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霸星士兵的鲜血流淌了一地,丛林里顿时充满了令人作呕的血腥味道。

    但五极军团的人都是经过专门训练的战士,他们并不把这当回事儿。而是在这片丛林里潜伏了下来,等待抵抗军的士兵通过。

    抵抗的士兵马上就过来了。他们携带着单兵重武器向丛林之后的草地快速进发。

    到了草地的边缘,他们毫不犹豫地向那里发射了数十颗燃烧弹。

    燃烧弹的高温之火立刻将那些野草给烧着了。仅用了短短的半个多小时,在山风的作用下,整片草地就全都燃烧起来。

    火焰将里面的藏身动物给惊吓的四处逃散。慌乱中,它们不免慌不择路,触发了狂霸星人布置在这里的死光光束。

    随着光束亮起。动物们死了不少,而发射死光光束的装置也暴露了。

    这些装置的位置,都被抵抗军的士兵给记录下来,并使用精确制导火箭弹给一个一个的清除了。

    等他们清除了这些装置之后,后面机甲部队也在丛林中开辟出了一条道路跟了过来。

    两队人马合在一起,向狂霸星人山脚的驻军展开了猛烈地进攻。

    又是一番狂轰滥炸,山脚的驻军同样也被他们打了个仓皇出逃。

    对于这些逃走的士兵,抵抗军并不追击,而是任由他们逃走。因此,那些漏网之鱼便顺利地逃出去了。

    等他们逃离这里,他们马上向山上的友军发出了求救信号。

    很快的,狂霸星人在附近的其他部队就集结起来,向山脚展开了反击。

    他们来势汹汹,还得到了几艘飞船的空中支援。抵抗军和他们一交火就支持不住了。

    他们马上进行了撤离。

    但狂霸星人被他们给袭击后已经被激怒了,哪里会那么轻易放过他们。因而他们就对抵抗军的人进行了追击。

    抵抗军边打边退,撤到了丛林地带。

    狂霸星人大约一千多名士兵紧紧地跟在他们后面,大有不将他们给剿灭就誓不罢休的意思。

    然而,他们的打算虽好,但却犯了轻敌地错误。

    他们以为敌人真是不堪一击仓皇逃命的。其实,那是人家的计策,人家只是在诱使他们进入预先设计好的圈套而已。

    因此,当他们追进丛林之后,马上就被五极军团的人给围了起来。

    五极军团虽然也只有一千人,但他们这一千人却是个个都能够以一当百的。

    五行元力从他们的手中发出,闪着各种绚丽的光射向敌人。

    狂霸星的人或被冻结,或被烧灼,或被电击,顿时死伤大半。

    其余的想要逃走,却被机甲战士的各种武器给当成了活靶子。结果,一千多人的狂霸星人仅逃出去不到一百人。其余的,都成了丛林中树木的肥料。

    这些逃回去的士兵在惊魂未定之际,于自己的长官面前将敌人的战力进行了一番夸大。

    狂霸星人的将军们觉得事态严重了,自己怕是不好做决定了,便将这一情况上报给了亲自在此坐镇的霸神齐赞。

    齐赞一听,觉得自己大展拳脚的机会来了。马上就带了一队人马从山上冲了下来。

    因为他是重要人物,他一动,其余的队伍马上也跟着展开了行动。

    朵儿山上的几千名士兵因此全都动了起来。

    然而,等他们扑到山边丛林的时候,却发现这里除了自己战友的被烧成灰烬的遗体,却半点敌人的踪影也没有。

    当然,要说完全没有也不对。因为,在很多树木和地面上,他们都发现了用荧光漆专门画出的各种侮辱狂霸星人的漫画。

    见到这些漫画,齐赞怒了。

    堂堂霸神怎么能够忍受别人这样杀戮和侮辱自己的种族?他发了疯的一样咆哮起来,让所有士兵跟着他沿着敌人的足迹进行追击。

    就这样,几千名士兵在齐赞这位霸神的率领下,向着荒山野岭的某一个方向追了上去。

    整个战斗的过程都是在王落辰的指挥之下进行的。

    战场的情况,敌人的动向,他自然是很清楚的。因而,当齐赞带领着朵儿山的军队追出去十几里地之后,他向冷月宫和炽日教的人下达了出发的命令。

    “现在,冷师兄、阳师兄,要大家有多快就飞多快吧。我们必须要赶在齐赞醒悟过来之前,将天坑里的那个装置,还有那个死胖子科学家给干掉。”王落辰向冷凌风和阳斩星说道。

    “好,咱们即刻出发。各位师兄弟们,不要顾惜元力,将日轮月梭都全力催动起来。”阳斩星朝王落辰点点头,然后当先释放出日轮,向同伴们发出了号召。

    随着他的话一出口。冷月宫和炽日教的人都将自己的元力输入了脚下的日轮月梭之中,令它们释放出来金色和银色的光辉来。这是日轮月梭被催动到极致的表现。现在,只要他们一个意念,这些飞行器就会像箭一样飞出去。

    “应儿,快到师兄这儿来,我带着你飞。”王落辰也取出自己的月梭,并向卓应儿伸出了手。

    “谁稀罕呢,人家也有的。你看,这是我表哥刚送给我的月梭。”说着,卓应儿便将月梭释放出来,跳了上去。

    她才刚上去,王落辰便急忙喊道:“应儿,不可……”

    他本来想说不可输入元力的。没曾想卓应儿性子急,还没等他话说出口呢,就向月梭中输入了一道元力。

    那月梭在元力进来后,有了动力的它立刻便向前冲了出去。

    这一冲,令还没有掌握飞行技巧的卓应儿身子猛地一晃,从上面掉了下来。

    “哎哟!我的屁股啊。”

    卓应儿被重重地摔在满是碎石的地上。屁股顿时像被无数根钢针扎了一样,疼了起来。

    “唉,月梭不是这样用的。你在使用它之前,要先以神识跟它沟通,进行连接,然后再慢慢地输入元力,控制着它前进。像你这样冒冒失失地跳上去就让它飞,不被甩下来才怪呢。”王落辰从月梭上跳下来,满脸疼惜地拉起她说道。

    “你们怎么不早说?害人家屁股都摔坏了。哎哟,疼,不行,我飞不了了。”卓应儿从地上起来,揉着屁股痛苦地叫了起来。

    “飞不了了就让师兄背着你吧。你啊,就是这么毛手毛脚的。唉!”见她真是痛苦难耐,无法驾驭月梭,冷泠弦从旁出主意道。

    “也只好这么办了。来吧,时间紧迫,赶快上来吧。”王落辰摇了摇头,在卓应儿面前弯下了腰。

    卓应儿便收起自己的月梭,乖乖地趴在了他的背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