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机操作台上的士兵跑了个精光,唯有几名红皮肤的贵族护卫着科佳比在一间空调间内负隅顽抗。

    那房间的墙壁是厚厚的合金做的,激光都难以穿透,这是他们据守的依仗。他们以为,自己只要待在这房间里不出来,王落辰等人就拿他们没办法。

    而他们等上一会儿,狂霸星人的援兵就会到来。到时候,王落辰等人不敌,自然就退去了。他们也因此得以解围。

    然而,这只是他们一厢情愿的想法。

    要知道,早在来此之前,王落辰的计划中便将除掉科佳比当成了比破坏掉钻机更重要的目标。他怎么可能会因为这个房间比较难以攻破就放过他呢。

    他一边安排冷泠弦和罗凝玉等人去将钻机停下,并做好随时炸掉钻机的准备,一边亲自到了科佳比他们几人据守的那间房子外面。

    “里面的人听着,不如咱们做个交易。我只要科佳比,其余的人都可以放过。给你们二十秒钟考虑,我现在开始数数儿。”

    王落辰以神识向里面传递了一条充满诱惑力的意念。

    接着,他便大声地数起数儿来。

    “二十、十九、十八……”

    他缓慢而有力地数着,顿时给房间里的人造成了压力。然而,所谓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不撞南墙不回头。他们并不死心。觉得自己所在的这个房间坚固无比,王落辰这样做只是在虚张声势,故意吓唬他们。他攻不进来的。

    因此,直到王落辰从二十数到一,他们都没有一点回应。

    对此,王落辰摇了摇头,对里面的人说:“好吧,都去死吧。见到你们的神灵,不要喊冤叫屈,说我没给你们活命的机会。”

    说着,他抬起手对着这房间一指,说了声:“灼烧!”

    就只见他的指端发出一道红色光焰,笔直地射向这房子。

    所到之处,那房子的墙壁上立刻变得红彤彤的。

    原来,他竟然依靠自己的元力,将面向他的整个墙壁给烧红了。

    墙壁一红,房间里的空气马上变得热了起来。这热来得迅猛,即便是空调疯狂地制造冷气也无法将其平衡。

    一般来讲,人体所能承受的温度也就四十来度,再高的话人体就会受不了。

    更何况,在王落辰不断输出火元力将墙壁加热的情况下,这房间里的温度已经远远高于四十度。

    所以,别看王落辰的元力在这房间墙壁上所造成的烧灼仅仅只持续了三分钟,但因为这短时间里释放的热量太多。房间的温度迅速超过了人体所能承受的极限。导致科佳比和那几名狂霸星人都被热死了。

    王落辰以神识感知到他们的死去后,轻轻哼了一声,自言自语道:“该死的家伙们,给你们机会不珍惜。怎么样,全都给这疯狂的死胖子陪葬了吧。”

    说完,他转身到了那个巨大的钻机前面,对卓应儿说:“应儿把雷震子给我,你们先出去,最好离这里远一些。我要亲手毁掉这东西。”

    “师兄,不会有危险吧?你可要小心啊?”卓应儿犹犹豫豫地将雷震子交给了他,并有些担心的问道。

    “是啊,师兄。要不咱们把这里屋顶弄个大洞,然后飞出去,从空中空投雷震子吧。”冷泠弦也不放心,便想出了一个规避风险的主意。

    “不行啊,若是这颗雷震子是真的雷震子,咱们那样做就肯定是可以把这东西给毁掉了。可惜它不是啊。所以,仅凭在这表面爆炸所形成的冲击,恐怕无法将这钻机给毁掉。那样的话,咱们的计划岂不是就失败了?为了一举成功,我必须要把雷震子投放到它的内部去才行啊。”

    王落辰跟她们解释着,向她们挥了挥手,示意她们不用再说了,这事儿没有商量的余地,就这么定了。

    罗凝玉和卓应儿一听,知道自己是无法让王落辰改主意了。只好各自又叮嘱了他一句,带着其他人从这里撤离了。

    她们离开这里之后,就飞到了空中,躲得远远的。

    她们的行动,尽在王落辰神识的掌握之中。他见大家都照他的话躲到安全区域了,便以元力之刃将那钻机深入地下的管子给切开了一道口子。随后,迅速将手中的金声雷震子向其中投了进去。

    与此同时,他在自己的周遭接连打出了数百道法阵作为护盾。

    接着,他便不顾一切地从这里飞速离去。

    一路上,他以法阵做护盾,以元力之刃开道,基本上就是穿墙而过的。很快就在两三秒中的时间里到了这这建筑之外。

    就在他刚刚飞出这塔台,就听一声轰鸣从他身后传来。

    然后,他只觉得自己身体一轻,便被一股灼热的气流给推着斜斜地向天坑的峭壁飞去。

    “快离开天坑!”

    王落辰在飞行的过程中,迅速向所有自己人发出了一条意念。

    他们接收到后,拼命催动日轮月梭向天坑的坑沿儿飞去。

    而他们身后,王落辰也及时以法阵反冲之力调整了自己飞行的方向,跟着他们一起飞向了天坑边缘。

    在他身后,则是一股红色气浪,吹拂着天坑底部的杂物和人员,快速地向他们冲击过来。

    “向天坑四周飞!”

    王落辰虽然人一直在向上飞,但神识却没有放松对自己身后的感知。

    他见那些东西被塔台爆炸所形成的气浪吹向自己,便知道这次爆炸的威力十分巨大,这些东西若是追上他们并撞击上,必定会令他们很受伤。因此,他便在这时向其他人再次发出了关于飞行方向的指令。

    他的指令很及时,也很正确。

    因为,若是大家还继续向上飞,那么由于气浪的威力巨大,它本身的冲击力以及它所吹拂的那些东西,必定以比大家更快的速度追上他们,将他们给撞伤。

    而他们向天坑周围飞就不一样了。因为他们和那些东西飞行的方向不一致,更有用有天坑岩壁的遮挡,那些东西无法正面冲击到他们。对他们造不成多大的伤害。

    这就等于救了大家一命。

    当他们按照王落辰的指令飞向天坑周围之后,耳畔立刻就响起了各种杂物呼啸而过的声音,接着就感到一股带着热度的气流波及到了他们,将他们推向了距离天坑边缘更远的位置。

    当那股气流的力量衰减,大家稳定住身形,转身一看。他们看到了这一生中不曾见过的壮美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