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世明也是聪明人,他一下就听懂了王落辰话里的意思,但他偏偏就认为他这样做不对。

    因此,他说:“你这话听着似乎有些道理,但其实却是不通。为什么这样讲呢?因为,世界上的事情千头万绪,咱们做事总要抓住主要的,放弃其他次要的。所以,我觉得,既然咱们此行的主要目的是去血族结盟。就不该再节外生枝,多管闲事。”

    “毕师兄,这怎么叫多管闲事呢?你想想,大批的狂霸星人突然跑到这猫不拉屎,鸟不生蛋的地方来,不奇怪吗?这里面难道就没有值得咱们去关注的东西吗?万一他们要是在这里搞什么对地球进行破坏的阴谋呢?咱们是不是该及时制止呢?”王落辰为自己辩解道。

    “王师弟,你的想象力不要总是这样的丰富好不好?外星人到这里来就一定是搞阴谋吗?也许他们只是到这里来开采金子呢。那名你刚认识的家伙不是说过,这里有金子的吗?所以,我以为,咱们还是别管朵儿山的事儿了。赶快行军,去完成咱们的使命吧。”毕世明依旧没有被王落辰说服,依旧在坚持自己的主张。

    “毕师兄,你怎么就不明白呢?这不是我想象的好不好。因为,你想啊,他们若是仅仅在这里开采金子,何必要派出这么多军队来对这里进行封锁呢?这不正说明他们做贼心虚吗?我跟你说,他们在这里肯定没有做什么好事儿。所以,咱们必须要搞清楚才行。”王落辰当然也不会被他给说服,他照样言之凿凿地为自己的主张进行了辩解。

    “好,就按你说的办。搞清楚。可是,我还有个问题要问你。那就是,你搞清楚了又打算怎么做呢?跟人家打吗?人家有强大的空中部队进行支援,咱们打得过人家吗?打不过人家,又暴露了自己,人家会不会放过咱们?他们会不会对咱们也进行围剿,从而破坏咱们此次任务呢?到时候,任务被破坏了,你怎么回去跟长老们交代?”毕世明被他的固执给激怒了,他不由地提高了声调,对他进行了一连串的反问。

    他这样的反问,有咄咄逼人的意味,令王落辰心里非常的不舒服。他也忍不住发起火儿来,他将手一挥说:“我怎么向长老们交代那是我的事儿。不用你操心……”

    他的话很冲,他们两个人便由此正式地吵了起来。

    他们吵架的声音很快便惊动了其他人。

    冷凌风和阳斩星,五极军团的将军吴柏柳和抵抗军的诸位队长,以及天命社的核心成员李英晨朱立军他们,都纷纷赶了过来。

    他们一来,王落辰立刻停止了争吵。他指着他们对毕世明说:“毕师兄,我看咱们也不用这样吵下去了。既然大家都被咱们的争吵给惊动了,到齐了。那不如这样,咱们就朵儿山这件事,进行一次投票吧。大家赞成我的多呢,就继续管朵儿山的事儿。赞成你的多呢,咱们就马上改道,绕过朵儿山继续前进。怎么样?”

    “投票?”毕世明听他这样说,环顾了一下四周,气呼呼地哼了一下说,“投票有什么用?还不是支持你的人多。算啦,也别麻烦了。反正我也提醒过你了。你非不听,那我也没办法了。等到出了事儿,任务完成不了,你就别怪我了。”

    “哦,那这么说,就多谢毕师兄的好意了。不过,我有信心既能搞清楚狂霸星人在朵儿山干什么,也能不耽误咱们的任务。这下,你放心了吧?”王落辰向他拱了拱手,不冷不热地说道。

    毕世明见自己无法说服他,众人中又没什么人肯帮自己,便猛地甩了甩袖子,转身一声不吭地快步离开了。

    他一走,欧阳百知等人也走了。不过,在走之前,还没忘记提醒王落辰不要忘了答应过的野味。

    他们走后,吴柏柳和五极军团的将领们也慢慢散去。

    在王落辰的帐篷周围,只留下了和他亲近的人。他们向他表示支持,但同时也提醒他,若是朵儿山这里真的比较凶险,最好还是不要轻举妄动。

    对此,王落辰表示,他会斟酌的。现在还不好说下一步该采取什么行动,这要等到侦察队回来后再说。

    大家认为他这想法很对,便留下来陪他吃饭聊天,静静等侦察兵回来。

    午后一个多小时,侦察兵连同给他们做向导的鲁伊一起回来了。

    见到王落辰后,他们马上向他汇报了此次侦察的情况。

    由于鲁伊的身份,报告是由他做的。

    他向王落辰还有在帐篷外随意席地而坐的各方面的头脑人物说:“报告各位,我们奉命去朵儿山侦察,只前进到离朵儿山十公里的地方,便穿越了三道封锁线。为到达朵儿山的山脚下,更是费劲了心机,历尽了风险。这里简直就像一座大军营。到处都是狂霸星人的岗哨和巡逻队。真是太难进行侦察了。所以,我们只到了山脚,就被迫退了回来。不好意思,指挥官还有诸位,很惭愧,我们任务失败了。”

    鲁伊不好意思地耷拉下了脑袋,好像任务失败是非常丢脸的事情似的。

    王落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鲁伊兄弟,话不能这么说。所谓侦察就是去摸清对方的情况。你看,就你所说的这些来看。你和弟兄们不是把朵儿山山脚以外的情况都给摸清了吗?这些情况就是收获。所以说,你们的任务并没有失败。不仅没有失败,而且还很成功。我们还要给你们记功,嘉奖呢。好了,我想你们也累了,现在先去吃饭休息吧。”

    王落辰的话令鲁伊的头又抬了起来,他很高兴地向王落辰行了个军礼说:“谢谢指挥官对我们的理解和支持。请放心,我们先回去吃饭。然后休整一下,到了晚上我们再去一趟。这次我们肯定能够将朵儿山山上的情形也弄清楚。”

    对他的这种表态,王落辰笑了笑,说:“好啊,晚上的事晚上再说吧。你们先去吃饭。等我通知就好。”

    听了王落辰这话以后,鲁伊才带着侦察分队的兄弟一起去吃饭了。

    在他们走后,冷凌风向王落辰问:“你真的打算再让他们去?听他们说的情形,狂霸星人的防守很严密,你就不怕他们会遇到危险?”

    “哈哈,冷师兄,明知那里危险,我怎么可能再派他们去送死呢?所以,这一次,我要亲自去。”王落辰笑着回答了冷凌风的问题,并说出了一个让大家都大感吃惊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