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王落辰的慷慨陈词,大家逐渐变得群情激昂起来。整个餐厅里也因此不断地响起了掌声和欢呼声。

    王落辰知道大家的热情已经被自己给彻底调动起来了。便向大家大声地说:“兄弟们,今天午饭要吃饱些。因为晚上一擦黑儿咱们就要展开行动。那样一来,晚上那顿大家就只好将就一些了。不过,我保证,当这次战斗结束了。我会补偿大家的。现在,大家都赶快吃饭吧。”

    说着,他向所有人挥了挥手,结束了这场演讲。

    随即,掌声雷动。大家鼓着掌走向了各自的饭桌。

    而王落辰则是走向围坐着抵抗军指挥官、天命社核心成员和五极军团将领的那一桌。

    到了那儿,他先向大家行了个军礼,并以茶代酒敬了大家一杯。然后,便向他们下达了一系列命令。

    众人听了自己的命令后,纷纷向他保证,绝对会严格执行。

    尽管这样,王落辰还有些不放心。于是,他以十分严肃地语气说道:“咱们既然是一支部队,那么咱们就必然要按照真正的军人的标准来严格要求自己。因而,在此我要宣布三条战场纪律。大家注意,这三条纪律是在战场上起作用的。所以,你若不想受这三条纪律约束,那么你就不要上战场。而一旦你上了战场,那么就要切实执行这三条纪律,并承担违反这三条纪律的后果。”

    他这样一说,大家马上端正了身子,仔细听他讲话,唯恐自己会漏掉一个字,而导致自己犯了错而不自知。

    见大家正襟危坐,王落辰继续说道:“第一条,不听号令者,杀!”

    “第二条,擅离职守者,杀!”

    “第三条,卖队友,坑兄弟者,杀!”

    随着这三条纪律从他口中说出,空气中顿时多了一阵肃杀之意。那些指挥官和将领们中有心里乱打小九九的,马上感到浑身一阵发冷。随之,便将心里的杂念给抛弃了。

    然后,他们随着所有人一起向王落辰齐声说:“绝对服从,永不违反。”

    “好,咱们兄弟上下一心就好。兄弟齐心,其利断金。相信,从今以后,咱们这支队伍必定能够披荆斩棘,一往无前。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在将狂霸星人赶出这片星域的战斗中建立卓越功勋。”

    王落辰这番话,同样说的豪情万丈,催人奋进。令在座之人听了,忍不住热血澎湃。恨不得马上就冲向战场,将狂霸星人的脑袋砍下几个来才对得起他的这番话。

    因此,他们再次向王落辰做出了许诺,要他相信他们的军人骨气。

    听了大家发自肺腑的承诺,王落辰终于放心了。他脸上展露出笑容,热情地招呼大家吃饭。

    然后,他便离开了这里,去了坐着冷泠弦、罗凝玉等人的那一桌。

    到了那里,等他坐定。罗凝玉悄声向他说:“落辰,看你治理军队挺有办法啊。瞧瞧那些军官,都被你给唬得一愣一愣的。哎,我就奇怪了。以前的时候也没见你当过领导什么的,怎么就突然会了这么多领导的招数呢?”

    “这有什么?我们以前的教练比我厉害多了。每次大家上赛场之前,他一开动员会儿,大家都被他给说得摩拳擦掌,嗷嗷大叫。哈哈。”王落辰笑着向她解释自己治军的招数是从哪儿来的。

    “哦,原来是从教练那里学来的啊。还别说,体育比赛就是和平时期的战争啊。你们这些运动员就是和平战士,你们的教练自然就是领军人物了。他的招数被你借用,倒是合适的很。”罗凝玉点了点头,笑着说道。

    “嗯,你说得对。我正是想到了这两者之间的相似之处,才活学活用了我们教练的招数的。没想到,还真管用。你看,连五极军团的家伙都被我给镇住了。”王落辰不无得意地向罗凝玉炫耀了一下自己的治军成果。

    罗凝玉听了,向他吐了吐舌头,脸上露出了不服的表情。

    就在此时,卓应儿走过来对他们两个说:“喂,你们两个人在说什么悄悄话呢?眉来眼去的,好不恩爱啊。怎么,你们是在给大家上演现场秀吗?不过,我觉得你们真要秀的话,仅仅是这样还是不够的。最好是也学人家那样,搂搂抱抱,亲亲我我的才好呢。你们说是不是啊?”

    “去,小孩子家家的,整天不学好。就会来取笑我们。而且,应儿,你没注意到你师兄如今的身份已经不同了吗?今后再跟他说话要注意场合了。免得破坏他的形象,知不知道?”

    卓应儿的玩笑开得有些肆无忌惮,而且声音还不小。立刻引来了周围人的目光。

    这令王落辰和罗凝玉都有些尴尬。但她是王落辰的亲师妹,王落辰不好说她什么。只好笑了笑,没有做声。

    但罗凝玉就不同了,她听了小丫头的话之后,将她拉到自己身边,在她耳边低语叮嘱了一番。

    卓应儿听了却不以为然。她从罗凝玉的身边挣脱出来,冲她做了个鬼脸说:“知道了。不过,我却不想听呢。”

    说完,她靠在王落辰肩膀上说:“师兄,我过来跟你说话可不只是开玩笑的。而是过来跟你说正事儿的。”

    “正事儿,什么正事儿?让我猜一猜。哦,我知道了,一定是关于你的任务的。对不对?”王落辰顺手拉过一把凳子,让她坐下了,然后问道。

    “聪明!师兄脑子就是比别人好使。我要说的正是这事儿。师兄,你说要我跟着你们投金声雷震子。我想了想,我的雷震子总共就有两颗。投掉一颗便少一颗。你说,我要是都给你用了。那我岂不是损失大发了。不知师兄你考虑过这一点没有?”卓应儿笑嘻嘻地问。

    “小丫头,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是要跟师兄要补偿吗?告诉你,补偿是没有的。而且,你刚才算的账也不对。你听师兄跟你算算啊。你看,你虽然有两颗金声雷震子。可是因为这东西威力太大,一扔出去就能炸掉半拉山头儿。你平时有地方用吗?没地方用,你能见识它爆炸时的威力吗?见识不了,你心里是不是特别憋得慌啊?憋时间长了,会不会生病啊……”

    王落辰还要说下去,却别卓应儿给打断了。

    就见她连连摆手说:“行啦行啦。师兄,你别说了。赔偿我不要了还不行吗?这家伙,三言两语就快把我给说生病了。再说下去,还不得把我给说入土啊?所以,我还是不跟你计较了吧。”

    说完,她一拍屁股就溜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