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报告过以后,王落辰暗中以神识要阿卡将军借口检查,带领他们几个进去。

    王落辰的话,阿卡将军不敢不听,他立刻就对那名士兵说:“虽然你说没事儿,可因为今晚城中出现了抵抗军,我和琉森将军决定对全城所有的军事设施进行一次突查。所以,既然来了,你们这个仓库,我还是要进去看一看的。”

    他是长官,他说要看,仓库执勤的小队长沃斯当然是不敢阻拦的。于是,他马上就再次对阿卡将军行了个军礼,命仓库里面的人将仓库们给打开了。

    库门一开,王落辰便随着阿卡将军一道进了仓库。

    进去之后,王落辰瞧瞧里面的守卫真的不多,就马上以神识对其他人说:“师妹,你们看好阿卡。我把这几个人给处理了,然后咱们就炸掉这里。”

    说着,他猛地释放出数百支元力之刃,在瞬间同时攻击了这里的守卫。

    “啵啵”

    随着元力之刃在穿过那些守卫的身体后重新换成散乱的元力而消失,这里的十名守卫连吭都没吭一声,就离开了这个世界。

    看到这一幕,阿卡将军浑身不由自主的哆嗦了起来。而没有杀过人的卓应儿和冷泠弦看了,则不忍心地将头转向了一边。

    唯有罗凝玉,因为是一名战士,且跟狂霸星人有着很深的仇恨,对那些士兵的死无动于衷。

    王落辰杀过人后,转过身来对阿卡将军说:“怎么?你怕了?哼!不用怕,因为你对我有用,暂时我还不会杀你。只是,若是你不老实的话,你也看到的。我对敌人,可是不会留情的。”

    “明白,明白,小人全明白。只求您能高抬贵手,饶过我这条小命儿。您请放心,只要您放过我,您要我做什么都可以。”阿卡将军点头哈腰地表示。

    看他这副样子,他是真怕了王落辰了。脸上一脸的卑躬屈膝,嘴里一个劲儿的求告,就差没给王落辰跪下了。

    王落辰见此情形,满意地点了点头说:“行啦行啦,不用废话。你既然说你肯听话,那么现在我就命令你将这座仓库给炸掉。怎么样?你肯不肯?”

    “这个嘛,我做是肯做的,就是怕别人知道了是我炸的,以后会追求我的责任啊。”阿卡将军迟疑了一下说。

    “以后?你现在还顾得上以后吗?行啦,别啰嗦啦,要动手就动手,不动手我就动手了。只是我动手之后,你就没机会表现了。”王落辰不耐烦地瞪了他一眼,说道。

    “好吧,我这就把他给炸掉。只是,这里没有爆炸物啊?”阿卡将军也知道自己如今是没有退路了,只好按照王落辰的要求去做。只是,当他要去炸仓库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没有可利用的爆炸物,忍不住又向王落辰问了一声。

    王落辰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脚,指着地面上那些士兵的身体说:“要不怎么说你是我的俘虏呢,脑子真是够笨的。难道你不知道,士兵身上的光爆弹和他们的激光枪,都是可以使用的爆炸物吗?”

    “对对对,看我这脑子,一紧张把什么都给忘了。只要有能量,任何武器都可以爆炸啊。”

    说着,他便去捡激光枪和光爆弹。

    见他去捡武器,卓应儿和冷泠弦便想马上跟过去监视他,以防止他会利用这些武器来反抗他们。

    王落辰笑了笑说:“不用过去,我的元力之刃就在这空气中,随时可以凝聚出来。他若想死,尽管玩点儿花招试试。”

    王落辰这话既是说给冷泠弦她们听的,也是说给阿卡将军听的。

    冷泠弦她们听了,不禁唇角上扬,微微一笑。而阿卡将军听了,则是身子一振,吃了一惊。

    原本,他还真打算着趁此机会采取点儿行动的。但听了王落辰的话,他立刻将这种想法给打消了,并且暗自庆幸自己没有乱搞小动作。

    他老老实实地捡起了那些激光枪和光爆弹,然后便将它们集中起来,全都放到能量体的一旁。

    紧接着,他就向王落辰说:“已经准备好了,马上就开启光爆弹的倒计时,我们只有五秒钟的时间离开这里。”

    “五秒足够了。因为这样去炸能量体,它们的爆开不是一下子发生的,而是会有一个从边缘到中心蔓延的过程。所以,它们一开始爆开的威力并不大,我们完全有时间从这里撤到安全区域。倒是你,阿卡将军,你可要注意了。设定时间不要耍花招儿,否则吃亏的会是你。”王落辰提醒他说。

    “哪能呢?要知道若是我设置不好光爆弹,能量体爆开之后,先死的可是我啊。”阿卡将军回头向王落辰笑了一下,回答。

    就是他回头的这一笑,让王落辰看穿了他的心思。

    “不好,这家伙一直对我很畏惧,显得畏畏缩缩的。脸上并没有这种略带嘲讽的笑容。他突然这样笑,肯定是要耍花招儿。”

    王落辰心念一动,便想明白了他冲自己笑的原因。

    接着,便在瞬间于面前复刻出成百上千个法阵,将他和周围的三个女孩子全都护了起来。接着,他连一秒都没有犹豫,便连拉带拽地将她全都拉出了仓库。

    “轰!”

    他们才刚出仓库们,一声巨响伴随着映照了半边天空的光华,冲击了他们的耳膜。

    “卧倒!”

    王落辰在那声音刚刚响过之后,便将她们三个全都按倒在地,并在自己和她们三个身上又复刻出来数道法阵。

    他所做的这一切在瞬间内完成,却一下救了自己和她们三个的性命。

    因为,就在他们卧倒之后,一股力量惊人的冲击波便从他们身上的法阵冲了过来。

    他们四个,有着法阵的阻挡,依旧感到胸口一阵发闷,两耳嗡嗡作响。

    若是没有法阵,估计他们这回就全完了。

    冲击波过后袭来的,是由爆炸的能量和空气摩擦所产生的炙热。这种热也能伤人。因此,王落辰在冲击波过去后,片刻也没有停留,就拉起她们,连退上百步,避开了热浪。

    “该死的阿卡,他不是孬种吗?怎么这时候又逞起英雄来了?混蛋,这下坏了,汽车都被它给破坏了。唉!待会儿咱们可怎么走吧。”

    看着被冲击波和热浪折腾的不成样子的汽车,罗凝玉想到待会儿他们离开没有交通工具了。不由气得骂起阿卡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