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了他这个许诺后,罗凝玉和冷泠弦对视了一眼对他说:“好吧,我们也知道这次地逃不掉了。只求将军你能够对我们宽容一点。至于你说的事情嘛。身为女人,哪有不会伺候男人的?放心,我们一定会让你快乐的。”

    “嗯,我们愿意为将军服务,只希望将军不要食言。事后能够放我们一条生路才好。”冷泠弦嘴里也痛快地答应了,并且还故意向他抛了个媚眼儿。

    “哈哈,好啊。你们能这么懂事儿我很高兴。不过,你们都答应了,这位小美女呢?她也跟你一样是一个意思吗?要知道,本将军可是最喜欢小萝莉的哟。”

    他听两人都答应了,顿时高兴了起来。但或许是这家伙贪心不足,而且还有点儿变态。他有了罗凝玉和冷泠弦这两人的服从还不够,偏偏还要去问一直都在一旁不开口的卓应儿的态度。

    卓应儿被他特别问到,心里这个气啊。真是想立刻就杀了她。但手上戴着手铐,她做不到啊。

    因此,她只好尽量压制住心中的怒火,向他不冷不热地说:“将军,人家还只是个孩子啊。求将军你就放过吧。”

    “是啊,将军,她还小。你就放过她吧。就由我们两个人尽心尽力地伺候你好了。”见他将主意打到了卓应儿身上,身为表姐的冷泠弦,赶紧替自己的表妹挡枪。

    “将军,你看她长得又没有我们两个好看,身子还那么单薄。你就别打她的主意了好吗?我们答应你,只要你不打她的主意,我们两个随便你怎样都行。”罗凝玉也唯恐这家伙去惹卓应儿,将卓应儿的火儿给冲起来,破坏了他们已经开始的计划,便也替卓应儿说话。

    谁知,这混蛋将军大概有特殊的癖好。他根本就不听两人的话。

    只见他走近卓应儿用手托起她的下巴看了看说:“这小妞儿哪里不漂亮了?很好看嘛。而且正好是我喜欢的类型。哈哈,你们都不用说了,今晚我要定她了。”

    “将军,你……”听他这样说,罗凝玉和冷泠弦的心都悬了起来,唯恐卓应儿的暴脾气在此时发作。

    谁知,便在此时,卓应儿出人意料地用很嗲地语气说了句:“将军,你好坏啊。连人家这样的小孩子都不放过。不过,将军要真是喜欢,人家也不是不可以的。只是,人家双手被拷住,靠着墙站了这半天了,身体很不舒服不说。还有些内急了。不知道将军你能不能把人家的手铐打开,让人家去一下洗手间啊?”

    “哦,你真的肯配合?好,那就好。你知道吗,我最不喜欢用强的。我只喜欢循循善诱。哈哈。既然你这么听话,肯听从本将军的教导。那好吧,我就把你放开让你去一下洗手间吧。反正,这个地方封锁的很严密,以你的战力又不是我的对手,也不怕你乱来的。”

    说着,他便顺手在卓应儿的脸上轻轻摸了一把后,伸手去她身后替她开了手铐。

    他开手铐的过程中,卓应儿有意识地注意了一下。发现这种手铐解除的方法竟然是依靠识别对方的指纹。也就是说,只要是有权限的人,在这手铐上的识别区轻轻一按,便能够将它打开。

    她不禁为这一个发现而欣喜不已。心中马上有了一个帮着其他两位姐妹脱困的主意。

    手铐被打开后,她先揉了揉自己的手腕,便于心中默默运转起了功法。

    由于没有了手铐上神经电流的刺激,她的功法运行的很顺畅。在她走向卫生间的过程中,便已经将丹田和经脉之间由于电流造成的闭塞给打通了。

    而它们之间的通道一通,她整个人便立刻变得有力起来。

    她来到卫生间,快速的运行着功法。同时还算计着一个人上厕所的时间,尽量快速地恢复着自己的战力。

    功法运转了大约三分多钟,她的战力恢复的差不多了,她便走出了卫生间。

    此时,那色狼将军正对冷泠弦和罗凝玉两人动手动脚地说些猥琐的话。

    见她出来,便色眯眯地笑着迎向她,并将她的手抓住说:“我的小美人儿,你可出来了。我都有些等不急了。”

    “哟,将军,才这么会儿工夫你就等不急了?着急什么啊?这一夜不是还长着了吗?再说,人家从早晨出门到现在还没吃饭呢,哪有力气陪你玩耍啊?唉,想想真是倒霉的,人家本来是去吃个饭的,谁知道却遇到了你这个色鬼。唉,现在说这些都没用了。今晚只能听你的了。”卓应儿一把将他的手拍开,不高兴的说。

    “哈哈,跟我调情?好,我最喜欢了。不过,你说得对啊。如此良宵,有你们三位美人相伴,怎么能没有点儿美酒佳肴助兴呢?好,你等着,我这就叫人送酒菜过来。”

    这将军看来并非是色中饿鬼,而是一个很有生活情调的家伙。这从他把卓应儿对自己的拒绝,当成了她跟自己的调情,并满足她的要求就可以看得出。

    当然,这也与他觉得这卓应儿她们三人都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不怕她们玩出花样来有关。

    他答应着卓应儿,便走向门后的一个终端。

    手指在终端上按了几下,他便对着它说:“给我送点酒菜来。我要尽兴狂欢。”

    说完,他便转身回来,想要把卓应儿给抱在怀中。但卓应儿却在他向自己张开双臂的时候一下跳开,笑着对他说:“你急什么啊?你看,我们姐妹一起出来的。现在我可以自由走动了,可她们还被拷着呢,看得人家心里好心疼啊。要不这样,干脆你也把她们给放开,咱们一块儿畅饮,一起玩耍,好不好?”

    “哈哈,小美人,想不到你还是个重情义的人。好啊,那就把她们给放开好了。只是,放开后,我希望你们不要觉得手脚可以活动了就给我玩花样儿。不妨告诉你们,我府邸里有一百多安保人员。你们根本就跑不掉的。”

    出于对自己实力以及将军府邸安保的自信,这家伙在卓应儿提出要他放开罗凝玉和冷泠弦她们两个后,并没有推三阻四的说不行,而是直接走过去将她们两个的手铐给打开了。

    卓应儿没有想到自己的计划如此容易就取得了成功。心里不由地一阵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