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开会的地方距离悬壶城已经有两百公里了。这里没有城市,而是连绵群山的边缘。

    他们现在所处的地方,就是一座山的山脚下。

    这里有个小村落。

    他们从悬壶城开拔之后,一路疾驰,到了这里才略作休整。

    而他和罗凝玉他们的会,是他召集这支联军所有重要人物开会之前的一次小会。解决的是抵抗军的事务。

    等他们这个小会开的差不多的时候,他所召集的人也陆续来了。

    这其中,包括五极军团的将领,也包括毕世明、欧阳百知等带有监督之责的成员,以及圣境中其他势力的代表冷凌风和阳斩星。

    当然,天命社的核心成员,李英晨朱立军等人也没有落下。都被他给叫了过来。

    开会的地点,是小山村最大的一处院落。

    院子里栽了几株果树,正值秋季,果树上挂满了果子。大家便摘了些下来,边吃边聊起来。

    谈话的内容主要是围绕进入连绵群山后怎么行军和分配使用物资的问题展开的。

    首先发言的是王落辰。

    他伸手向大家示意,要他们安静,然后说:“大家应该已经知道了,咱们马上就要进入连绵群山了。所谓的连绵群山,是十条大山脉的统称。这十条山脉,占据了大约五万平方公里土地。是咱们此次前进无法绕开的屏障。当然,这个屏障,若是咱们可以飞行而过,自然是算不得什么的。可问题是,咱们现在无法飞行,只能从地面穿越啊。我想,这样的行军,对咱们来说都是所从未经历过的。因而,很有必要就此次行军中该注意的问题事先讨论一下。你们说呢?”

    “不错,王师弟说的很有道理。咱们在圣境里都是使用飞行兽或者飞行器飞来飞去的。很少进行这样的行军。说起来,这次对咱们来说,真是一种考验。那么,就我们五极军团来说,也是一次练兵的机会。所以,我代表五极军团表个态。那就是,在这次行军中,我们一定做到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绝对会尽到我们军队的职责。”王落辰话音刚落,因悬壶城一战而对王落辰佩服之极的吴柏柳,抢先表态。

    “五极军团可以做到的,我们抵抗军一样可以做到。不要忘了,我们的车队里可是有很多野战装备的。”听他这样说,戴占雄也不甘示弱,马上代表抵抗军发言。

    见他们两人都这样说,毕世明从一旁说道:“你们都是军队,这样的事情自然该你们做的。只是,像我们这些没有野战经验的怎么办?比如说吃喝拉撒的问题,该怎么解决啊?这些,也要考虑一下吧。”

    他平时养尊从优的习惯了,现在听说穿越连绵群山会是怎样的艰苦,他心头不禁有了很多顾虑。

    “吃喝拉撒这样的问题还用说吗?在野外肯定不如在家里舒服了,咱们只能是将就些了。所以,关于这方面,我代表冷月宫和炽日教表个态,我们肯定会和士兵们一样,决不搞特殊。冷兄,不知我这样说,你可同意?”

    阳斩星最爱和毕世明对着干,听他提出这样的问题,就猜到他是想要在这些方面得到照顾,便立刻发言,表示自己随大流。

    冷凌风听了,也点点头,说:“就是,大家以后在一起就是共同出生入死的兄弟了。哪里还有什么高下之分?环境恶劣,物资匮乏,我们当然是要和士兵们一样了。”

    “你瞧瞧你们,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啊?好像我提出这样的问题,就是我想要搞特殊似的。好吧,既然你们能做到和士兵一样,我毕世明也不例外,也和你们一样。只是,咱们中间像司徒和欧阳公子,他们都是世家子弟,从小到大都没有吃过苦的。考虑到他们身份特殊,咱们还是要照顾一下的嘛。”

    毕世明这家伙聪明,他不以自己说事儿,而是推出欧阳百知和司徒无言这两位长老家的人来,要大家因他们的身份而考虑给予他们照顾。

    他这样说,虽然表面上是没什么意思,但细细想来,却是在和大家唱反调。

    因为大家刚说过要和士兵平等,同他们一样待遇啊。这反过来就要对这世家子弟给予特殊对待,这叫什么啊?这不还是搞特殊化吗?

    因此,他话立即便遭到了李英晨和朱立军的反对。他们也是世家子弟,自然是有资格代表世家子弟发言的。由他们反驳毕世明的建议最为合适。

    只听李英晨说:“哎,毕师兄,此言差矣。什么叫世家子弟没吃过苦就该被照顾啊。我也是世家子弟吧,我就认为,我们世家子弟平时在门中得到的好处够多的了,偶尔地吃点苦也是应该的。不知就这一点,欧阳和司徒两位怎么看?”

    “这个嘛,李师兄说得对。毕师兄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但既然大家同路行军,就不要分得那么清楚了。都是好兄弟,那就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吧。呵呵。”

    大家都坚持不搞特殊,欧阳百知就是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说自己就得跟别人不一样啊。因此,被李英晨点名问到,他只好假装出满不在乎的样子,说了一番和大家同甘共苦的话。

    “好,这个问题依我看,大家都是赞同咱们和士兵一样待遇的。那就好办了,我已经叫后勤的人研究了一下行军路线和行军时间,根据咱们现有的物资储备,给大家制定了一份食物和生活物资的配额。现在就传给大家看看,如果没什么意见,就照此执行吧。怎么样?”

    听完他们的讲话,王落辰将一份表格拿出来,在他们中间传阅起来了。

    这份表格是各种用品的配额。包括每天每人分配多少食物和饮用水,以及个人生活用品等等。规定的很详细,也很合理。

    大家看了之后,除部分人眉头微皱,面带不悦之外,其他人并没有什么意见。

    因此,当这份表格被大家看完,最终传到王落辰这里之后,他笑着说:“物资有限,咱们两千多人的队伍敞开了消耗,那可是相当厉害的。所以,咱们务必要按照这个配额来执行。其实,在这里我可以教给大家一个节省的方法,就是几个人把分到的物品集中存放。那样的话,会产生集约效应。能省出不少的。”

    他这话,有人觉得很对,但有人却不以为然。

    他们心中不禁暗自埋怨,每人就给这么点儿东西还要大家想办法省,省得出来吗?真是胡说八道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