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听了罗凝玉的疑惑,解释说:“这家伙好歹也是一个外星将军,被咱们像狗一样呼来喝去的,他心里能舒服吗?再说,他自己心里很清楚,炸掉这个仓库,即便他能够从咱们这里回去,他也得被自己人处死。所以,他这样儿,也是被我给逼得没有办法了啊。”

    “那师兄,你是故意这样逼他的吗?”卓应儿问道。

    “不是,我只是小看了他的智商而已。没想到他脑筋转悠的这么快,一下就想到自己炸仓库之后难逃一死,并且下了和咱们同归于尽的决心。唉,可惜啊可惜,我原本还想用他带着咱们出城的。这下他完了,咱们不好出城了。”王落辰连声叹气,回答。

    听他这样说,罗凝玉提议道:“不好出城,咱们就在城里大干一场吧。随便找点儿设施什么的,给他们搞点儿破坏。让他们疲于应付。也好策应外面的弟兄攻城。”

    “罗罗,我倒以为,咱们不必这样做。现在,城里发生了这样的爆炸。这里的光亮和声响肯定已经传到城外兄弟那里去了。按照约定,他们马上便要攻城了。而一旦他们攻城,城郊的防御工事才是让他们最头疼的。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想办法冲到那里去,搞掉一两个工事,为他们攻城打开一个缺口。你们觉得呢?”

    王落辰有自己的想法,只是这个想法想要实现,也是需要冒一些危险的。毕竟,防御工事里面都有重武器。

    那种武器都是大型高能武器。有范围攻击也有重点清除用的。被它们给打到,可不是闹着玩的。

    但即便是这样,王落辰觉得他们还是要试一试。

    要知道,世界上坚固的堡垒往往都是从内部攻破的。

    倘若凭借他们四人的力量,将悬壶城这座堡垒给破一个洞,那他们的攻城计划顺利实现的可能就大大增加了。

    大家明白他的心意,且又知道他这人很固执,就都没有说什么,只是点点头同意了他的提议。

    事情决定下来,这处爆炸的仓库又是不宜久留之地。他们一行四人就飞跑着离开了这里。

    跑出去大约一公里之后,卓应儿便跑不动了。

    她气喘吁吁地蹲下来说:“不,不行,我,我实在是,跑,跑不动了。”

    见她这样,冷泠弦不禁有些心疼,便向王落辰建议:“师兄,要不用月梭吧。反正咱们两个都有月梭。正好可以各带一个人飞的。”

    “不行不行。月梭飞行时会有光华。咱们在这儿的天空上飞行,还不一下子就被人给发现了?我跟你说,城市可是有防空系统的。咱们这样飞,说不定就会被人家给打下来。那样的话,可就死翘翘了。”王落辰连连摇头,否掉了她的建议。

    “那可怎么办?离城郊还有十多公里呢。应儿又这么不禁累,咱们还怎么赶过去啊?”罗凝玉面带忧色地问。

    “呵呵,好吧。咱们可以利用我们上次跟墨师兄逃离尘世时的办法,抢一辆车嘛。罗罗,这事儿你记得吧?当时抢的可就是江江的车啊。”王落辰笑了笑,说出了自己的解决之道。

    “这事儿我当然记得。哈哈。为这事儿,江江可没少在我面前提起你。好吧,这主意不错。就按你说得办,抢车!”罗凝玉回想着当时刘三江被抢之后的兴奋劲儿,脸上不禁露出了笑容。她点了点头,同意了王落辰的建议。

    “抢车?这个主意好。我喜欢。可是,师兄,凝玉姐姐,街上这么多车咱们该抢谁的呢?”一听要干“坏事儿”,卓应儿顿时来了精神。她一下子从地上跳了起来,一把抓住王落辰的胳膊问。

    “抢谁的?就抢狂霸星人的军车。你想,咱们不是把他们的仓库给炸了吗?他们听到动静,肯定是要来人查看的。咱们就趁这个机会,埋伏在这条路上,把他们的车给抢了。”王落辰指了指不远处仍在冒着火光的仓库,向卓应儿说。

    卓应儿一听,卷了卷自己衣袖,非常干脆地说:“哎,这是个好主意。咱们就这么办了。待会儿你们全都不用动手,我一个人就把车给你们抢回来。”

    “应儿,你这会儿不累了?哈哈。”看着她整个人精神奕奕的样子,再想想刚才她叫苦连天的模样,冷泠弦便猜出她是在演戏。因而,故意问了他一句。

    “表姐,这是两码事儿。累了是因为总是跑步没意思,而现在来精神了,则是被师兄这个计划给刺激的。”卓应儿理直气壮地为自己的变化辩解道。

    她的话,立刻把大家给逗乐了。

    王落辰拍了拍她的肩膀说:“好吧,既然你不累,而且觉得这件事儿很刺激。那就把这任务交给你吧。现在,咱们还是先找地方躲起来吧。我感应到,敌人的军车马上就要来了。”

    说着,王落辰就领着她们躲进了路旁一丛绿化树的后面,静静等起狂霸星人的军车来。

    他们刚等了没多久,果然被王落辰说着了。他们看到了狂霸星人军车那黑乎乎的身影。

    军车速度不是很快,但从他们发现它,到它来到他们近前,也没有用去多长时间。

    “应儿,车来了,快跳出去抢!”

    等车到了跟前儿,王落辰低声向卓应儿说道。

    “不不不,我看我还是不去了。这么光荣而艰巨的任务,还是由师兄你去完成吧。”

    谁知,卓应儿在见到狂霸星人军车的巨大体型和他身上闪烁的电弧之后,却说什么也不肯跳出去了。

    “你真不去啊?那好,我可去了。”

    王落辰笑着在她头上拍了一下,“嗖”的一下跳了出去。

    只是,卓应儿看到,王落辰虽然跳了出去,但他的落点,却不是那辆巨大的军车。而是因跟在它后面,不能为她所看到了小汽车。

    “师兄,你不厚道,骗我。不行,我以后一定要苦练神魂篇。也要有一个强大的神识。以发现看不到的目标。”

    卓应儿这才发现自己上了王落辰的当,不由地气得连连跺脚,发誓要苦练神识。

    而就在她下决心的这会儿工夫,王落辰已经通过复仇法阵,牢牢控制住了那辆看起来好像甲壳虫一样的黑色车子。

    控制住它之后,他便毫不犹豫地打出元力之刃,一下便结果了车内成员。

    就这么简单,不过两三秒钟的时间,车子,就被他抢到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