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见指挥官问话,赶忙说:“报告指挥官,这仗不是我们要打的。是那些家伙,他们想翻过这道山梁向咱们的驻地方向前进。我们不清楚他们的身份,就不让他们通过并问他们是干什么的。谁知,才刚一出声儿,他们就不管不顾地开枪了。”

    “哦,原来是这样。估计他们是被人给追得昏头了,不管是谁,只要挡道儿就开打啊。行,你先下去吧。这事儿我知道了。”

    王落辰了解到他们开战的情形之后,马上对战场战斗的起因有了自己的判断。

    为了印证自己的判断,他决定跟对方沟通一下。

    不过,要在这种导弹呼啸,激光飞射的情形下要对方听自己讲话,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当然,这只是对一般人来讲。

    对于王落辰来说,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困难。

    只见他有了想要同对方沟通的想法之后,立刻就先叫停了自己这一方的攻击。然后,他在身体周围复刻出数道法阵,形成了一个护盾将自己保护了起来。便一飞而起,向着对方的临时阵地冲去。

    对面的人见这边打着打着突然停了,正暗自诧异。突然见这么一个浑身散发着光辉的人飞了过来,还以为对方使出了什么新式武器。出于恐惧,他们纷纷将手中的各式武器对准了在空中飞行的王落辰。

    但王落辰对于利用法阵飞行之术早已掌握的十分娴熟,即便是在空中也照样灵活自如。

    因此,当那些攻击到来之时,他立刻如一只灵巧的百灵般在空中做出了各种各样的规避动作,将那些攻击全都给躲了过去。

    再加上,他有法阵护体。即使偶尔有那么一两道激光打在他身上,在法阵的抵挡和吸收下,那些能量也伤害不到了他。

    这样一来,他很轻松地就飞临了对方的上空。

    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王落辰向下面大声喊道:“下面的人是地球军队吗?如果是,就不要打了。因为我们也是地球人。如果不是,就讲明身份,不然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你们是地球人?那你们怎么出现在这一地区?据我们所掌握的情况,这连绵群山的这一带,并没有抵抗军啊。”下面的人听了他的话,暂时停止了射击。

    他们中的某一人,大概是指挥官吧,还对王落辰的话做出了回应。

    “我们是过路的,原来并不在这一带活动。但我敢保证,我们绝对是地球人的军队。只是,你们到底是哪路人马啊?能不能通报一下啊?”

    王落辰见他们停止了射击,便知道这些人也是不想打的。因此,就将自己的来路跟他们说了一下。

    “如果真是抵抗军,那就好说了。在下鲁伊,原本是中部大草原上的游骑兵。狂霸星人来了之后,草原上生活变得艰难了,我们就自己组织了反抗军秃尾鹰部队跟他们打起了游击。后来,由于队伍中出来败类,把我们给出卖了。我们遭受了一次惨败。只好到了这连绵群山中坚持抵抗。今晚,是因为一件事被狂霸星人发现了行踪。受到他们空中舰队的打击,所以才着急赶路的。没想到走到这里遇到了你们人,大家以为是遇到了外星人的地面部队,这才误会了的。”

    那人听了王落辰所说的情况,才知道是自己误会了,便将自己的来路也讲了出来。而且,大概是为了释放善意,他还特意将自己的情况讲得比较详细。

    “哦,原来是来自中部大草原的兄弟。果然是误会了。我们是来自东方平原悬壶城的爱地球同盟,也是因为躲避狂霸星人的追踪,所以才暂时到这里躲避的。既然这样,要不咱们就此停火吧。好不好?”

    见他释放出了善意,王落辰便也将自己队伍的名号报了出去。然后,更进一步提出了双方就此停火。

    “这位兄弟的这个提议好。本来就是一场误会,好在双方都没有什么伤亡,没有结下仇怨,就此停火是最好了。只是,咱们得说好了,这条路还是得请你们让一让的。因为,我们需要从这儿过去到不远处的一个小山村里休整一下。不知道兄弟你肯不肯行这个方便啊。”那人同意停火,但有个条件。

    王落辰听了,哈哈一笑,从空中缓缓地降落到了他们面前,说:“这有什么不方便的。而且,巧了。鲁伊兄弟,我们也正好在那个小村休整呢。还准备好了丰盛的食物。就是不知道兄弟你够不够胆量跟我一道回去享用呢?哈哈。”

    “这还真是巧了。那好,既然兄弟相邀,那我鲁伊也就不做小人了,索性就跟你走一遭。在我看来,天下抵抗军都是一家,我相信你不是那种卑鄙之人。我不用防着你。对吗,好兄弟。”

    鲁伊有着草原汉子特有的豪爽,他见王落辰敢于孤身落在自己阵地上,便知道他是一个光明磊落之人。心中立刻对他产生了一种好感。随即,便将他当成了可以信赖的人。

    虽然称得上工于心计,但王落辰的本心,还是喜欢这样直来直去的人的。因此,他听了鲁伊的话之后,立马将自己身上的法阵收起,向前几步对他伸出了热情的手掌。

    “啪!”

    两人的大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接着,王落辰便说:“鲁伊兄弟,我叫王落辰,是爱地同盟的指挥官。感谢你对我的信任,我现在正式邀请你还有你身边的这些兄弟,到我们的驻地去做客。”

    “好,王兄弟。我也感谢你对我的信任,并接受你的热情邀请。走,咱们这就走吧。”鲁伊十分爽朗地笑了笑,晃了晃王落辰的手说。

    “好,咱们走。哦,等一下,我先通知一下弟兄们,让他们不要再开火了。免得咱们再打起来啊。哈哈。”

    王落辰也晃了晃他的手,然后以神识向孟虎传递了一个意念,跟他讲了一下这边的情形,要他待会儿只需小心戒备就行,不要再开火了。

    与人交往,是要给予对方信任的,但同时也是要对方也给予自己,才会产生的对对方的信任的。

    在跟对方不熟的情况下,王落辰出于一贯的谨慎,还是悄悄留了后手的。

    这样做,不是虚伪,而是出于保护自我的需要。

    当然,只要对方不是口是心非,表面一套背后一套之人,他所留的后手就不会使出的。那么,后手也就只会是一种预防措施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