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佳比走后,那几个狂霸星贵族相互以眼神交流了一下。然后,他们便拿起鞭子随便在几个雇佣兵身上抽打了几下,呵斥了他们一顿,鬼鬼祟祟地溜掉了。

    看来由于这里太热,他们也受不了,偷偷地找凉爽的地方凉快去了。

    他们一走,那些雇佣兵的动作放得更慢了。

    王落辰将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觉得这些狂霸星的雇佣兵挺有意思。他们可真会磨洋工啊。

    不过,这样也好。他们这样做,客观上就帮了地球人的忙了。

    因为,无论科佳比的这个计划最终能不能实现,狂霸星人能不能找到所谓的生命之源,对地球人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

    找到了,若生命之源这种物质被他们给抽取走了,地球的生命要遭殃。

    找不到,他们在地球上钻出来一个深洞,恐怕也会影响到地球的稳定性从而给地球带来灾难。

    而现在因为他们的拖延,让这个计划还处于没有成功的阶段就被他王落辰给发现了。恰好就给了他挽救地球,挽救人类的机会。他当然觉得这些雇佣兵们的磨洋工是件好事了。

    只是,这里的狂霸星人那么多,还有齐赞、多伦亲王以及其他的高阶战士在,他该如何才能够破坏掉他们的这个计划呢?

    王落辰估计了一下敌人的战力。又看了看那台在缓慢运转的巨型机器,估摸着这玩意儿不是凭自己一人之力就可以破坏掉的。他便放弃了偷袭这些雇佣兵,将机器破坏掉的念头,从这里悄悄抽身离开了。

    他打算先回去,跟大家商量一下,然后一起过来把这东西给破坏掉。

    因此,他从这座塔台上下来后,没有一丝耽搁,而是沿着原路慢慢地返回到了天坑那陡峭的坑壁旁,由法阵托举着,慢慢地升到了天坑的沿儿上。

    到了那里,他再次向天坑底下看了一眼,便毫不犹豫地踏上了返回营地的路。

    由于是轻车熟路,他又有隐身衣相助,回程的速度比来的时候快了很多。

    刚过了凌晨两点,他便回到了与朵儿山一山之隔的那个山谷。

    此时山谷中,夜阑人静。除了哨兵,营地里的人们都睡了。他不好意思惊动别人,便依旧隐身,静悄悄地回到了自己的帐篷。

    进了帐篷,因为困顿,他直接和衣而睡了。

    第二天早晨一大早,当山谷里的鸟儿开始鸣叫之时,王落辰的帐篷里就钻进来了好几个人。

    不用说,这些人就是冷泠弦、罗凝玉和妮蒂亚她们,还有其他关心他的人。

    他神识修为强大,即便睡觉,神识也会替他监视着周围的情况。所以,他们还没进帐篷,王落辰的神识便已经感知到了他们并将熟睡中的他给叫醒了。

    当他们撩开他宽大的帐篷门进来时,王落辰一下坐起来对他们说:“早,各位。怎么,你们今天商量好的吗?一起早起了这么长时间?”

    冷泠弦听了他这话,一下坐到他身边,在他胸口捶了一下说:“你这坏家伙,还有心思玩笑呢。知不知道这一夜人家有多担心你啊?”

    “就是啊,你自己一个人去冒险。我们怎么睡得安慰。原想着昨夜就在这里守候你的。但想到或者你回来早了也是要休息的,便没有留在这里。但今天早上天亮了,我们心里实在放心不下,就相约着过来看看你了。”罗凝玉以责怪的口吻,向他解释着她们这么早就过来的原因。

    对她的话,其他人也是连连点头,表示的确如她所说,他们对他的关心令他们根本就睡不着觉了。

    得到大家的关心,王落辰不好意思起来。

    他挠了挠自己头发杂乱的脑袋,向他们笑了笑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让你们为了担心了。不过,好在我这次侦察没有白冒险,有了很大的收获。呵呵。”

    “很大的收获?是什么?是不是师兄你从那儿偷来了很多金砖。若是这样,你可记得要分给我一两块当玩具玩儿啊。”听他说有很大的收获,卓应儿一下扒拉开自己的表姐,激动地拉起他的胳膊,向他卖萌撒娇地恳求道。

    “小财迷,你怎么时刻都忘不了金子,宝物什么的?你怎么知道我所说的收获就是这些呢。告诉你吧,不是。那地方别说金子,就是银子也没有啊。钢铁倒是不少,不过都是些机器,不好拆,没法儿带回来。哈哈。”王落辰被她的财迷劲儿给都乐了,不禁哈哈笑了起来。

    见他大笑,卓应儿使劲儿甩开他的胳膊,皱起眉头,撅起嘴巴说:“什么啊?没有金子和宝物,那你还说什么大大的收获。切,感情是诓人的啊。哼,你坏,不理你了。”

    “哎,应儿,别看我这个收获不是金子和宝物,却是比金子和宝物还要金贵呢。它可是有关外星人大阴谋的大秘密。怎么样,你有兴趣没?要不要听我跟你讲讲?”王落辰望着她不高兴的脸庞,故作神秘地问。

    卓应儿听了,一改撅嘴皱眉的模样,两眼放光地再次拉起他的手问:“大秘密?我最爱听人家的秘密了。师兄,好师兄,快说,你昨晚到底得到了什么大秘密。”

    听出她语气里的急切,王落辰反而卖起关子来了。

    他一下子从床上爬起来,伸了伸懒腰,然后向外面瞧了瞧说:“外面天都亮了,忙活了一夜,我肚子饿坏了。应儿,还有你们大家,若是想听我讲讲这个大秘密的话,不如先陪我去吃饭吧。咱们边吃边聊。呵呵。”

    他这样一说,卓应儿有些恼了,刚要抗议他朝自己故弄玄虚,突然肚子里发出了“咕噜”的声音。

    她这才想起自己也没吃早饭呢,便不再恼王落辰了,而是抢先一步跑出帐篷说:“好啊,大家一起去吃饭。咱们先填饱肚子,再听师兄这大忽悠讲故事。”

    “什么?我什么时候就成了你嘴巴里的大忽悠了?我这人做人可是一向都很严肃认真的。”王落辰听她在外面给自己封了一个不怎么光彩的雅号,马上也跑出去,为自己正名。

    但他说出这话之后,环顾了一下身后追出来的众人,看到大家只是看着他发笑,却没有一个人响应。

    看他们的那神情,好像是在说,应儿说得没错,你就别辩解了,你本来就是个大忽悠啊。他不禁委屈地瞪了他们一眼,头也不回地去吃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