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静是有那么一点大。可是没办法啊。为什么呢?原因嘛,你们也早知道。就是咱们所需要的物资靠黑市无法搞到。这种情况将会直接影响咱们下一步的行动。所以,咱们必须采取非常行动把物资备齐。而打掉这座城,正是为了这个目的。另外,进入尘世后,我一直在想,仅靠圣境和血域的力量就能够将狂霸星人赶走吗?我看未必。还是得动员地球上的力量才行。毕竟,他们这一百多亿人,才是这片星域数量最多的智慧生命啊。”

    被冷泠弦一问,王落辰便谈了谈自己的想法。

    他这个想法,极有远见。她们三个听了之后,不禁个个都佩服他的眼界,对他投来了欣赏的目光。

    就他们四个互相交谈的这会儿工夫,阿卡将军的奴仆将他的一辆豪华汽车开了过来。

    当车子来了之后,王落辰以神识对阿卡说:“叫司机下车,我们自己开车离开。”

    对他的话,阿卡将军不敢不听。因而,他就对司机说:“有美人相伴,今天晚上就放你一晚上的假,我使用自动驾驶就好了。”

    那司机见他美女在侧,料想他让自己离开是怕会打扰到他。所以也不多说什么,就下了车。

    他下车后,罗凝玉立刻坐上了司机的位置,其他人则坐到了后排。

    王落辰也上了车,只是他依旧没有脱去隐身衣。因为,现在全城戒严,他怕会遇到盘查的士兵。虽说他们带着阿卡将军这个护身符呢,但保不准别人会对他这个陌生男人会出现在他的车里而有所怀疑。

    而且,隐身的话还有另外一种好处,就是可以对阿卡将军造成一种威慑。

    毕竟,看不到的对手才是最可怕的嘛。

    果然,车开了之后,因为不知道王落辰有没有在关注自己,阿卡将军坐在冷泠弦和卓应儿中间,一动都不敢动,老实的像一只小猫咪。

    见他如此老实,王落辰心里不禁暗笑了一下。然后就向正在开车的罗凝玉说:“罗罗,手机给我。我给他们戴大哥他们打个电话,安排一下接下来的行动。”

    罗凝玉“嗯”了一声,将手机递给了他。

    他接过手机,心念一动,以神识将毫无防备的阿卡将军的感知能力给他封闭了起来,以防他听到自己通话的内容。然后便拨通了电话:“戴大哥,十分钟之后开始行动。注意留一队人准备打援。”

    说完,他便挂了电话。

    “这么简单就说完了?这么说,师兄在来之前就已经做好了部署了?”冷泠弦听他两句话就把破城的事儿给定下来了,便猜想他之前已经做了准备工作。

    “部署的问题我只是简单说了两句,要他们看到城中火起就攻城。其余的事关具体部署的事情,并不需要我多说什么的。你可别忘了,咱们这次来可是带了一位将军和一整团的五极军团的人马的。关于打仗,他们比我在行。更何况,还有咱们的抵抗军兄弟所带来的机甲。攻城更不费力。我相信,用不了多久,也许不等敌人的援兵到来,咱们就可以拿下悬壶城了呢。”王落辰十分自信地跟她解释了一番。

    冷泠弦听了他这话,高兴地称赞道:“嗯,我也相信你一定会打下这座城市的。所以说,师兄你真厉害,敢想敢做,是了不起的大英雄。”

    “落辰、弦儿,我觉得你们还是不要太乐观了。难道你们忘了,狂霸星人可是有空中部队的。倘若他们出动这支军队,从空中支援地面的战斗,咱们这一仗可就不好打了。毕竟,就这方面来讲,咱们似乎没有什么力量可以与之抗衡吧?”

    对于打仗,罗凝玉也是行家。因此,在听了王落辰和冷泠弦他们两人的谈话后,忍不住提醒了他们一句。

    王落辰听了她这话,笑了笑说:“就知道你这个打仗的老手会这样说的。不过,凝玉,你所想到的这个问题,我也想到了。所以,我特意请冷师兄和阳师兄他们使用日轮月梭临时组成了一个空中梯队,负责去牵制敌人的空中力量。我对他们说了,不求他们将敌人的飞船击落,只求他们让那些飞船无法对地面进行攻击就好。相信,就悬壶城那几艘小型飞船来说,他们近两百人的飞行军,肯定是可以应付得了的吧。”

    “师兄,这么说连我大哥他们也会参战了。太好了。那既然这样,我也带了月梭来了,你让我也随着他们一起参加战斗吧。我现在可是很想痛击一下这些狂霸星的家伙呢。”冷泠弦听他安排了冷月宫和炽日教的人参战,马上来了兴致,说什么也要参加战斗。

    王落辰见她热情这么高,便说:“行,你可以参加战斗。前提是你得能赶上才行。毕竟,咱们现在还在城里,而且还押着这样一个对咱们还有点儿用处的将军。能不能赶上攻城的战斗,可是说不准的。”

    “就是,表姐,你干嘛非要跟他们一起战斗啊?要我说啊,咱们不如就直接在城里到处捣乱,袭扰城里的敌军。或者利用这个狗屁将军将敌人的仓库什么的给端了也行。你们说呢?”

    卓应儿也想参加战斗,只是她跟冷泠弦不同。她的想法有些猥琐,她不想跟敌人正面交锋,而是打算在城里策应自己人。

    听了她这个想法,王落辰称赞道:“没想到应儿还有这样的军事头脑。不错,你的这个想法很不错。正合我意。因为我也是这么打算的。所以,咱们现在暂不出城,而是要这家伙带着咱们去几处防守的兵力少,且又有些价值的军事设施处进行一些破坏活动,以牵制敌人的兵力。策应咱们的人攻城。”

    “哎,这个主意不错。只是,这个家伙肯配合咱们吗?”罗凝玉听了他们的想法后,马上点头称赞了一句。不过,她看了看那名因听不到他们讲话而正紧张地看着他们的将军,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姐姐啊,你看他这幅熊样,我们叫他帮忙,他敢不听吗?”

    听罗凝玉说担心,卓应儿在那将军的脑袋上猛地拍了一把,笑着问道。

    “哈哈……”

    她的动作,还有她的话以及那名被他突然拍了一下,吓得缩着脑袋浑身打哆嗦的将军的孬种样子,立刻将车里的其他人给逗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