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伊听王落辰如此说,他马上很干脆地回答说:“指挥官,你太客气了。还说什么能不能啊。你需要向导,直接说就是了嘛。要不,也别派别人了。直接就我去自己去吧。我这人天生记路。走过的地方,隔个几年再去也一样不会走错路的。”

    “你能亲自去当然是很好了。只是,那样一来的话,你的兄弟们这边,会不会有想法儿?”

    王落辰考虑问题比较全面,他担心鲁伊离开后,他的那些兄弟会因为他不在而不好管束,因而并不在主张他亲自跟自己去。

    但鲁伊这个人很固执,他坚持要自己去,并且还给出了自己的理由:“指挥官,我兄弟这边儿你不用担心。我们这个队伍里,除了我之外,还有几个兄弟说话很管用。所以,即便我不在,兄弟们也不会乱惹事儿的。另外,我之所以坚持要去,主要还是我自己对狂霸星人在朵儿山究竟搞什么鬼花样儿很好奇。前些天去了没看成,这次有指挥官率领,我想一定可以将他们的秘密给搞清楚的。”

    “好吧,既然你乐意去。那待会儿饭后你就安排一下,咱们先派人连夜送兄弟们走。然后,明早就一起向朵儿山进发。如何?”

    王落辰见他坚持,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鲁伊听他答应了,有些兴奋,便玩笑着向他说了声“听从指挥官安排”后,就催促着自己的兄弟赶快吃饭,以便早点儿跟王落辰所派出的人去悬壶城。

    他的话,他那些兄弟自然肯听的。便纷纷加快了吃饭的速度。

    十几分钟后,这场宴会结束了。王落辰从抵抗军中所选调的人也准备好了。秃尾鹰的兄弟们和他们的首领鲁伊分别的时刻也到来了。

    他们兄弟多年,感情深厚,这次离别可以说是自他们认识以来的头一次。因而,难免有些难分难舍的。他们都围着鲁伊,纷纷与他话别。

    但鲁伊心中明白,去悬壶城是他们当前最好的选择,因而他要大家勇敢些,去迎接新的未来。而他自己,也会在帮王落辰他们进入朵儿山之后,很快回来跟他们会合的。

    听他这样一说,他的兄弟们才慢慢散开,排好队,跟着抵抗军的一只小队向悬壶城进发了。

    因为要去平原地区,夜里出发有利于他们隐藏踪迹。所以,王落辰才让他们此时走的。而向朵儿山进发的他们,因为走的都是山路,一路上有可以隐藏行踪的山林,倒是不用着急的。

    因而,在送走秃尾鹰的兄弟们之后,王落辰便和剩下的人在这个小山村的晒谷场上宿营了。

    大家赶了一天的路,又喝了酒,头一沾枕头便睡着了。因此,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上,后勤人员中负责掌握军队作息时间的士兵,早早的就将大家给叫了起来。

    洗漱罢,吃过了早餐,大家在王落辰的带领下分成数支小队开始新一天的征程。

    今天,与王落辰走在队伍前列的,除了原来那些人,还多出另一个性格爽朗,爱说爱笑的鲁伊。

    他这人长得有特点,头颅比别人的大,一头卷发加上深邃的眼窝高挺的鼻梁,宽大的下巴,让他看起来像是一头雄狮。

    因而,大家跟他玩笑说,他的队伍真不应该叫秃尾鹰,而应该叫草原雄狮什么的。

    他笑笑,跟大家解释说,他们的队伍之所以叫秃尾鹰,是因为他们要用这个名字来提醒自己,斗败的雄鹰下场是多么凄惨,连尾巴上的羽毛都保不住。他们要想不那么惨,就得时刻保持热情,跟敌人进行勇敢的战斗。

    他的这个解释里蕴含着人生哲理。大家听了之后,纷纷称赞他们队伍名字起得有水平。

    被大家夸了,他便谦虚。谦虚的像孩子一样脸红了。

    大家见他这样,又跟他说笑起来。

    就这样,他们一路上说说笑笑,用一天的时间翻过了两座大山。

    当晚,他们找了个背风山坡宿营。

    到了第二天,又这样行军。

    接着,便是第三天,第四天。直到第五天的中午,他们才到了距离朵儿山大约三十公里的一条山谷里。

    听鲁伊说这里距离朵儿山不远了,王落辰便决定先在此地扎营,派出一只侦察分队到朵儿山附近进行一番侦察后,再决定下一步的行动。

    军队刚刚停下,大家还在忙着布置营地,毕世明就带着欧阳百知、司徒无言等人来了。

    他见到王落辰后,马上抱怨道:“王师弟,你说你怎么瞎指挥啊。你不是说咱们要尽快穿越连绵群山,然后赶去和血族谈判吗?怎么带着大家在这山里瞎转悠起来了?”

    “是啊,王师弟,我们出于对你的信任才事事都听你安排的。你可不要辜负了我们的信任啊。”欧阳百知也在一旁帮腔说。

    “呵呵,几位这是怎么了?火气好像有点大啊。是不是这几天连续赶路,身体吃不消了?要不我让厨房做点儿我昨夜刚打的野味给你们补补?”

    王落辰心里清楚他们说得是有些占理的,他们此行的主要任务是去血族和他们谈判结盟的事儿。

    他带着大家去朵儿山,去探究什么狂霸星人的秘密,是有些不干正事了。因而,对他们的抱怨,他并没有直接怼回去,而是企图以美食安抚下去。

    他这一招儿果然有效。准确地说,应该是对欧阳百知和司徒无言等几名世家弟子有效。

    他们听说有野味可以吃,立刻收起脸上的怒容,笑着对王落辰说:“王师弟说的没错,我们是有些吃不消了。所以火气才比较大的。不过,有野味补充营养之后,大概就会好了。呵呵。”

    他们虽态度有所转变,但毕世明却还是不肯罢休。他瞪了一眼欧阳百知等人,然后对王落辰说:“王师弟,你别岔开话题啊。我们来可不是跟你要照顾的。而是真想来问一问你这行军方向的问题的。这可是关系到咱们此次任务成败与否的大问题,你可不要随便敷衍我们啊。”

    王落辰见他坚持,便正色说道:“毕师兄,身为本次行动的主帅。我对自己的使命以及咱们这支队伍的使命自然是知道的。但你有没有想过,咱们完成使命的目的是什么呢?是不是就是对付狂霸星人?那么,反过来说,在行军的途中有对付他们的机会,咱们该不该放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