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见危险降临,王落辰心中也是暗暗着急。好在,此时在接到他们的命令后,自己一方的人已经在几名高手的带领下有秩序的撤离,令他心中轻松了几分。

    他自己暗暗鼓励自己说:“你是天命之人,不会那么容易挂掉的。你虽然干不掉这小子,但一定有办法逃掉的。”

    经过这样的劝慰和鼓励,在敌人的能量风暴距离他的头顶不足一尺的时候,他竟然出奇地镇定了下来。

    脑子里飞速闪过各种念头和画面。

    他知道,那是天一生水在自己神识的催动下,快速地为他筛选对敌方案。

    “叮咚!”

    突然,好像有人在他脑子里摁响了门铃,他的神识锁定在一件物品上。

    那是一柄晶莹剔透、光彩熠熠、缀满钻石环、雕刻着奇异花纹的权杖。

    “母神权杖?天一生水,你是想告诉我,这柄权杖可以化解我当前的危机吗?”

    王落辰向已经沉睡了很久的天一生水发出了自己的疑问。

    然而,他的疑问毫无回应。好像天一生水这家伙死过去了一样。可现在他无暇与之计较这些。

    他飞快地将神识深入泥丸宫,从那里找到了那柄被他给温养起来的权杖。

    “死马当成活马医,危急关头,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我只能相信你一把了。只是,天一生水你个混蛋,可千万不要坑你的宿主啊。”

    王落辰也不知道天一生水能不能够听得到,他以神识向它骂了一句,取出了母神权杖。

    接着,母神权杖便在他手上幻化为如实体般的能量聚合体。

    他紧紧地握住它,也不知如何使用,只是猛地向已经压到头顶的黑洞迎去。

    “嗡——”

    随着一道照亮天地的光华,从母神权杖和黑洞接触的那一个点上向四周扩散。

    王落辰听到了一声嗡鸣。

    接着,他的眼前猛然出现了星族宇阵的影像。

    在那一刹那,他觉得宇阵仿佛降临到了他所在的这个时空。立刻,一股无比强大的力量从他的识海传遍四肢百骸,并汇聚到母神权杖上面。

    “嘭!”

    黑洞在那股力量到达母神权杖之后,在它之上的光华照耀之下,晃动了两下,停滞了,不转了,崩溃了。

    “砰!”

    黑洞与齐赞的身体与神识相连,当它溃散之际,其所蕴含的能量立即对他造成了反冲。

    他被这能量冲撞,胸口如同中了开山大锤的击打一样,倒飞了出去。

    “你,你,这是什么武器?不,不,不可能。咳咳!”

    飞出去上百米才稳住身形的齐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不相信自己的黑洞会被一个战力远低于自己的地球小蚂蚁给击溃。他不禁捂着胸口边咳嗽着,边向王落辰发出了疑问。

    “什么武器你管不着,我这就代表宇宙灭了你。”

    说着,王落辰再次举起了权杖,向齐赞用力一指。

    他这一动作,吓得齐赞赶紧仓皇逃命。

    然而,当他逃出去老远,却没有感受到身后有一丝能量波动传来。他连忙回头查看是怎么回事儿,却发现自己身后只有目瞪口呆看着他的士兵,并没有一点儿敌人的踪影。

    “人呢?”

    他没好气地大声质问自己的属下。

    “报告霸神大人,他们都跟着那个拿着权杖乱晃荡的人走了。”有人向他报告。

    “什么,都走了?他@妈@的,邪门了,这是怎么回事儿?那家伙为什么不乘胜追击?”

    听了下属的报告,一头雾水的他自言自语地嘟囔了一句。

    他的话,下属没有听清,赶忙问:“霸神大人,您在说什么?是不是要我们追击啊?可是,他们逃跑的速度好像很快。而且,您看看进行生命源泉计划的那座山,好像出事儿了。所以,您看?”

    “看个屁,赶快回去那座破天坑看看,看一下那个死胖子科佳比死了没有。万一这家伙死了,我就不好向上面交代了。”

    好像齐赞这才想起科佳比的死活,不再命令下属追击王落辰他们,而是向朵儿山返程。

    当然,他这么做可不光是担心科佳比,而是他自己的黑洞被王落辰给用神秘武器破掉了,心里对他有些打怵了。他怕自己被人家给收拾了,自然是不敢再孤身一人去跟他战斗了。

    他打算好了,先回去看看朵儿山的情况。然后就通知巨人军队过来,和他一起追剿王落辰他们。

    当他回朵儿山的时候,王落辰已经带着抵抗军和五极军团的人跑出了三十多公里。

    边跑他还边晃动手中的母神权杖。

    “这是怎么回事儿呢?这东西怎么就只发出了一击就不管用了呢?难道它被我给玩儿坏了?”

    此时,他心中无比纳闷儿。

    当时,他正想乘胜追击,再给霸神来一下的时候,却发现无论怎么用力,这母神权杖都毫无半点能量发出。令他错失了一次将齐赞给干掉的好机会。

    因而,他只好一拍屁股,趁着霸神被自己吓得仓皇逃命的机会,带着大家溜了。

    他们这一口气就跑出了三十公里,直到后方负责侦察的士兵告诉他敌人已经撤了,他还没停下来。

    为什么不停呢?因为他自知自己打不过齐赞,怕那家伙再调头回来跟他打啊。

    所以,他觉得还是跑远一些比较稳妥。

    因此,他带着大家又跑出去五十公里,知道大家都累得不行了,才下令停下来休息。

    休息的时候,他收起了自己琢磨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的权杖。然后,让人去清点了一下人数,并汇报了一下战损。

    经过统计,此次行动他们除了有十几人受伤,并坏掉了五六具机甲外,并没有人死亡。

    他不禁为此暗自庆幸了一下。

    因为,虽然打仗就会有牺牲,但他却最不忍看到自己的兄弟有人在战斗中死去。

    现在,听说只是有人受伤并没有人死去,他当然要庆幸一下了。

    得到这个消息后,他顾不得劳累,立刻去查看了那十几人的伤势。

    看过之后,他发现他们的伤势并不严重,只是一些轻微的骨折什么的。是由于机甲被狂霸星人打坏时,他们从里面跳出摔伤的。

    他顿时安慰他们,要他们好好养伤。并说机甲坏了没什么,他们可以再制造或购买,只要他们人没事就好。

    他的话令那些伤员十分感动,纷纷表示轻伤不下火线,要继续跟着他战斗。他就顺着他们心愿,让他们经过军医的治疗后,先乘坐别的机甲养伤,伤好了继续战斗。

    安置好他们之后,他才安排已经跟他们会合的后勤人员,就地解决大家的伙食。而此时,天都已经亮了。

    不得不说,这又是一个漫长的夜晚。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