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泠弦和罗凝玉也很高兴。她们没想到就凭卓应儿的三言两语,便让自己的双手重获了自由。她们不禁向她这个小妹妹投去了赞赏的目光。

    然后,她们便向阿卡将军保证,她们绝不会乱来的,请他尽管放心好了。

    说完,她们也悄悄地运转起功法,恢复起体力来了。

    阿卡将军得到了她们的保证,大笑着说:“哈哈,你们最好是说到做到。因为,我不妨告诉你们。除了我的府邸里有这么强大的安保措施外,我已经下令让士兵们在全城戒严了。这样一来,不管你们是什么来路,也别指望会有人来救你们了。所以,你们最好给我老老实实地遵守刚才的约定。明白吗?”

    “将军,瞧你说的。我们是那种出尔反尔的小人吗?我们只是柔弱的小女子,只懂得人有时候为了保全性命必须要做出一些牺牲。而今天我们要做的牺牲,便是你所要求我们做的事情。不过,这又有什么呢?毕竟,这种事比起性命来说,还是微不足道的吧。也因此,你就放心吧。我们不会做傻事的。对不对啊,姐妹们?”

    为了恢复战力,也为了替王落辰争取时间,罗凝玉故意说着示弱的话语,以安定眼前这名她恨得要死的家伙的心。

    她这样说的用意,因事先有约定,冷泠弦和卓应儿当然是理解的。

    为了使得她所说的更像是真的,她们两个也随着她的话说了一些要阿卡将军放心,她们不会变卦之类的话。

    他们四人正说着话,门铃想了。

    阿卡将军听到铃声后,笑着对她们三个说:“瞧,送酒菜的来了。不错,来得很及时。我们正该要赶快喝上几杯,进入正题,干点儿正事儿呢。嘿嘿。”

    他坏笑着,边说话边走向了房间的门后。

    到了那儿,他用门禁上的对讲机向外面看了看,确认送酒菜的是自己人后,便打开了门。然而,就在门开的瞬间,送餐的那人以及那人所推的小餐车非常突然地就飞了进来。

    这令他有些躲闪不及,便赶忙大喝一声,双手横档,在瞬间打出数拳,将送餐的人和车全都给打飞了。

    “稀里哗啦”,“噼里啪啦”。

    酒菜和餐具什么的,便在他的拳头击打下散落了一地。

    这样一片狼藉的景象,让他顿时生出愤怒,他大声地喝到:“谁!是谁!有种的出来。”

    在他击飞送餐的瞬间,他发现那送餐的人已经不能动弹了。因此,他立即判断出那人不是主动袭击自己的。

    既然要袭击自己的人不是他,那么就肯定是另有其人了。所以,他才有如此一问。

    可是,他的问题并没有得到任何言语的回答。回答他的,是一道闪着五色光华的元力。

    “砰!”

    那股元力从房门外的某处袭来,非常的突兀,令他猝不及防,也来不及遮挡。因此,他的身体一下就被它给打中,如炮弹一般做着抛物线运动倒飞进房间,重重的撞击到墙上。

    这一下连打带撞,他的身体被伤到了。当然,同时受伤的还有他的尊严。

    他一下便暴怒了起来,不等身体落地便猛地一振双臂,调动了身体内的能量。

    随着能量的流动,他全身赤红的皮肤表面泛起一层红色光芒。等这光芒大盛,他对着房间中猛地攻出了数拳。

    拳风起处,那些红色的光芒便随之形成一片光幕,在房间里四散开来。

    在这光幕中,隐身的王落辰便变成一条红色的身影显现了出来。

    见此情形,罗凝玉她们三个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喊道:“师兄小心,能看见你了。”

    听了她们三人的话,阿卡将军气坏了。他怒气冲冲地向她们三人骂道:“臭@婊@子,原来你们早就找好了帮手。怪不得那么痛快地就答应了我呢。”

    “呸!你这头色狼,猪,畜生,你以为凭着自己的那点儿权势就能够让我们屈服吗?我们当然是要故意骗你这混蛋才跟你演戏的。现在,我师兄来了,你这该死的,就等着受死吧。”

    卓应儿心里憋屈了半天的怒气终于在此刻得以吐出来了,她不禁将这名色狼将军大骂了一通。

    那家伙听了她这话,更气了,他冷冷一笑说:“你这贱人居然敢骂我?难道你真以为就凭你这狗屁师兄就能够打败我,并且从这里逃出去吗?哼!幼稚!难道我这个将军是白当的吗?可恶的东西,都给我拿命来吧。”

    说着,他猛地跳起,向王落辰砸下了一拳。

    “敢动我的女人,要你死!”

    王落辰见这家伙拳头袭来,立刻扎稳马步,直接将五行元力灌注到自己的拳头上,跟他来了个硬碰硬。

    “嘭!”

    两人的拳头怼在一起,发出了暴击的声响,并释放出一股冲击波。

    “呼啦!”

    冲击波荡漾开去,将房间里头的东西给打翻了一地。

    冷泠弦她们三个,也在这股能量的冲击下,倒退了数步。

    而阿卡将军,则是在跟王落辰的对战中,一下倒飞出去,再次撞击到墙壁上。

    这次,他比上次受到的攻击和撞击都更猛烈。因而,在他撞上墙壁的那一刻,胸口发闷,嘴巴猛然张开,吐出一口鲜血来。

    “师兄,别杀他,先留条活命。别忘了他对咱们还有用呢。”

    见这名外星将军被自己的打得口吐鲜血,王落辰正要乘势再给他来一下,却被冷泠弦给制止了。

    “也是哦,我们还要用这家伙当人质,护着咱们离开呢。哈哈,刚才一生气,竟然将这茬儿给忘了。”听了冷泠弦的话,王落辰笑笑说。

    “想抓我?没那么容易。告诉你,刚才你之所以得手,只是因为我一时大意。我没想到在地球上,还有人的肉体能够强过我们这些经过特殊方法强化过的战士。所以才吃了亏。但接下来可就不同了,我将使用我们狂霸星人真正的能量跟你战斗。我就不信,你还能接得住我这一招儿。”

    阿卡将军听他们说要抓自己当人质,心里更气了。与生俱来的将其他智慧生命当成劣等种族的他,感觉尊严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便硬撑着站好身子,想要再和王落辰一战。

    “行啦,你省省吧。连霸神学院的霸神都不是我的对手,你这种小角色就别在我面前张牙舞爪了吧。还来,告诉你,再来一下,你准没命。你信不信?”王落辰一脸不屑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