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三道防线一道比一道厉害。(书=-屋*0小-}说-+网)而鲁伊竟然可以带着侦察分队安然通过,王落辰觉得他这家伙的确有些不简单。看来,他以后还要仔细了解一下他这位新下属呢。

    见识过三道防线的厉害,于心中暗自赞赏了一下自己的新下属鲁伊之后,王落辰将目光投向了眼前这座山形看起来向一朵牵牛花的山峰。

    从形状来看,这座山峰应该是一座火山。因为它没有尖尖的峰顶。它的峰顶好像被齐齐地削掉了一样,是平的。

    当然,这种平,只是从某个角度来看。如果换个角度,你就能看到,它其实并不平,而是中间凹四周高的喇叭状。

    所以,它的整个山形很像喇叭花。虽然不标准,但确实很像。

    这是火山的典型特征。

    之所以会呈现这种形态,是因为这座火山比较年轻或者仍处于喷发状态。若是地质年代久远且又经过了地壳运动和风化作用的死火山,形状就不会是这样了。

    由于以前了解过这方面的知识,对于这一点,王落辰还是能够推断出来的。

    那么,还是那个问题。为什么?为什么狂霸星人会对这座火山有着如此浓厚的兴趣呢?难道真如有些人所说的,这里有金子,他们只是在这里开采金子?

    按道理来说,倒是有这种可能。因为岩浆喷涌的缘故,地球内部的一些重金属会随之被带到地面上来。

    黄金,就是其中之一。

    说他们在这里开采黄金,倒也说得过去。

    然而,黄金虽然珍贵,可也没必要设置这么严密的防线来防护吧?

    一个金矿而已,即便因出产了一些金子,怕人家会来抢夺。但也没必要如此劳师动众吧?

    除非,他们在这里根本就不是开采金子那么简单。

    亲眼见识过狂霸星人所布下的防线,王落辰又对他们在此山中进行的活动进行了一番思考,他心中更加认定,自己先前的判断没有错。

    狂霸星人在这里绝对正进行着不可告人的活动。所以,他必须去看一看不可。

    确信了自己的判断,王落辰想要深入山中看一看的决心更加坚定。于是,他便飞离了那片草原,沿着山势向这山峰的更高处飞去。

    又往前走了一段儿距离,到了半山腰的位置。他发现,建筑物和人员多了起来。他们和它们分布在这座山峰的各处,进行着不同的工作。

    他们有的担负警戒和巡逻任务,有的则是做一些后勤工作,还有得则是在搞一些研究工作。

    反正,干什么的都有。使得这整座山看起来像是一个极有规模的城镇。

    “靠,这么多设施,设备,人员在这里。说明他们对这座山峰经营了有一段时间了。真是奇怪,这座山上到底有什么,值得他们这么下本钱呢?”

    王落辰在这些建筑物和人员中间游走,暗中观察。将这里的情况基本摸清之后,心中更是疑惑了。

    只是,他清楚他的这种疑惑是没有人会主动告诉他的。要想解惑,还得自己去寻找答案。

    而要寻找答案,只在这里转悠是白搭的。他觉得自己还得在往上走才行。

    因为,他看到了往上一直延伸,直达山顶的缆车。以及在山顶附近不断盘旋的飞船。

    这让他感到,山顶才是最关键的地方。

    有了这种认识,他就不再停留,继续向上飞行。

    快到山顶的时候,他降落到了地面。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怕那些飞船会以某种他不知道的侦察设备看到自己。尽管他的隐身衣使用的是星族人的材料,科技水平也不低,但毕竟是数千年前的东西,不一定能够逃得过狂霸星人的侦测手段的。

    其实,这是他太过谨慎,太过多虑了。

    他不明白,科技发展到一定的水平,自有其惰性。也就是说,当科技不断地发展,到达一定的水平后,再提高的难度就加大了,发展的速度也会降下来。也许,几千年的时间里,它并不会向前多进步多少。

    也就是说,别看他的隐身衣所使用的是数千年前的金属。狂霸星人却并不没有什么有效手段可以侦测到它的存在的。

    对于这些,王落辰现在还想不到,虽然他不久以后会弄清楚这些事情。所以,他在此时还是出于一贯的谨慎,选择了稳妥的行进方式。

    降落到地面后,地面上的山石和建筑什么的就能对他起到掩护作用,比他孤单单地飞在空中要安全一些。这是他选择降落地面的原因。

    到了地面之后,他沿着缆车线路继续前进,很快就接近了山顶。

    山顶处也有很多建筑,并且还有许多高塔。这些高塔上悬挂着能够将周围数百米都照得亮如白昼的强光照明装置。

    借助他们,王落辰看到这些高塔都有伸出的横臂。每根横臂上,还各自悬吊着能够将人送往山顶那个巨大天坑底部的吊笼。

    很多狂霸星人,就通过吊笼不停地进出天坑。

    见到这一情景,王落辰不禁想到,看来秘密就在这天坑里了。

    他要知道秘密是什么,就必须要想办法下到天坑底部去。

    为此,他悄悄地走到了高塔底下,准备先观察一下天坑底下的情形,然后再下去。

    到了这里,由于深处强烈的光线和众多的狂霸星人中间,他变得更加小心翼翼的。

    他走得很轻,唯恐弄出一点声响出来。

    另外,他还必须得躲开那些走向他的家伙。毕竟,他虽然隐身了,但却并非是真正无形了。

    别人虽然看不到他,但却是可以触碰到他的。若是别人向他走来,他没有躲开,那他就会和人发生实际接触,并阻碍那人的前进。

    如此一来,别人肯定就能发现他的存在了。所以,他得小心不让别人撞到他。

    由于小心谨慎,他走得非常的缓慢。从缆车站的旁边走到那些高塔底下,然后再从那里走到天坑边缘,两百多米的距离,他走了十几分钟才走完。

    不过,到了天坑边儿上,他就不需要那么小心了。因为,到了这里,他就又可以飞行了。

    他从天坑边跳了下去,由法阵托举着自己沿着天坑的峭壁徐徐降落,很快就下落了数百米到了天坑的底部。

    那里,依旧是灯火通明,一派繁忙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