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坑底部这里的空间还是很大的,大约有三十多万平方的样子。(书屋 shu05.com)被数不清的强光灯给照射的纤毫毕现。

    因此,王落辰根本就不用神识去感知,仅凭肉眼就可以将这偌大场地上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这天坑的正中间耸立着一座高达百米的巨型塔台。所有的人员和设备,都围绕着这座塔台工作。

    望着这人声鼎沸,机器轰鸣的忙碌场面,王落辰对狂霸星人在这里做什么更加的好奇。

    因此,他便再次降落到地面,小心翼翼地向那座塔台走去。

    塔台离他落下的位置大约有上千米,这中间隔着不少机械、房屋和人员。为避免被人发现,他这一路上不得不走走停停,倍加小心。

    如此一来,便走得有些慢。十几分钟,才走过一半距离。

    “靠,这样走路,太累心了。不行,我得歇歇。”

    走过几百米之后,由于一直保持着神经的紧绷,王落辰身上被折腾出了一身汗。这让他很不舒服,而且产生了一丝疲惫。因此,他在到达了一处较大的建筑旁边后,找了个角落,略作休息。

    可他才刚把身子靠在墙上,便感觉从自己脚下的大地传来了剧烈的晃动。

    这突如其来的晃动让他有些失衡,险些一屁股坐到地上。他不禁暗自咒骂了一声:“该死,什么时候地震不好,偏偏这时候地震。”

    但骂过之后他突然想到,不对啊,这不是地震啊。地震的话,哪能只有这么点动静啊。

    于是,他心中顿时生出了一个念头。那就是这地震并非是真的由地球的地质活动所形成的自然地震,而是人为产生的。

    那么它是怎产生的呢?

    身处此时此地,他不由自主地想到了狂霸星人的塔台和他们利用这座塔台所进行的活动。

    “这地震肯定是他们的活动引起的。乖乖,这些家伙到底在搞什么,怎么这么大动静?”

    王落辰躲在这房屋的墙角,向那座塔台瞄了一眼,更觉得这东西有些神秘。

    因此,他便挪动脚步,准备再向它靠近一些,看看狂霸星人到底用这玩意儿在干什么。

    便在此时,他突然听到他身后的这所房子的门开了。接着,就听见了脚步声和说话声。

    他知道,这肯定是有人出来了。他便暂时停下了脚步,向刚刚走出房间的人观望。

    明亮的灯光下,他看到了在五六个狂霸星贵族簇拥下,面向自己的那个家伙。

    “咦,怎么是他?”好巧不巧的是,当他看清那个人的脸庞时他发现,这家伙他认识。

    他正是上次追杀他们没有成功,反而被长老们给一下击飞的狂霸星人口中的霸神,齐赞。

    他不禁心想:“有意思,这家伙怎么到这儿来了?他不是身份挺高的吗?看来,这地方的事情对狂霸星人来说真的意义重大啊。不行,我得听听他们在说什么。”

    想到这里,王落辰将自己的隐身衣收拢好,并以匿立方将神识完全隐藏起来,轻手轻脚地向齐赞靠近了一些。

    这家伙神识不弱,战力又高,他得小心一些才是。

    等他离得他足够近了,他便听清了这几人的谈话。

    就听一个矮胖的狂霸星人说:“齐赞大人,我向您保证,只要生命之钻再钻一千米,就一定能够找到这颗生命行星的生命之源的。”

    “生命之源真的存在吗?我对此还是表示怀疑。你最好不要瞎忽悠,不然的话,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齐赞趾高气扬地瞥了那人一眼,说道。

    “大人,您放心,我从事这项研究已经上百年了。也曾经在几个拥有低等生命的小行星实验过。生命行星上有生命之源这事儿,可不是乱说的。毕竟,咱们伟大如神明的君主也是听过我的报告,知道这一点的。要说忽悠,难道我连他老人家也敢忽悠吗?那真是瞎说的话,我科佳比有几个脑袋也得搬家了啊。”

    那胖子听他质疑自己的研究,马上向他解释道。

    “霸神,科佳比的这项研究一直都得到了帝国皇族的支持,还是比较靠谱的。请不要质疑它的科学性。至于他的进度缓慢,责任也不在他身上。而在于我的下属做事不利。无法弄到强度更高的合金。以至于钻头每前进几十米就要更换一次。若是有更耐热高温强度更强的钻头,我相信,这时候咱们就应该已经可以向君主报喜了。”

    见胖子被齐赞给威胁了之后面露窘态,在他身旁的一名体型健硕,面容端正,气度不凡的男子向齐赞笑了笑,替他说了几句好话。

    这人一张口,齐赞原本很严肃的脸上顿时挤出了一丝笑容。他裂开大嘴对那人说:“多伦亲王,您何必将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呢?这件事情之所以进行的不顺利,你我都清楚,就在于这个家伙对地球内部温度和物质硬度的估计都不足造成的。若是他早料到,我们一开始的时候就从本部运行星贯穿机过来,那咱们也就不用这么耗费人力物力和时间了。所以说,说来说去,还是它的不对。”

    “齐赞大人说的是,都怨我都怨我,没有做到早知道。不过,这也是上头催得紧,工程开始的仓促造成的嘛。”

    那叫科佳比的胖子听齐赞还是将责任归咎到自己头上,不由地浑身冒冷汗,赶忙承认自己的责任,并附加了一句辩解之词。

    然而,他这句顺嘴说出的辩解,却立刻将齐赞激怒了。

    他抬手给了那人一巴掌说:“混蛋,怎么说话的?什么叫上头催得紧造成的?你可真是敢说。你知道曙光计划是由谁领导的吗?是咱们的君主。我今天打你一巴掌,一来是为了表示对咱们君主的尊敬;二来也是提醒你一下,以后说话多用点儿脑子。不然,若是在本部,就凭你这一句话,你的脑袋就得搬家。知道吗?”

    被齐赞打了一巴掌,科佳比本来是极其委屈的。但听了他的话,明白过来自己刚才所说的有多么口无遮拦之后,立刻一下给齐赞跪下说:“谢谢齐赞大人提醒。我,我记下了。以后再也不乱说了。您放心,我这就亲自上塔台,让工人们加快进度。一定尽快得到让君主满意的成果。”

    说完,这家伙便连滚带爬地从这里离开,向着高耸的塔台奔去。

    而齐赞看着他离去,脸上露出了一抹轻蔑的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