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到这样的,王落辰也是彻底没办法了,只好是笑着从他家离开,并顺口请他去参加他们的联欢晚会。

    就这样,王落辰走街串巷,像一个收购家禽家畜的商人一样,把这个有百十户人家的小山村里绝大多数鸡鸭和猪牛羊都给收了过来。

    当他和几位美女,带着一队士兵将这些家禽家畜都给弄回联军的驻地之时,大家都向他竖起了大拇指,称赞他太有办法了。

    对这种称赞,他照单全收了。

    但,他刚毫不客气地收了人家的称赞,卓应儿就当着大家的面儿,很不厚道地揭了他的老底:“呵呵,你们还夸他?师兄这也叫有办法?还不是人家看他这人人傻钱多,才把东西卖给他的。”

    “什么啊,应儿。你这话说的可不对啊。东西的价格本来就是双方议价形成的。一样的东西,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人眼里,价值是不同的,价格当然也就不同了。你说,就这穷乡僻壤的,这些家禽家畜都被人家当心肝宝贝一样看待。你给钱少了,人家会舍得卖吗?反过来说,这些东西若在平时,对咱们不过是普通物品,谁会稀罕?可在当前这个情况下,它们不也是好东西啊。不然,咱们干嘛去买啊?对不对?”

    王落辰听她这样说,怕大家抱怨他钱花多了,赶紧辩解了起来。

    “对对对,王师弟这话说的在理,极其在理。这种地方,要弄到肉吃,不认钱怎么行?再说,咱们来的时候可是带了不少黄金玉石的,那些东西随便换换,就能换不少钱的。所以说,咱们不差钱儿,就是差地方花钱。买这些东西,花点儿小钱,应当的,应当的。”

    欧阳百知一手提着一只老母鸡,嘴角留着哈喇子,头一次站在王落辰这边替他讲话。这让大家不禁感慨,食物的力量真的很强大啊。

    卓应儿听他这样说,白了他一眼,一把将他手里的老母鸡给夺过来说:“这老母鸡是我跟着师兄买回来的,你提着干嘛?难道想独吞。告诉你,没门儿。连鸡屁股都别想。”

    “切,你这丫头,说话就是损。我知道这东西要送去厨房做成菜均分给大家,怕你们忙不过来,所以我才来帮忙的。哪里就想独吞了。再说了,我就是想独吞,也不会独吞鸡屁股啊。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啊。小财迷。”

    欧阳百知和卓应儿都是在化极峰长大的,从小生活有交集,两人之间彼此是认识的。当然也没少掐架。

    现如今,他们两个,因为老母鸡,又掐上了。

    他们两人的对话,充满喜感,大家不禁笑了起来。

    便在这笑声里,那些王落辰花大价钱买来的家禽家畜就被他们给送去了厨房。

    食材送过之后,大家就回去洗手换衣服,准备待会儿的联欢了。

    大约一个多小时后,随着传令兵的不停穿梭,整个军队除了站岗放哨的之外,全都集结了起来。开始了他们的晚餐,也是他们的联欢。

    为了这次进山前的欢宴,王落辰特许大家带了酒来的,可以稍微喝上一点儿。

    他这命令一下,有酒的自然就将酒拿了出来。而没酒的呢,也跟着沾了光。

    你想,既然有酒,当着大家的面儿,难道可以独饮?你也好意思喝下去啊。既然独饮不了,当然是贡献出来给大家一块儿喝啦。

    不过,喝酒这种事,自然是人越多越热闹越有兴致。一个人喝,那叫闷酒。大家一起喝,那才叫喜酒。

    因而,有酒的人,并不会因为怕自己的酒被喝光而藏着掖着。相反的,他们还会把酒全都贡献出来,呼朋唤友,跟兄弟脸红耳热的一起大声吆喝着喝。

    有了酒,这场联欢才真正成了联欢。

    趁着酒兴,大家彼此间说话也热络了许多。表演节目的热情,以及观看节目的兴致和叫好声也更高了一些。

    他们举办联欢的这个山村,顿时成为了喧嚣欢乐的海洋。

    王落辰便在这欢乐的海洋中,再一次回忆起过去所经历过的重重与之类似的场面。心中对造成他失去常常置身这种欢乐场景机会的狂霸星人,也就因此多出了几分恨意。

    “师兄,你这人好奇怪,人家都不开心的时候吧,你总能想办法给大家带来一点儿欢乐,让大家开心一下。可为什么,我看现在大家都开心了,你自己却好像有些不开心了呢?”

    像某些恋人一样,无论在什么场合,他们眼中只有自己的爱人,他们所最关心的只有自己爱人的喜怒哀乐。

    冷泠弦就是这样,人家都在看节目,她却在看王落辰。

    当她发现了他王落辰脸上那于欢笑中所隐藏的一丝阴郁,便不禁关心地向他询问,他是在为什么而不开心。

    “哦,这都被你看出来了?厉害!”王落辰把头转向她,然后说,“的确,是有些心事。是因为大家的欢乐引出的心事。因为这欢乐,让我想起了自己本该比这更容易得到这样的欢乐的。都是狂霸星人,是他们,将这种易得的欢乐给变得难得了。越是体会到这一点,我对他们的恨意便多几分。所以,刚刚才不自觉地蹙起了眉头。”

    “原来,还是因为这个原因啊。师兄,我觉得,狂霸星人虽然可恨,但你没必要这样时时刻刻想着报仇啊。该放松的时候,你应该放松些才对。”冷泠弦依偎到他的肩头,轻声细语地安慰他说。

    “嗯,我知道啦。弦儿,谢谢你的关心。”王落辰伸手拍了拍她挽在自己胳膊上的手,点头点头表示。

    得到王落辰的感谢,冷泠弦感到一阵幸福,她正想说些什么,却听见有人在身后气呼呼地责怪他们说:“喂,你们两个,可不可以不要靠在一起,这样就挡住我的视线了。人家本来个头就矮,原本还可以从你们的夹缝中看上几眼节目的,这下全被你们给挡住了。真是气人啊。”

    说这话的人是谁,他们连头都不用回,也知道是淘气鬼卓应儿。

    于是,他们便一起转头说:“闭嘴,大人看戏,小孩子不要说话。看不到吗?看不到你不会站起来啊?”

    “你们,你们。哼!欺负人。我,我不看了,我。”

    卓应儿被他俩给说了,没把他们的玩笑话仅仅当成开玩笑,而是真生气了。她忽的一下站起来,跑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