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他的所谓的主意,就是要她们在那将军来了之后,虚与委蛇,跟他演戏。然后,骗他将手腕上的手铐打开。

    等她们双手自由了,穿着隐身衣潜入将军官邸的他,便现身出来将那将军给劫持。接着,他们四个就以他当肉盾,冲出将军府邸去。

    如果按照这个办法实行,那么罗凝玉她们三个便要委屈一下,牺牲一点儿色相,在那名叫阿卡的好色将军面前做一番表演。

    这种表演可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对她们的自尊心是一个极大地挑战。她们当然是不肯同意了。

    王落辰听她们都不同意自己的办法,便劝她们说:“我的意思只是要你们随便跟他说些虚情假意的话骗骗他而已,又不是让你们真的跟他怎么样。应该不难吧。怎么你们就不肯答应呢?”

    “傻瓜,人家女孩子嘛,有些话当然是说不出口的。你要我们跟他怎么说?所以,这事儿我们做不来的。”罗凝玉连连摇头,说道。

    “就是,我看到他就恶心,哪里还能说出什么哄骗他的话来?更别说那些话还得是用些肉麻的词句。因此说,你这个主意不好,是个馊主意。要不,你还是另外想一个吧。”冷泠弦同样自我感觉自己做不到,也回绝了他。

    三人之中,就剩下卓应儿没有表态了,但王落辰光看她那一脸鄙视的表情,就知道她是怎么也不肯同意自己这个主意的了。

    但他还不死心,就对她们说:“其实也不难的。你们待会儿试着把他当成我不就行了?再说,你当我愿意要你们这样啊?要不是这里的房间都有门禁系统,陌生人没有密码或者通不过虹膜扫描,它们就会报警。我根本就不做不到无声无息的进来。不然的话,我直接穿上隐身衣进来把那混蛋制服就好了,哪还用得着麻烦你们?”

    “行啦行啦,你不用说了。我知道这时候你也是没别的办法了。好吧,那我就勉为其难地试试吧。不过,你可一定要保证事后都不许笑我啊。另外就是,你必须得及时出手,不然的话,万一那家伙把我的话当真,把我给怎么着了,那我唯有一死了之了。”

    罗凝玉以前在当河洛城的城市代言人时,也出席过不少自己不愿出席的场合,见过很多自己不愿见的人,说过很多违心的话。所以,就在自己讨厌的人面前说假话来说,她还是有些经验的。

    她听王落辰说得恳切,知道他也是没办法可想了才出此下策的。便咬咬牙,将这个任务给答应了下来。

    听她这样说了,冷泠弦也狠了狠心说:“好吧,既然凝玉姐姐都豁出去了,那我也勉为其难地试一试吧。只是,跟她一样,你可不许因为人家说了一些哄骗那混蛋的话,就笑话我,或看轻我啊。”

    “你们,唉,你们还真是没有原则啊。不过,你们答应是你们答应的事儿,我可不会答应的。我一个小孩子,哪里会说那样儿的话?哼!”见她们两个最终变卦了,卓应儿有些不高兴地说。

    “应儿,你还小。想来他应该不会把你怎么样的。所以,有什么话也应该用不着你说。所以,待会儿你两位姐姐哄骗那家伙的时候,你只管在旁边保持沉默,不说话,不笑场就好。其余的事情,并不要求你做的。”

    本来,王落辰也没打算要卓应儿做什么。所以,她答应不答应的,在他看来也不打紧。

    听他这样说,卓应儿笑了,她立刻向他保证道:“师兄,这个你放心。我保证不会乱说乱动的。”

    随着卓应儿答应了,事情就算是商量妥当了。王落辰便收回神识,暂时离开了这里。而罗凝玉她们三个,则边等待着那色狼将军的到来,便商量着待会儿怎么让他上当。

    又过了大约十几分钟。她们商量的差不多了,连该说什么,该做什么都定下了。她们就听到门发出了声响,于是,便赶紧停止了交谈。

    接着,门无声地开了,那名浑身皮肤赤红,长相丑陋的将军坏笑着走了进来:“哈哈,小美人们?你们都洗干净了吗?”

    “你,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你要对我们怎么样?”罗凝玉故意装作很害怕的样子,向他问道。

    “怎么样?你们看看这间房间的布置不就知道了吗?哈哈,我不杀你们,还将你们给洗白白了关在这个房间里,当然是要你们供我享乐了。你们这么聪明,难道还猜不到吗?”

    那将军随手关上门,并加了锁,然后脱掉自己的上衣,朝她们走了过来。

    “你,你真的不杀我们?而只是要我们和你那样吗?”

    当他说了那番话话之后,罗凝玉脸上故意露出一丝庆幸的表情,向他问道。

    她这个反应让那将军很意外。

    他原本以为,这些刚才还在美食城反抗自己的女子,听了自己要对她们做得事情后,会大喊大叫地辱骂自己以表示抗争的。

    没想到她们并没有那样做,反而还有一丝庆幸之意。

    他想了想,觉得大概她们也是怕死的。她们听说自己并不会杀她们,或者并不拒绝跟自己做那样的事情。

    想明白了这里面的原因,他点了点头说:“当然,你们长得这么好看。比我们族里的女子可爱多了。我怎么舍得这这么杀掉你们呢?放心,只要你们肯乖乖地陪我玩耍,把我伺候的舒服了。我会考虑留你们一条性命的。”

    “你所说的事情我们倒是可以考虑的。可是,我们能相信你吗?万一我们做了之后,你又把我们给杀了怎么办?我们都还很年轻,不想死的。”冷泠弦故意做出担心的样子,加深自己在他心目中十分怕死的印象。

    “哈哈,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你们在我的掌控之中,还有得选择吗?不过,本将军对于美人一直都是很疼惜的。所以,你们尽管放心,只要你们让我开心了。我是不会杀你们的。顶多把你们送去矿场或者赐给下级军官们当女佣了不得了。反正,不会让你们死就是了。”

    见她们担心,或许是为了让自己今晚能够更好的享乐,他给了她们一个许诺,希望能够以此安慰她们,要她们好好为自己服务。