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他说要亲自去,冷泠弦、罗凝玉和妮蒂亚顿时不乐意了。她们一起上前,要王落辰不要以身犯险。

    其他人也跟她们一样,劝他再考虑考虑。

    就大家的劝说,他对所有人笑了笑,说:“我只是去侦察一下,大家不要这么大反应嘛。你们放心,有隐身衣相助,我不会有事的。”

    “对方拥有的可是先进科技。你的隐身衣有用吗?这让我们怎么能放心得了?不行,你不能去。真的是太危险了。”罗凝玉指出他的隐身衣并非是再任何地方都可以畅行无忧的。隐身衣并不能成为保证他安全的万能法宝。

    “隐身衣不行,我还有法阵。我真的不会有事的。你们尽管放心好了。”王落辰不肯听她的,依旧坚持。

    “有法阵也不行。敌人有那么多呢。你一个人,即便是有法阵辅助,也应付不过来啊。师兄,你就听我们的话,别去了吧。”见他仍旧固执己见,冷泠弦上前挽起他的胳膊,柔声劝说道。

    “弦儿,我又不是去跟他们硬碰硬地干仗。只是去侦察,他们人多,我小心地避开就是了。你真不用担心的。”王落辰表示自己会小心的,还是不肯回心转意。

    “辰,咱们还是别去管朵儿山的事儿了。你也知道,我们族里并不太平,还有很多事情等着咱们去处理呢。咱们就别在这儿浪费时间了。好不好?”继冷泠弦之后,妮蒂亚也劝他不要去。

    “妮蒂亚,你父皇现在的实力依旧是血族最强的。我想一时半会儿的不会有什么事儿的。所以,去血族也不差这点时间的。朵儿山这里的事情很蹊跷,我感觉这里可能隐藏着狂霸星人的什么阴谋。所以,我必须去看一下的。我答应你,只要狂霸星人不在这里干什么危害人族的事儿,我就不跟他们纠缠,立即离开,还不行吗?”

    就妮蒂亚的劝说,王落辰也有说辞回答。而且说的还很在理,让妮蒂亚不好再说什么了。

    就这样,她们还有其他人,都来劝说。但都被王落辰给用各种理由一一挡了回去。

    最后,大家实在说不过他,就只好将劝说改成了叮嘱。都说你去就去吧,只是要多加小心,一路上要多注意。

    王落辰微笑着收下大家的关心,然后便去做准备工作了。

    因为有音灵石在身,工具物品什么的不用担心会落下。对他来说,所谓的准备工作,就是找个没人的地方入定,修养神识,吐纳元力,养精蓄锐。

    这项工作他进行了小半天。从中午出去,直到天擦黑,他才结束入定,悄然回到营地。

    他独自一人在帐篷里吃了点东西,然后就趁着夜色出发了。

    虽然这个时代科技已经相当发达,但夜幕对人类的秘密行动依旧有着很好的掩盖作用。所以,他才将自己活动的时间定在了晚上。

    出了营地,他就穿上了隐身衣。随后,就借助法阵一路飞行,翻过了挡在他们的营地和朵儿山之间的山峰,到了鲁伊他们所说的第一道防线。

    这第一道防线,是一条蜿蜒曲折地在朵儿山山前流淌的小溪。

    这条小溪溪面虽然不宽,溪水也不深,水流也不湍急,但却因为终年不断水流,冲刷出来一条没有树木的河道。

    这样的没有树木的地方,人若是走过的话,很容易就会被在溪流另一边那些制高点上放哨的士兵给发现。

    当然,这只是对普通人来讲才会发生的事儿。作为一个隐身的飞行者,涉水而过时被人发现这种事,是不可能发生在王落辰身上的。

    因而,他很轻易地就通过了这条小溪,而没有被任何人察觉。

    过了这第一道防线,便进入了一片茂密的丛林。

    按说,到了这里,应该不容易被人给发现了。但,实际上不然,这里被狂霸星人布下了很多机关陷阱。如果事先不知道这里有这些东西,很容易就触发那些机关陷阱。

    它们被触发后,触发者要么中招,要么被困,要么弄出声响被这里巡逻的士兵给发现。

    不过,同通过第一道防线一样。王落辰进入这片丛林后,因为拥有强大的神识,可以很清楚地感知周围的一切。那些机关陷阱一个也没有被触发。

    他只是在林间稍微多费了一些时间来转圈儿和绕路,除此而外,这里对他同样没有一点阻碍。

    仅仅半个多小时,他就飞出了这边丛林。

    由打丛林出来,再往前走就是一片山坡。

    山坡上长满了灌木和半人高的野草。借着星光,飞在半空中的王落辰,凭借居高临下的优势,可以看到这野草随着山风的吹拂所形成的波浪,以及随着波浪起伏在其间夜行的动物。

    这里,似乎就仅仅是一片静谧的草原,除了天然美景之外,别无他物。

    但王落辰却分明可以看出,那些夜行的动物不知是出于本能,还是出于失去同伴后得来的经验。它们在这片草原活动时,行走的路径会比较固定。也就是说,草原虽然够宽敞,但它们却并不在其中随意地自由地行走,而是在挑路走。

    显然,它们在躲避着什么。

    在躲避什么呢?

    一只被自己的天敌毒蛇所追得慌不择路的山鼠,很快用行动告诉了王落辰答案。

    生命受到威胁之际,它因为被蛇追逐,在草丛间随意乱窜起来。

    起初,当它在大家都活动的区域逃命时,并没有特别的事情发生。蛇虽然一直在紧追它,但因为有草的羁绊,并没有得逞。但就在它跑出特定的区域,因感觉不到身后的追兵,以为对方被自己给摆脱了而要撒个欢儿庆祝一番时,一道无声无息地紫色光线紧贴地面穿过了他的身体。

    “噗!”

    好像被谁一口气给吹的,这只肥硕的山鼠整个身子闪了一下光芒,便化作一片尘雾消失了。

    “好厉害的分解光束。这东西果真很阴毒。直接就将生命体分解成细小颗粒。这杀伤力,简直太变态了吧?”

    王落辰以神识感知着这一幕,心中对狂霸星人的黑科技也是不由地佩服了一下。

    他知道,这就是对方的第三道防线。布满死亡光线和分解光束的山间草地。

    那些光线和光束的发射器就埋置在草丛里的某些位置,形成了一张交织在一起的网。任何生命体只要进入这张网中,便是在劫难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