泠弦,要他们给他一个解释。

    “好吧,我就跟你说说吧。不过,要说的话咱们也不必在这儿站着说吧。我看,咱们还是去找地方坐下来,边吃边聊好了。”王落辰将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指着正聚在一起吃饭的众人说。

    鲁伊的肚子也饿了,因而对他的这个建议欣然接受。他们三个便走去人们中间,一边吃饭一边聊起王落辰的本事以及王落辰他们这支军队的情况来了。

    对于已经成为自己好兄弟的鲁伊,王落辰没有必要隐瞒什么。在吃早餐的过程中,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他。

    听了王落辰的话,鲁伊连连感叹自己真是孤陋寡闻了。马上对江湖圣境和血域都充满了好奇。

    他向王落辰请求,说是一定要跟他到这两个奇异的世界去看一看。

    这样的请求对王落辰来说,自然是没问题了。他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见王落辰答应了,鲁伊高兴地跟什么似的。他三口两口就吃完了手中的食物,看那急切的样子,就好像他马上就要赶去圣境和血液一样。

    王落辰看着他的样子,笑了起来。

    然而,他的笑容没有持续多久,便消失了。

    鲁伊和冷泠弦跟他坐的很近,见他的表情在突然之间就发生了变化,便忙问他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咱们该走了。”

    王落辰脸上恢复了正常表情,向他们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为什么?咱们不是要在这里休整一下的吗?这才多大会儿工夫,怎么又要走呢?”鲁伊很不理解地问。

    “鲁伊大哥,师兄说咱们要走,肯定就有要走的理由。不信,我跟你打赌。”冷泠弦同鲁伊玩笑说。

    “哦,看你说得这么肯定,我还是不赌了吧。”鲁伊明白冷泠弦比自己更了解王落辰,因而才不跟她打赌呢,免得自己会输掉。

    他这么做就对了。因为,就在他刚刚说过这话,就看见一个急匆匆地身影在山石间连蹦带跳地向这边跑了过来。

    从他身上背着的装备来看,那是一名传令兵。

    就听他边跑边向这边喊道:“报告,瞭望哨发现敌情。”

    “慢点儿跑兄弟,别摔着。”王落辰见他十分焦急地向自己跑来,唯恐他摔着,向他招了招手,说道。

    那人便将速度逐渐降了下来,走到王落辰身边,气喘吁吁地说:“报、报告,指挥官大人,朵儿上,朵儿山方向,发现巨人军队。”

    “哦,连巨人也来了。这下热闹了。”王落辰没想到巨人这么快就出现在了这里,微微有些吃惊。但随后,他迅速恢复了正常,向传令兵问道,“看清有多少人了吗?”

    “据瞭望哨说,很多,大约几百名巨士兵。身后还跟着上万名‘炮灰’。”

    王落辰知道,炮灰是士兵们对狂霸星人战力低微的雇佣兵的称呼。本来他对他们倒是不怎么放在眼里的。可听说他们一下来了这么多,也不得不重视了。

    因此,他对传令兵说:“行,情况我知道了。你告诉瞭望哨,继续观察,一定要密切注意他们的动向。随时向我报告。”

    “是,指挥官。”传令兵得到他的命令,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