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到车子之后,王落辰马上招呼她们三个赶快过去。她们三个便从树后飞快地跑上了车。

    等她们上车,王落辰便驾驶着车辆猛地掉头,向着城郊而去。

    由于他的动作太快,以至于前面那辆军车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等他们察觉出事情不对,倒车过来看到自己同胞的尸体后,才明白过来他们中了人家的埋伏了。

    他们不禁大吃一惊,连忙去追被抢的车子。可是,此时车子早已开出了几公里远,他们哪里还追得上呢。

    而王落辰自然是料定他们追不上的,因此开着车前进也并显得多着急忙慌的,免得别人怀疑。

    他们保持着不急不慢地速度,在大约五分钟后,到了城郊。

    此刻,城郊已经开打了。

    只见伴随着空中两百多日轮月梭的呼啸而至,抵抗军的机甲向着狂霸星人构建的堡垒展开了一轮炮弹、导弹和激光炮的攻击。但这些攻击,有一部分都被他们的防护盾给抵挡了。所以,虽然他们的攻势猛烈,但收效甚微。

    而另一方面,在悬壶城的街巷之中,五极军团的人则是每十人为一组,每一百人为一队,利用彼此元力化形武器的互补性,正同狂霸星人的军队厮杀到一处。

    他们配合默契,各种元力尽出,或冰冻,或灼烧,或雷击,或斩杀,将只会端着激光枪乱射的狂霸星士兵给杀得节节败退。

    只是,这些士兵虽然败退了。可那些堡垒还依旧存在。而只要它们在,因为在它里面有重型武器,五极军团和抵抗军的人依旧无法突破敌人的防线,进入城区。

    王落辰下车后以神识探查了一下战场,便立刻将这情形看得清楚明白。

    他对冷泠弦等人说:“看来,这场战斗要想得到胜利,除掉这些防守的堡垒才是关键。那好吧,就让我去完成这件事吧。”

    说着,他穿上了隐身衣,消失在了她们三人的面前。

    “师兄,你要小心啊!”她们不约而同地叮嘱他。

    “放心,我有数的。”王落辰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然后,就再也没有动静了。他已然消失在夜色中。

    冷泠弦三人虽然担心,却也没有办法,只好找地方隐蔽起来,等他的消息。

    王落辰知道她们会担心,怕她们会啰嗦,所以才说行动就行动的。

    他干脆利落地离开了她们,然后便借着法阵反冲之力,飞上了防御堡垒的上空。

    在那里,他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因为它所使用的激光炮个头比较大,炮管比较粗。所以堡垒的射击孔就相对的很大。

    发现了这一点后,他暗自琢磨:“堡垒使用合金制成,可以说是铜墙铁壁,坚不可摧。若想依靠武力打破很难的。除非,从这些射击孔寻求突破。”

    这样想着,他便悄悄靠近了那些射击孔。

    离近了之后,他发现,这些射击孔和激光炮的炮管间并不是完全结合在一起的,而是有一定的活动间隙。

    他心想,有间隙就好办了。我的元力之刃无孔不入,这些间隙正好可供它们钻进去将里面的士兵杀死。

    有了这个想法后,他立刻释放出自己的元力之刃,以神识引导着从那些间隙中穿过去,将里面控制激光炮的士兵一下就给了结了。

    为了安全,激光炮一直都是人工控制的。所以,操控它的士兵一死,它们便成了哑炮。

    激光炮突然停止了攻击,令正在攻城的人们心里疑惑不已。

    王落辰便在此时脱掉隐身衣,现出自己的身影,向着攻城的弟兄们喊道:“来,大家快到这里来,这里的激光炮已经被我破坏掉了。”

    大家看到他的身影,又听到他的呼喊,便马上意识到激光炮为什么会突然哑掉了。

    他们立刻收缩了兵线,朝这个地方涌来。

    很快的,他们便通过了这座堡垒的防区,进入了城中。

    刘三江和戴占雄他们,便在此时到了王落辰所破坏的那个堡垒下面。

    他们大声向他喊话说:“指挥官,你真了不起。一下就把敌人的激光炮给弄哑火了。只是,除了这一座之外,另外还有两座,不除掉的话依旧是祸患。不知道是不是可以请你把它们也给破坏掉呢?”

    “这好说,你们不用管了。带着各自的兄弟,然后叫上五极军团的人,一起进城搜集咱们所需要的物资吧。不过,一定要记住,所有物品只拿狂霸星仓库里的,决不能从城中百姓那里夺取。明白吗?”王落辰冲他们挥了挥手,向他们传达了自己的命令。

    他们听后,马上表示一定认真执行他的命令,然后就带队攻进了城区。

    而王落辰则从这一座堡垒飞去了另一座堡垒。接下来,他如法炮制,便很顺利的将另外两座堡垒的激光炮给弄哑火了。

    这样一来,攻城的军队便很快将失去炮火支援的守城军队给打败,从而全部开进了城区。

    到了城区之后,就完全都是巷战了。

    这种战斗,因为五极军团这种单兵作战能力非常强的军队的存在,变成了一场五极军团和抵抗军联军对狂霸星军队的屠杀。

    狂霸星军队很快就被打败,并龟缩到城中防备司令部的工事里,负隅顽抗。

    当军队的人将这份战报报到王落辰这里后,他马上又赶去了司令部那里。

    到了那儿之后,他叫士兵们向这座由炮楼和地堡组成的司令部里的人喊话,说是要和他们的将军琉森谈一谈。

    他的这个提议得到了琉森的回应。

    他马上出现在了司令部第一道防线的后面。借着建筑物的遮挡,他向联军这边喊话说:“谁是你们的长官,我是本城指挥官琉森,请他过来说话。”

    王落辰听了,便也向他喊话说:“琉森将军,我是这支军队的指挥官,是我要人让你来对话的。关于对话的内容,我想你应该能够猜得到对吗?”

    “这还用猜?你这时候叫我出来,肯定是要劝降的。但是,我不得不很遗憾地告诉你。在我们狂霸星人这里,是没有投降这一说的。所以,你还是省省力气,别劝了吧。”

    琉森是个聪明人,当然明白王落辰叫自己出来的用意。但身为军人的他,也知道自己这一方对于战败投降之人的处罚是多么的严重。所以,他并不敢答应王落辰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